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我想和你谈个恋爱 (番外一)

文章首发于简书

文/唐妈  简书签约作者

前情回顾:第四十三天

周涵皱着眉帮秦庄打领带。

“你还真要去啊?”

秦庄微微昂着头,哼了一声:“为什么不去啊?”

“得饶人处且饶人,萧家都这样了,何必呢?”

秦庄又哼了一声:“妇人之仁!”

周涵抓着领带的手使了点儿劲儿,把秦庄的脖子往前拉了一把:“说谁呢你?”

秦庄连忙抓着领带自救:“哎哎哎,你这女人,怎么好坏不分?”

周涵松了手,转身进了卫生间摔上了门:“要去你去,我不去。”

秦庄趴在卫生间的门上听里面儿的动静:“喂,周涵,生气了啊?”

周涵开了水龙头,含糊地应了一声:“要去就赶紧滚!”

秦庄有点儿郁闷,黑着脸拿了车钥匙下楼。

他觉得周涵好像有点儿婚前焦虑了。呃,是的,秦庄向周涵求婚了。他抓了抓短短的头发,靠在车上点了根烟,抬头盯着自家屋子的阳台。

秦庄其实设想了不下五十种求婚方式,可是那天看《不二情书》,他一下子没忍住,就求了,十分仓促的求了。

那部电影儿火爆地厉害,散场的时候人山人海,秦庄心里面儿翻滚着一种奇怪的情绪,他牵着周涵往外走,走到售票厅的时候忽然停了下来。

旁边儿一个女生拿了一大束玫瑰,他伸手就抢了过来,把周涵吓了一大跳:“秦庄!你干嘛!”

那女孩儿见秦庄那么帅,脸都红了,也忘了要自己的花儿。她家男朋友见对方孔武有力,敢怒不敢言,瞪着秦庄喷火。

秦庄选择性无视了那俩人的目光和自己的流氓行径,把花往周涵手里一塞,单膝跪在了周涵面前:“周涵,嫁给我吧。”

刚被电影洗完脑的大伙儿明显地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瞧着这么个大帅哥大庭广众之下下跪求婚,尖叫声响成了一片。

周涵脸刷一下就红了,她的手被秦庄抓着,手里一大捧跟别人抢来的花儿:“秦庄,你别闹!”

“我没闹!我就是要娶你!你答不答应?不答应我就不起来了!”

周涵把花儿塞到那姑娘手里,扭头就跑。

秦庄傻眼儿了,拔腿就追:“周涵!周涵!周涵!你给我站住!”

周涵倒是挺听话,收住了步子,转身看着秦庄。完了掌心向上朝秦庄伸出了右手:“拿来。”

秦庄嘿嘿一笑,一直放在身后的那只手拿了出来,手里拿着个玻璃瓶子。

“满了。”

瓶子这事儿还得追溯到两人刚在一起的时候,有一次秦庄试探着问了一句:“我要娶你做媳妇儿得满足哪些条件啊?”

周涵酷爱搜集各种瓶子,这会儿正在摆弄自己刚淘回来的一个密封罐,随口说:“你要能攒够这么一瓶子绿茶的糖,那我就考虑一下。”

绿茶是龙城的一家川菜馆儿,生意火爆地不得了,几乎每次去都得等位儿。店老板怕大家不耐烦,就搞了这么个小心机,每次等位儿可以一人领着一颗橡皮糖。那糖是绿茶自家找人定制的,别地儿也买不到,而且限量供应,一人一次只那么一颗。糖纸花样很多,看着特别漂亮。周涵爱吃那家的菜,更爱收集那家的糖。不过,那瓶子是个750ml的,想攒满还真得花点儿功夫。

周涵说了就忘了,两人在一块儿以后事儿又特别多,绿茶也就再去过两次。最后那次还是一个月前去的,当时可把她吓了一跳。秦庄那么大个老爷们儿,挨个儿跟等位儿的人要糖。姑娘们见他长得帅,少不了逗他的。

“哎,帅哥,你爱吃这个啊?”

秦庄咧嘴一笑:“我这是在攒娶媳妇儿的彩礼呢。”

周涵这才记起来自己之前说过的话。回去她翻箱倒柜地从衣柜最下面儿找见了那个大玻璃瓶子,里面儿已经攒了多半瓶儿了,起码有上百颗。秦庄下楼买水果去了,她愣了一会儿,还原版原样地把东西放了回去。秦庄回来她也没提,不过心里边儿暖呼呼的倒是真的。

这会儿看着秦庄俩眼亮晶晶地看着自个儿,跟邀功似得抓着个五颜六色的大瓶子,鼻子就有点儿发酸。她清了清嗓子:“秦庄,这么多糖,你跟哪儿弄的?”

