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古代人的日常生活》看“宋”

文/晴天

最近两年的大热古装剧《知否知否》和《清平乐》都将宋朝的生活高度的还原,让大众更了解“宋”,更喜欢“宋”。

北宋,中国历史上继五代十国之后的朝代,传9位皇帝,享国167年。北宋被认为是中国古代历史上经济文化最繁荣的时代,儒学得到复兴,科技发展突飞猛进,政治也较开明,经济文化繁荣。咸平三年GDP为265.5亿美元,占据世界比重的22.7%,人均GDP450美元,超过西欧的400美元。

有一位西方历史学家,当大家问他想生活在什么时期的哪里的时候,他的回答是他最想生活在中国的北宋时期。

北宋时期经济繁荣,人民生活富足,快乐,体现在了方方面面。

其中,在我最近读的《古代人的日常生活中》也有非常多的细致体现。 作者在开篇这样评价宋朝:最幸福的时代要属宋朝,少有的重商主义王朝,民殷国富。

宋朝统治者还颇具人情味,赵宋朝廷立下祖训不杀文人士大夫,很讲政治文明。另外,宋朝城市发达,有夜市。要知道在唐朝之前,晚上是不能随便出门上街的。宋朝还有娱乐场所“瓦子”,生活舒适得很。

史学家陈寅恪就讲过华夏文明“造极于赵宋之世”。

宋朝的茶文化也发展到了登峰造极之境,宋朝流行的是点茶法。尽管同样是茶粉作为原料,但与煎茶法不同的是,点茶法释将茶粉放在茶碗里,注入少量沸水调成糊状,然后继续注入沸水,同时用茶先搅动,使茶末上浮,形成粥面。宋朝的文人喜欢比拼点茶手艺,制定了一整套的规则,形成了“斗茶”的风俗。

宋徽宗还写过一部关于茶的专著《大观茶论》,里面对斗茶风俗有详细的记载。其整个过程为:“搅动茶膏,渐加击拂,手轻先重,指绕腕转,上下透彻,疏星皎月,灿然而生。”这种带有表演性质的点茶技艺,单从操作本身来看,今天日本的茶道与之非常相似。

关于宋朝一两银子的购买力。宋朝市场上流通的主要是铜钱,一贯铜钱等于一两银子。一枚铜钱为一文,一千文为一贯。因为古人用绳子贯穿一千枚铜钱的中孔之后拴在一起,所以叫一贯钱。因为古人用成语“腰缠万贯”形容富有。然后宋朝的一贯钱经常“缺金短两”,因为一千文太多了,使用时很少有人当面清点。这就使得贪婪者有空子可以钻,事先偷偷在一贯钱力拿出来一些,以少充多。后来,大家为了避免吃亏,也都这么干。时间长了,就慢慢形成了定制,一贯只剩下七八百文,这就是宋朝的“省陌制”。省陌制的问题学界也在争论,没有定论,咱们姑且还是按照一贯一千文来计算。 宋仁宗时期,米价是六七百文一石。今天我们吃的普通散装大米,超市的价格是三四块钱一斤。宋代的一石约合今天的118.4市斤,一石米在今天值450元左右。也就是说,宋朝的“六七百文”相当于今天的450元。算下来,一文钱差不多0.7元,一两银子差不多合700元。

那么宋朝下一顿馆子要花多少钱呢? 宋代的城市经济发达,民众富裕,下馆子吃饭比较常见,这方面留下的文献记载也较为丰富。《东京梦华录》记载,都城东京汴梁街头小吃摊上的煎鱼、鸭子、炒鸡兔、粉羹之类的,每份不超过十五文钱。咱们前面算过,宋代一文钱合计今天七八毛钱,十五文就是十二元钱。陆游的《剑南诗稿》里记载“百文钱就能在农村点个菜喝个小酒”,这样算下来,在宋朝的苍蝇小馆吃顿饭也就是七八十块钱。高档一点的,苏轼《东坡志林》里说“那时三两个士大夫小聚一下,通常花个五百文钱”,算下来合今天的四百块钱左右。在宋徽宗时期东京汴梁的酒楼,官场宴请一顿饭都在万文以上,合今天的1万元上下了。

不过,还有比官场宴请更贵的,那就是富二代追女生。在金庸的《射雕英雄传》里,郭靖情黄蓉吃顿饭,花了大约十九两银子。南宋年间,一两银子能换两千文钱,十九两银子得折合今天三万多块钱,确实是大手笔。

