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06

1.

中秋节。

伟晋打开手机,看完新收的几个祝福短信后打开了微信。

最上面的是当初拍刺客列传时的一个群,回台湾后也没有荒废掉,目前已经陆陆续续加到十几个人。点开是几句零零散散的有关中秋打算的闲聊,充斥着月饼和烤肉的字眼。伟晋加入他们的讨论,聊了一阵觉得有些乏,便关了手机歇一歇。

2.

夜,旧天玑王宫。

蹇宾站在殿门前,望着天上与昨日相比又饱满了一圈的月亮。

——快到中秋了啊。

往年天玑的中秋,因着有中秋祭典的存在,总是提前几天便忙碌起来。好在天官署虽然在其他事上爱惹他生气,有关祭典的问题却从来不敢松懈过。他这个兢兢业业的天玑君王才终于能在这个全国团圆欢乐之际,也偷得一点令人欢喜的清闲,来陪他的小将军。

往事总是美好的,如今殿前早已换了遖宿的部下把守,更不会有人去关心什么中秋佳节。

一队巡逻的人经过,蹇宾低眉敛目,一手抚上自己还平坦的腹部,心情复杂。


几日前天玑国破,蹇宾被俘,而后被押到遖宿王面前。从毓埥处得知齐之侃未死的消息,蹇宾心下一松,随后遖宿王的指责句句诛心,他一怒之下竟……晕了过去。

醒来就看到毓埥一脸难以名状的表情看着自己,旁边还跟着个一看就是医丞的人。蹇宾挣扎着想起身,被一直注意着这边的遖宿王及时止住:“你……你现在身体不好,还是多休息啦。”不知他是受了什么惊吓,好像连遖宿那边的口音都露出来,变得怪腔怪调的。

知道可能是自己身体出了大问题,蹇宾也不跟他客套,直接问:“我怎么了?”话一出口才发觉自己声音虚得厉害,大抵是刚醒来的缘故。

毓埥像是被问住般顿了一下,然后扭头看向身边的人,医丞赶紧站出来:“公子,您已怀有身孕月余了。”

“……滚!”

蹇宾脸色铁青。钧天男子有孕并非异事,但这个消息配合医丞意味深长的眼神让他心里很烦躁——他一向反感被误会和别人有些什么,更不用说是和毓埥。

医丞依旧低眉顺眼地站在那里,毓埥没说什么,挥手让他退下了。


“不要生气啦……对身体不好,”待其他人都离开后,遖宿王斟酌着开口,依旧是怪异的腔调,“就算不为你自己,也要为宝……孩子多想想嘛,呃那个,还有他的父亲……”

小齐。

想到这个名字,蹇宾的怒火一下子被涌上心头的复杂情绪淹没,顿时失了争执的力气。他重新躺回床上,不再理会喋喋不休的遖宿王。

天玑王世子时只顾着着争权夺嫡,继承父位后又整日忙于政务,还从未想过传宗接代之事,因此天玑一直是后宫空缺。说起肌肤之亲,思来想去,便只有小齐出征前那晚……

这当然是小齐的孩子,自己和小齐的孩子。

即使是身陷囹圄,这样的认知还是让蹇宾心生一丝欣慰,随即是更加难言的心绪。

且不说自己如今受遖宿所制、处处掣肘,小齐又生死不明,单说遖宿王对此事的态度便暧昧得令人心惊:这些天来一直派人悉心照料也就罢了,更是时常亲自前来看望。蹇宾不止一次看到毓埥在医丞例行检查后盘问细节,殷勤得仿佛……仿佛是对待自己的孩子。

这让蹇宾心里有些发虚,他不是不懂其他人看向自己的眼神中隐藏的深意。他自己能确定这孩子是小齐的没错,可遖宿王对一个家国已破的旧主这样示好又有什么意义?他想不出合适的答案,所以总是心下难安。

3.

同样望着天边的明月,毓埥现在的心情也非常复杂。

哦不对,应该说是伟晋现在的心情非常复杂。

虽然我们混迹同人圈的黄先生早已看过无数类似的设想,但乍一醒来就发现自己站在一堆奇装异服的人之中,还是不免产生我是谁我在哪儿的疑惑。尤其面前晕倒的那个的好像还是,嗯……刚刚还在微信群里跟自己说今天要吃烤肉的人。

伟晋觉得自己马上也要晕了。

他退了一小步,身后的侍卫立马眼疾手快地扶住。对面押着蹇宾的问:“王上,要如何处置此人?”

伟晋消化了一下,反应过来是在问自己,可是那么长时间过去对剧本的印象早就模糊了……暗暗在袖子上抹了一把冷汗,遖宿王开口:“咳……叫医丞。”

不管怎样,先救人总是没错的吧。伟晋看着那张酷似自己团员的脸,心累地想。

叫医丞的结果让人的心情更加复杂了。

怀有身孕月余,哦。

哦——

这也太扯了吧???

我怎么不记得剧本上有说过这个??

虽然这剧没有妹子但煎饼王还是男人啊?男人怎么生孩子??