“嗨,你是不知道,我为了攒这些个糖可是费了老多功夫呢。我跟我那些个兄弟们都打了招呼了,谁去绿茶都得给我带颗糖回来,还有公司的人和实验室的。要不老一辈儿说群众的力量是伟大的呢。你知道这有多少颗糖吗?整整233颗。”

秦庄显摆地样子把周涵逗笑了:“你也不嫌丢脸啊,个老板,让人帮你攒糖,羞不羞啊!”

“追老婆呢,丢什么脸啊。追不上才丢脸呢好不好?哎哎哎,周涵,你别转移话题。你就说吧,嫁还是不嫁!”

秦庄做了个凶神恶煞的表情,嘴角却有点儿抖,明显紧张得很呢。

周涵伸手把瓶子接过来,拧开了盖子,拿了颗糖出来,剥了糖纸把糖放到了嘴里。那糖其实就是糖纸漂亮,味道很一般,可这会儿就怎么吃怎么觉得甜,比蜜还甜。

她慢慢地嚼完了一颗糖,又把盖子拧好了,小心翼翼地装进自己背包里头,笑眯眯地看着秦庄:“看在你这么用功的份儿上,那我就勉为其难地答应你吧!”

秦庄嗷地叫了一声儿,一把搂着周涵的腰把人抱了起来,就着原地转了好几圈儿,嘴里边儿还喊着“我娶着媳妇儿啦”,忍得周围等电梯的人又是一阵尖叫。

这次周涵没躲,乖乖地搂着秦庄的脖子让他疯,直到人消停下来了,才吧唧在人脑门儿上亲了一口:“傻样儿!”

秦庄抽完了一根儿烟,拍了拍手拉开了车门,想了想又关了门,转身上了楼。

周涵坐在沙发上翻着一本儿杂志,皱着眉,看见秦庄进来抿了抿嘴:“你怎么又上来了啊。”

秦庄走过去蹲在周涵脚边儿,抬手抓住了周涵放在膝盖上的手:“你要不愿意我去,我就不去了。在家看新闻也一样,那边儿我让助理去就行了。”

周涵长长地吁了口气,站了起来:“走吧,我跟你去吧。”

坐车上的时候,周涵蹩着眉侧脸看着秦庄开车:“秦庄,我觉得我更年期提前了。总是莫名其妙地想发火,我班儿上的学生最近见了我都绕着走。”

“你是不是……”秦庄闭了嘴,没接着说。

“你想说我婚前焦虑吗?大沈子也这么说我。”

“嗯,还有小半年呢。你是在担心什么吧?”

周涵瞥了秦庄一眼:“嗯。”

自打萧家的事儿以后,老爷子虽然松了口,但是对周涵的态度却依旧暧昧不清。周涵每周会来秦庄这儿过周末,但是心里头一直有这么个疙瘩。

周涵喜欢杨绛先生,对她当年写给钱钟书先生的那封信深以为然:“现在吾两人之快乐无用,需两家父亲兄弟皆大欢喜,吾两人之快乐乃彻始终不受障碍。”

“秦庄,咱们哪天去你姐家一趟吧。”

秦庄吃了一惊,伸手摸了摸周涵的额头,又摸了摸自己的:“没发烧啊,怎么说胡话了?”

“滚球!我说真的。”她知道秦庄夹在这中间挺为难的,一方面顾及自己的感受,一方面又惦记家里边儿。看着秦庄这么难受,自己总得做点儿什么吧。

“有涛子在呢,总不会太尴尬的。而且之前那事儿不也是误会嘛。”

秦庄探过手去抓着周涵的手放在嘴边儿轻轻吻了一下:“谢谢你,周涵。”

萧天泽的事儿闹得太大,这次庭审都是公开的,秦庄和周涵到的时候中院外面儿已经围了不少记者,采访车还停了好几辆,看样子这场庭审会现场直播。

秦庄和周涵避开人群上了台阶,在门口碰见了萧兰泽,身后跟着个五十来岁的男人。

萧家老爷子早些年就过世了,如果在世,估计也被自家这败家儿子给气死了。萧兰泽这半年来勉强撑着这烂摊子,替自己哥哥跑路子,不过,这事儿也就是尽人事听天命了,是个什么结果,大家基本心里也都有数,也就是尽尽自己的心罢了。