古代官员工资最高的朝代也当属宋朝。 宋朝的官员工资氛围两部分:俸钱、禄粟等基础部分称为本俸;第二部分是各种职务补贴,称为添给。据《宋史.职官制》记载,宋朝宰相、枢密使等高官,每月俸禄为三百贯,折合成今天的购买力大概是30万元。另外还有春、冬服各绫二十匹、绢三十匹、绵百两、禄栗月一百石。地方的县令级别每月二十贯,禄栗每月五石,另外还有盐、茶、薪、酒等各种添给。综合算下来,宋朝最高级别官员月收入在百万元上下,基层公务员每月也有万元以上。除此之外,宋朝还给官员配仆人。最低级别的官员可以配一个,宰相可以配一百个,仆人的衣食开销全由国家报销。所以,宋朝官员的收入是历朝历代最高的,清代文学家赵翼酒曾在文中惊呼“宋制禄之厚”。

宋朝的夜生活也是相当丰富的。到了宋朝,宵禁制度彻底取消,北宋都城开封彻底成为不夜城。每至傍晚,夜市开始,民众可以到九楼茶坊欣赏音乐舞蹈,有点类似于今日的演艺类酒吧夜总会。开封城里,夜晚最繁华的要属马行街,灯火通明,人声嘈杂,烟雾缭绕,文字最怕灯油所以马行街连蚊子都没有。那里娱乐场所众多,出了曲艺之外,卖卦、喝故衣、探博、剃剪、令曲、讲史等各类娱乐游戏应有尽有。宋朝夜市还有很多地摊大排档,二十文便能买一份小吃,合今天的十来元钱。这些夜市大排档的营业时间很晚,有的营业到凌晨,等收摊的时候,早市营业者已经出摊了。古人的这种幸福的夜生活只在宋朝持续了三百年。

宋朝的假期也是最多的。宋朝是历史上最舒服的朝代,假期自然也不会短。《文昌杂录》载“官吏休假,元旦、寒食、冬至各七日;上元、夏至、中元各三日;立春、清明各一日;每月例假三日。岁共六十八日。”另外,宋朝的地方官员,每年腊月二十就停止办公了,叫作“封印“,让地方官员准备回家过年。那什么时候”开印“呢?只要在来年的正月二十前即可。这样算下来,宋朝的官员过年实际上可以放一个月的假。此外,宋朝还有很多奇葩的临时假日。比如太祖父亲腊月初七去世,就曾放了七天假。仁宗的母亲腊月初十生日,就曾放了三天假。真宗时,因传有“天书下降人间”的祥瑞之事,又将正月初三定为“天庆日”,放假五天。这样算下来,宋朝的时机假期加一起比唐朝还要多一些。

宋代的社会福利体系在古代社会也是空前绝后的。在宋代的诸多社会福利机构中,代表性的机构有施药局、安济坊、居养院、漏泽园等。与今天以赚钱为目的的莆田系医院不同,宋朝的施药局为穷苦民众提供医疗服务,不以盈利为目的,看病时只收本钱,对于特别贫困的穷人还免费发放药物。安济坊合居养院使宋徽宗时普及完善的社会救助和养老机构。《宋史》记载,宋徽宗曾下诏:“置安济坊养民之贫病者,仍令诸郡县并置。”安济坊主要给患病的穷苦民众提供医疗服务,类似一个免费医院。当时规定,凡是有1000户以上的城镇都必须设置安济坊。居养院,主要是针对孤寡老人、穷人、孤儿的居养机构。其中,针对孤寡老人的居养院后来叫作安老坊、安怀坊等,名称不同,性质一样,类似今天的官办免费养老院。在宋朝,凡是60岁以上的孤寡老人,都有权利进入居养院。居养院中,针对孤儿的部分叫作慈幼局,其性质相当于今天的儿童福利院。 通过名字我们很难猜到“漏泽园”这个机构的功能。实际上,它是一个福利性质的殡葬机构。在宋代,凡是无主的尸骨过着音家贫无法安葬的死者,不仅给贫穷者最后的往生体面,还能有效地改善居住环境和防止疫病流行。 中国台湾经济史学家侯家驹将宋代社会福利评价为“由胎养到祭祀”,堪比今天西方福利国家“从摇篮到坟墓”的社会福利体系。

从《古代人的日常生活》这本书中可以明显看到宋朝发展的极致和宋朝民众的幸福。北宋成了我最着迷的朝代,原本只因为偶像苏轼和宋朝的茶文化,如今对于宋朝的社会形态,制度建设、经济发展都有了更浓厚的兴趣。 北宋,如苏轼一般,让人着迷的朝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