完全忘记这个设定还是出自自己和彭彭那次采访的伟晋一脸纠结。

而且孩子都有了不就代表……

虽然说不光粉丝,团里一帮大男孩之间有时也会相互开这类玩笑,像自己和宏正就有过不少,易恩和evan的自然也是见过,但是亲眼看到跟自己团员长得一模一样的活的基佬还是让他受到不小的冲击。更要命的是旁边医丞还一脸暧昧地看着自己——不是啦大哥你搞错了这剧里我是单身狗啊呸不对我是直男反正你看剧就知道孩子绝对是齐将军的不是我的哦不不不其实我们真的是正经的权谋剧啦。

刚来就碰上这种事,伟晋内心很崩溃。

哦对还有齐之侃,另一个该跟自己团员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剧里他俩不是殉情来着?伟晋突然想起这茬,随即想到:万一自己这边把煎饼王救了,结果那边齐之侃死了,这边肯定又要殉情啊,那岂不是白救了?

作为一个受过人道主义教育的现代人,我们的黄先生自然是不忍心看一个孕夫寻死的,何况还是跟自己团员长这么像的孕夫。尤其是那段时间看了许多同人文,这俩人在他眼里俨然已是一对(撞了自家团员脸的)苦命鸳鸯,极大地激发了他的正义感。

好吧,反正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去,就当做善事了,正义感爆棚的黄先生如是想。

因为剧本忘太多,同人又刷太多,所以伟晋考虑半天憋出来的法子是:和蹇宾成亲。

——当然是假成亲啦,威~

咳,谁让周围一堆人都拿这种眼光看着他,那干脆如他们所愿咯。然后把这个消息放出去,齐将军知道了肯定会放弃寻死来抢亲吧,哎呀好浪漫的咧。

来自台湾的boy沉浸在自己偶像剧般美好的设想中,直到手下探子来报慕容离已经约见齐之侃才反应过来这个时代迟缓的消息流通速度——

“快快!快去告诉慕容离,不管怎样给我留下活的齐之侃!”顾不上自己的腔调,伟晋急慌慌地开口,“蹇宾还没死!”

遖宿王语无伦次的台湾腔听得探子一头雾水,但好歹听明白了是无论如何要保住天玑上将军的意思,当下快马加鞭赶了出去。

4.

“只怕王上也不会相信……”

两人正说着,庚辰突然出现打断了他们。

慕容离露出一个歉意的表情,齐之侃了然地点点头示意无妨,庚辰便上去耳语了几句。

慕容离的眉头略微皱起,脸上隐隐浮现出困惑的神情,看向齐之侃。齐之侃无心关注他事,依旧坦荡荡地站在原地。

——毓埥的要求实在有些奇怪。

庚辰离开后,慕容离斟酌着开口:“齐将军可知……天玑王还没有死?”

齐之侃眼睛亮了一瞬,随即露出一个苦笑:“是早是晚又有什么区别呢。”

“并非如此,”慕容离摇摇头,对自己接下来要说的话有些犹豫,“听闻遖宿王毓埥……准备中秋那日……成亲。”

齐之侃愣了一下,心想那也不该来找我要恭喜;随即便反应过来话里可能的含义,眼神一下子变得狠戾,但还是硬邦邦地问了一句:“此话何意?”

慕容离一眨不眨地看着他,没有说话。

齐之侃的心就在这样的目光中沉了下去。


齐之侃并不怕死,也不怕同他的王一起死。或者说,当两个人已经心意相通后,哪怕是一同死去,心里也是带着令人甜蜜的满足的。

离开前的那天晚上,齐之侃搂着怀里的人迷迷糊糊地想,为了王上,自己无论如何也是要归来的;到了第二天清醒之后,他在马背上又想其实就算自己不能回来,只要四国结盟能保住王上和天玑也就够了;下决心开城投降是因为局面已无力回天,他想的是既然注定了要与王上同死,至少也要护下我天玑满城军民;到了慕容离来找他,谈起国破之事,他突然心疼起自己将要独自对敌的王来,只是这些都是早有打算的事,所以无论怎样他的心里都有所准备。

但如今慕容离却说,他的王上没死,还要被迫与遖宿王成亲了。

对,被迫。

虽然没有明说,但齐之侃知道,如若不是被胁迫,王上是决计不会答应与遖宿王成亲这等荒唐之事的。他可以同王上天各一方坦然赴死,但无法明知对方受辱于人而无所作为。齐之侃摸出怀里蹇宾给他的玉佩,用力捏在手里,心下有了计较。

5.

“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带你到遖宿。”

慕容离看着面前的人一系列的神色变化,不知是想起了谁,心底一声叹息,开口。

齐之侃看他一眼:“……多谢。”

他没有问条件,是心知无论如何仅凭自己一人都是救不出蹇宾的,只等对方提要求。但红衣乐师却垂下眼帘:“不要谢我,我并不是帮你。”

显而易见齐之侃和蹇宾的关系不是普通君臣能解释的,既然毓埥要见到活的齐之侃,强迫便不如引他自己找过去。他不准备把真相告诉齐之侃,也不想接受自己不该受的谢意。

而齐之侃虽然明白事有蹊跷,却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最差也不过是一死,至少自己死前……还能再见王上一面。

6.

