我也在这里

我也在这里

有位中国女地质学家去南极实地考察,她在赶往中山站的途中,遇见了一座冰山,不知为什么,她总觉得这冰山是某个人的化身。那个人在她心中可是铜墙铁壁的硬汉子。旅途疲惫的她对此迷惑不解。于是,她用仪器去测量这冰山的质量、体积等,得到一系列数据。奇怪的是,在测量过程中,她发现了一叠用塑料包装好了的东西。拆开一看,原来那是一份地质学家的个人资料。并且,这个人就是她所熟悉的那个人。据资料判断,他是在去中山站途中被突如其来的暴风雪所围困了。

怎么办?在这个随时都可被吞没的雪地里,她举目无助,孤单寒冷的她还是坚持留下来,准备征服那座冰山。她仔细考察周围险恶复杂的地理环境,认真分析她能得到的一切可供参考的资料。结果显示,他陷入冰山的时间还不是很长,她眼睛一亮,心中升起一线美好的希望。

遥望苍茫大地,除了如一樽塑像立在那里的她,只有几只不被人称道的企鹅了。别无他物。她该怎么办?呼喊电话打不通,在这白色世界里,她呆住了。但她内心仍如无风的海面一样平静。她在苦苦地思索一个方案。撞碎或用特殊药物融化这冰山。从而找到那个坚强的地质学家。根据当时的客观条件,要撞碎那座看上去牢不可摧的冰山可不是一件容易得事情。忽视客观规律办事绝不可能实现人定胜天的愿望。看来,只能采用一种速溶剂才能达到目的。

带着一份必胜信念的她,不顾风的吼啸,雪的弥漫,严寒的酷冷,充分调动所有的脑细胞,精心设计了一套可行性方案。根据需要,她绞尽脑汁地寻找有价值的材料,没日没夜地研制药剂,老天不负苦心人,她成功了。但这只是方案上的成功。这种药剂,能在10分钟内消融那么多的冰块。但5分钟后,溶解的冰水又会重新冷却。因为南极的气温太低了。这就要求那个人要很好地配合了。否则,苦命的她只好再做一次努力,不然她不会罢休。

黎明时分,她开始实行她的方案。在施用溶药后,充满自信的她飞跑到自己计算好了的安全圈之外(冰山融化,冰水会四处流动),然后,她拉开嗓门对着那个人大叫。以这种方式与他交待注意事项。事情并不是一帆风顺地发展的。她好不容易挨过了如五年之久的五分钟,然后带着高兴,担心,惊喜,欢悦等种种复杂的心情,呆在离安全线最近的地方等待奇迹的出现。一分钟,两分钟……又是五分钟过去了可怕的冰山终于融化了,她兴奋,激动的泪水早已夺眶而去,那时的心情,就如当初居里夫人发现镭一样。

事物的发展总是呈螺旋式上升,前进性与曲折性的统一。那个被冰困久了的人如木偶一样立在原地,一动也不动,任凭她高声大叫。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过去了,他还在原地,体力、脑力消耗殆尽的她有些失望了。双腿不断地颤抖,眼神呆滞了。整个人像身处八级地震的地震带上,横纵波一起向她袭来。她昏过去了,带着满肚子的不服气,晕倒在白色的南极大陆。就在此时,那个人猛然苏醒了。在最后一分钟内,他飞奔出冰水的重围,他得救了!可刚昏过去的她,还没醒来,没有体味她想象中的那种无可比拟的成功感。看到眼前的情景,他明白了一切。

八小时之后,女地质学家醒过来了。她向他交待了她这几天的前前后后,重逢在南极的他们,不甚欢喜。他们有相同的追求,共同的目标。不言放弃的他们顺利到达了中山站。事后,他们以各自的努力和聪明才智,完成了他们的考察项目,为中国的地质科学历史揭开了新的一页,用他们的坚强意志为人类征服自然树立了不朽丰碑。

2000年写于一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