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诗的外星人

字数 3436阅读 16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里是一处普通的农场。

几头奶牛立在茅草搭成的牛棚里,无聊的甩弄着自己的尾巴,驱赶讨厌的苍蝇。

一对夫妇站在高高堆起的草垛上,眺望远处,被太阳晒得黝黑的脸上洋溢着满足的笑容。

远处,麦田里,金色的浪花随着闷热的夏风波涛汹涌,带起麦秸上的粉刺,扎得人痒痒的。

如果从高空往下仔细看,立刻就会发现,一处的麦田倒伏下去,露出一个人形的大字。

拉近视线,一个调皮的小男孩正趴在麦田里,聚精会神的盯着前面不远处,一只趴在麦秆上的蛐蛐。

“唧唧,吱吱。”

蟋蟀似乎是察觉到了被注视的目光,感受到了危险,紧张的鸣叫了两声,身子一窜,就没入了麦田深处,不见了踪影。

小男孩一愣,赶紧爬起来,想要去追赶,谁知胳膊一软,没撑住身子,顿时摔了个狗吃屎。

小男孩撇着嘴,眼睛里有泪花在打转,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没有掉下眼泪来,他倔强的抬着头,眯上眼睛去看蔚蓝的天空。

拍掉手上的泥土,小男孩不着痕迹的,用手快速抹掉自己眼眶里的水珠,一张大花脸咧出了一个满足的笑容。

太阳西斜,很快就和地平线吻上了。

灼热的火烧云出现了一瞬间,然后顿时就像断电了一样,眨眼间就黯淡下来,被一层乌黑的如铅密云遮盖。

坐在草垛上的丈夫眯着的眼睛缓缓睁开,他抬头看着四周慢慢聚拢过来的乌云,叼着一根狗狗尾巴草,含糊不清的嘟囔了一句,“看来要下雨了。”

旁边的妻子温柔的点了点头,小麦颜色的面容忽然显得有些焦急,她从草垛上站起来,双手做喇叭状放在嘴边,“小小,回家了~~”

小男孩此时正用刚浇完水的潮湿泥土在麦田里雕城堡,听到母亲的话,一脚踢乱已经做了一半的城堡,蹦跳着就朝草垛跑去,边跑边喊道,“吃晚饭喽!吃晚饭喽!”

原来这叫小小的男孩已经饿了。

夫妻二人从草垛上爬下来,一人牵住小小一只胳膊,三人慢慢的朝自家的二层小木房走去。

夜已深,不过今夜无月无星。

黑压压的乌云遮蔽四野,忽然有风从麦田的尽头吹来,发出凄厉的呼啸声。

在麦田一侧的田垄上,一棵百年老树孤独的矗立着,茂密的叶子被阴风吹动,发出哗啦啦的声响。

小小坐在书桌上,一抬头,就看到了那棵孤独的老树。

“隆隆~~”

一阵雷声响起,伴随着闪电划破了夜幕。

紧接着,乌云似乎再也兜不住狂躁的雨水,水滴像是断了线的珠子密密麻麻的朝大地砸来。

一些水珠像豆子一样,砸在窗子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

小小趴在书桌上,心绪有些不宁,他一抬头,顿时就发现那棵老树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着起了熊熊大火。

火光跳着妖异的舞蹈,老树扭曲着残破的躯体,一道狰狞的裂痕将老树从中间一劈两断。

然而谁都没有注意到,当老树在呻吟时,一道银色光芒从老树身上一闪而逝。

很快,大火在暴雨中不甘的被浇灭,只留下老树身上焦黑的伤疤在无声的哭泣。

整夜,狂风暴雨,撩动了翻滚的麦田,也洗落了草垛上的泥土。

小小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觉,他的脑子里似乎产生了一种魔力,让他总是不由自主的想起那无声呻吟的老树灰枝。

时间似乎很漫长,又似乎很短暂,第二天,破晓的曦光悄然而至。

小小躺在床上,身上只盖着薄薄的床单,他浑身酸胀,提不起力气来,这是夜里没睡好的后遗症。

母亲走进房间,朝小小温柔的喊道,“小懒虫,该起床了!”

小小在床上翻腾了两下,床单被他的脚丫子踹下了地,他打了个大大的哈气,用力拄着胳膊,靠在墙壁上。

“知道了,一会儿就起。”

母亲点点头,转身朝房间外走去,临走,补充了一句,“快点啊,一会儿饭凉了。”

小小惺忪的眼睛依旧茫然,含糊的嗯了一声。

小小的头有些胀痛,他猛力的摇了摇自己的头,又拍打了一下自己的额头,呆靠着墙坐了片刻,就强迫自己从床上下来。

脑子里忽然又出现了那棵老树的影子。

“一会儿过去看看?”

小小寻思了一下,便有了主意,或许是好奇心战胜了恐惧感。

匆匆吃过早饭,在父母的叮嘱声中,小小跑出了房子,跑出了院子,朝着那无边麦田中央的有些苟延残喘的老树奔去。

走进老树,它的模样的确有些凄惨,大半的树枝已经消失不见,余下寥寥几片绿叶在风中瑟瑟发抖。焦糊的树干露出了黑漆色的伤疤,残破的躯体却依旧顽固倔强的挺直了身板。

小小故作老成的背着双手,围着老树转了一圈,却也没有发现特殊的地方,他似是松了口气,刚想要离开,忽然,他无意的朝老树的树根处瞥了一眼,似乎是看到了一点银光闪过。

小小以为是错觉,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当他再看的时候,哪有什么银色光芒。

“我一定是昨天没睡好的过!”