这次是二审也是终审,秦庄之前听公诉人说了,改判的几率基本为零。

萧兰泽瘦了不少,穿着深色套装,绷着脸看着秦庄。

这不是他们的第一次碰面儿,之前萧兰泽曾经找过秦庄,希望秦庄能放过自己哥哥,被秦庄拒绝了,这会儿看着秦庄,心里面儿估计也是五味杂陈。

命运真的是很奇妙,秦庄和萧兰泽都曾想过,如果没有周涵出现,现在会是什么局面。但是,这世界永远不存在如果,现在就是现在,除非你能改变过去。

萧兰泽定定地看了秦庄和周涵几秒钟,转身朝里走了,没说话。是啊,说什么呢?萧兰泽冷笑了一下。

秦庄握了握周涵的手:“她后边儿那老男人应该就是萧家人口中的马叔,我不知道他得了萧兰泽的什么把柄,你别看他规规矩矩,萧家现在估计都在他手里攥着呢。”

周涵看了会儿萧兰泽瘦削的背影:“我忽然觉得她挺可怜的。”

秦庄揉了揉周涵的头发:“快算了吧,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啊。”

周涵幽幽地看了秦庄一眼:“秦庄,你藐视我纯洁善良的内心,你死定了。”

“我没藐视,你这纯粹是妇人之仁。哼,也就我愿意收留你这么个不知道人心险恶的傻姑娘。走吧,进去了。”

二审的证人依旧是那些个,萧立出来的时候,看了秦庄一眼。当初的交换条件就是送温晓坤走,最近才办妥了,人送去了意大利一家设计学院。秦庄朝萧立点了点头,示意他都办妥了。

萧立是这次重要的污点证人,供词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萧天泽静静地站在审判席上,头发早被剃成了板寸,整个人显得很憔悴,许是也知道结果了,只是站得笔直,目不斜视。

“萧天泽,男,30岁……制毒贩毒、故意伤人罪赎罪并罚……判处死刑,缓期一年执行……非法所得全部予以没收……萧立,男,32岁……包庇罪,因为自首且表现良好,判处有期徒刑3年……”

萧天泽被法警带下去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站在一边的萧兰泽,淡淡地笑了笑,然后才看向了秦庄。

“你们赢了。”

萧家掌门人被判死缓的新闻在各大媒体上火了三天,然后就被新出现的其他新闻所淹没了。三天而已,人们已经忘记了曾经有那么个叱咤风云的大家族存在过。萧兰泽也出了国,去了哪里却没人知道。萧宅因为不在非法所得范围内,得以保存了下来,不过也被萧兰泽转手卖掉了。树倒猢狲散,萧家,败了。

秦庄这次自己整理着领带,周涵靠在一边儿的墙上看着他:“行了行了,帅的没边儿了。你再不走,发布会可赶不上了啊。”

秦庄捧着周涵的脸狠狠亲了一口:“你真不去啊?”

周涵竖起手指左右摆了摆:“不去!瞧不惯你那嘚瑟劲儿。”

秦庄前脚出门儿,周涵后脚就打了个车跟了上去。

秦庄这新药的发布会定在四季办的,因为这药沾了之前萧家的新闻,关注的人很不少,除了被邀请到的医药公司外,还有很多网站、报纸和电视台的记者,周涵挤了好半天才在右边儿靠墙的地方找到个落脚地儿,然后就隐在柱子后面儿偷偷瞄着台上的自家男人。

秦庄难得的一本正经,正在解释药品的药效和测试结果,下面儿闪光灯闪成一片,他却连眉毛都没皱一下,从头到尾笑得彬彬有礼。

就在秦庄介绍完所有的内容,主持人宣布进入尾声的时候,秦庄忽然又开口了:“在这里,我还想感谢一个人。她是我的未婚妻。如果没有当时在酒会上的一见钟情,我就不会回国内发展;如果不是当时在机场的匆匆相遇,就不会有现在我的成就,我会流落到某个被人瞧不起的世界,以其他的方式存在与这个世界。亲爱的,我知道你听得见,我想告诉你,谢谢你,谢谢你让我遇到,谢谢你愿意和我谈恋爱,谢谢你愿意嫁给我。我以前以为这药就是我的所有,直到半年前,我才知道,什么都抵不上你。周涵,我爱你。”

上一章    目录


暖暖的番外补给大家,久等了哈!好人幸福了,坏人受罚了。可是,又哪里有那么多好坏之分呢?番外一而已,还有好多事情没有交代,后面还有噢!

记得点赞哈哈不!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