小小自我安慰了一句,正要离开,却鬼使神差的又迈步走回来,他趴下来,用手扒了扒老树的根系,下一刻,老树似乎是活了过来。

只见老树的根系开始剧烈的颤动起来,根系旁边的泥土簌簌的往下落,但为什么会往下落呢?下面已经是土地了啊。

答案很快就出现了,在小小站立的位置,出现了一个黑漆漆的,似是荒兽张开的大嘴一般的黑洞,一股阴冷的气息从小小的脚底板直接窜上了脑门。

“啊~~”

当小小反应过来后,他已经开始往下落了,他的四肢胡乱的踢蹬抓挠,却寻不到一丝依靠。

这个黑洞仿若深渊一般,过了很长时间都见不到底,而小小的心也像坠入了深渊,变得冰冷起来。

他忽然想起了他的妈妈,他才刚吃完妈妈做的饭啊,在绝望无助中,小小开始嚎啕大哭起来。

这个黑洞似乎特别的诡异,四周寂静一片,无论小小的声音多么响亮,但四周依旧是静悄悄的,没有丝毫回声。

又过了许久,兴许是小小哭累了,亦或是绝望了,很快,小小九睡了过去。

当小小再次睁开眼睛,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群像云朵一样,没有固定形状的东西。

“这就是天堂吗?这些云都好清澈啊?”

小小正想着,忽然一道声音从他的耳边传来。

这道声音听起来很亲切,但却不是小小熟悉的语言,“难道天堂里说的话和我们不一样?”

小小的脸上露出了迷茫。

似乎是看出了小小的窘境,在一群“云”一样的东西面前,忽然窜出来一朵比较小的“云”,这朵小云变幻出一个触手,一个盒子模样的东西出现在他的触手上。

这朵小云摆弄了片刻这个盒子,下一刻,一个熟悉的声音就在这神秘空间中响了起来。

“欢迎远道而来的客人!”

小小听到熟悉的声音,情绪逐渐的镇定下来,他弱弱的问了一句,“请问这是哪里?”

一群云围住小小,只过了片刻,盒子上闪过一道红光,似乎是把小小的话转化为了云的语言。

“这里是伟大的诗的国度,我们是高尚的GM星人,也是诗星人!”

这个盒子状的翻译机竟然如此神奇,不仅把语言翻译了出来,就连语气也能够模仿。

小小不知道GM星人是哪里人,他也不在乎,他现在脑袋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回家,回到自己爸爸妈妈的怀里。

“我要回家~~”

小小紧咬嘴唇,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更坚强一些,爸爸的话像是启明星一样在他的脑海亮起。

“记住,孩子,你现在已经是个真正男子汉了,你要勇敢面对生活,哭泣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父亲的话似乎给了他力量,他缓缓的从光滑银亮色的地板上站起来,大声的喊道,“我要回家!”

这群诗星人七嘴八舌讨论了半天,最后一个充满威严的声音从盒子力传出来,“你可以回家,不过必须要作出一首超过我们所有人的诗。”

小小听到这个匪夷所思的要求,也是一头雾水,但随后,他就从翻译盒子里听到了各种各样的诗。

“性,美丽,

我亲抚着你的胴体,

不能自拔。”

“早晨的阳光好刺眼,

这就是希望的力量。”

“水草在池底招摇,

月光如清晖,

招摇过市。”

“风走过了山岗,

他见到了黄土,

风越过了高峰,

他见到了乱石,

风是一个纯粹的旅行家,

从不止息。”

从这群GM星人的嘴里吐出来的全部都是关于性爱,风景,日常的诗句,虽然词藻华丽,但小小总感觉缺少了什么,即使他也不知道缺少什么。

当被五花八门的诗歌轰炸了一边,一个有些得意的声音响起来了,“该你了。”

小小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但他的脑子里忽然蹦出来一首诗,于是他把这首诗背了出来。

“窗前明月光,

疑是地上霜。

举头望明月,

低头思故乡。”

小小此刻处于异乡,这首李白的诗句传神的表达了小小的思念。

小小忍不住抬头望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房间的天花板变成了透明,一轮圆月正挥洒这皎皎清晖。

当小小的话被盒子翻译后,那群GM星人似乎是沉默了片刻,很快他们中的大部分形状开始飞快的改变,有的变成圆月状,有的散为雾状,还有的化作树枝,有的凝成白点,甚至还有云改变了自己的颜色,变成了灰色如影子一般。

小小不明所以,一颗心有些微悬。

过了许久,一道苍老的声音从盒子力传了出来,“孩子,你赢了,我们诗星人一直以创作诗歌为乐,但我们的诗歌里却缺少了一样东西,这是一样可以让人流泪的东西。”

老人咳嗽了两声,云朵幻化出了一张脸庞,两行泪水从眼睛中滑落,他继续说道,“这样东西叫情感。”

孩子楞楞的听着老诗星人的话,随后点了点头,不知道听没听明白。

“孩子,我就这送你回家。”

图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尽快联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