中秋之日,遖宿人虽然并不了解这个节日,但曾经的天玑宫殿还是为遖宿王即将到来的喜事热闹起来。伟晋站在殿前望着四周喜庆的红色以及脸上洋溢着欢乐遖宿人,突然对这个自己曾经扮演的角色产生一丝愧疚之情——我好像……不小心坑了遖宿王一把哎?

算了算了自己能不能回去还是未知数呢,伟晋愁眉苦脸地想,这么多天过去了,要是中秋再回不去不会真的要一直留在这里吧?那我岂不就是坑了自己……被抢亲很丢面子的哎,何况还是一国的王——而且这里都没有妹子,难道真要我当一辈子的单身狗?也不知道这边有没有长得跟宏正一样的人……啊呸呸呸我在想什么啦,不管了反正我一定要回去,大不了就自杀!

侍卫站在后面看着突然气势汹汹地离开的自家王,暗暗松了一口气——王上最近还真是阴晴不定啊,吓人。

7.

齐之侃早早地就到了天玑旧都,但是慕容离却一直不肯放他去救人,只推说还不到时机。

“敢问何时才到时机?”一想到蹇宾还受制于遖宿王,齐之侃就坐立难安,可他也知道这种事万万冲动不得。

慕容离面无表情地盯着面前的棋局,落下一子:“中秋。”

中秋,是他所说的两人成亲之日,是毓埥和他约定的日子,想必也是齐之侃可以接受的极限。

慕容离此次回遖宿,发觉毓埥变得很奇怪,从那天的要求开始到现在的一言一行都透着让人无法参透的古怪。他要见齐之侃做什么?他有什么瞒着自己的打算?会不会影响到复仇的计划?最近几次见面毓埥都变得难以捉摸,甚至感觉连往日中垣称王的野心都不复存在了,让他不得不开始着手思考遖宿脱离自己掌控的可能。

要不就借这次齐之侃之手……算了,风险太大,还是先走一步看一步吧。慕容离心思千回百转,面上依旧古井无波,又在盘上落下一子。

8.

蹇宾在中秋这日才得知自己要与毓埥成亲的消息。之前伟晋怕他气大伤身——毕竟是孕夫嘛,一直不敢告诉他,心想反正到时候也是要被救走的,干脆瞒到底好了。结果蹇宾看着今日被打扮得红彤彤的宫殿,听着内侍对自己指指点点的议论,心里已猜了个七七八八,当下随手拉了个人来确认。

原本蹇宾与这些遖宿人是互相看不顺眼,不过一边碍于自家王上的威严不敢对这个高级囚犯发作,一个根本连半个眼神都懒得给这帮遖宿人,除了日常避无可避的地方,都是井水不犯河水连半句话也不曾多说的,是以哪怕遖宿王要和自己成亲的事传遍了整个宫殿他也还被蒙在鼓里。巧的是今天蹇宾拉住的小内侍偏偏是个热情天真且抛开了民族成见的人,很热心地为蹇宾讲述了一番他要嫁人的始末,并且在看到对方越来越差的脸色后错误地送出了“别担心其实遖宿不是人人都对外族人有偏见比方说我就挺希望你和我们王上能幸福”的祝福。

“滚——!”

于是这宫里本就为数不多的看蹇宾还算顺眼的遖宿人又少了一个。


蹇宾当下黑着脸便要去找毓埥,走到一半却又停了下来。他想,即使找到遖宿王,一个亡国之君,又能做什么呢?

他本可以选择一死了之,但是现在……蹇宾又摸向自己的肚子——这已经是他这几天的下意识动作了——孩子可怎么办?这可是他和小齐的……蹇宾突然意识到,这个孩子已让他对这世间生出太多本不该有的不舍。

天玑国破,自己原本在那天便应是死了的。这些天来的平安无事消磨了他的求死欲,让他不再像个合格的君王了。

周围的内侍依旧行色匆匆地忙碌着,蹇宾静静地站在天玑宫殿的瓦楞间看着他们,在这片曾属于他的土地上,感受到一丝来自仲秋的寒意。

9.

“你不冷吗?”

这软塌塌腻乎乎的遖宿声调,一听就是毓埥的,蹇宾皱起眉头。自从知道了对方的打算之后,最近累积下来的好感就一扫而空,连带着声音也厌恶起来。

伟晋对此一无所知。和慕容约定的时间还没到,他就先在宫里头瞎逛打发时间,结果这么巧遇到了煎饼王。对方很少出房间,这次又急匆匆地没有加衣服,修长的身形在慈母心发作的团妈眼里就有些单薄,于是习惯性地关心了这么一句。

蹇宾没有理他,自讨没趣的伟晋撇撇嘴,紧了紧身上的皮裘离开了。

——哼,就算你冻成冰棍我也不管了。

他现在非常委屈,一片好心都被这帮人当成了驴肝肺——慕容离怀疑他,蹇宾不搭理他 ,齐之侃还没见但估计见了面不杀了他都算好的,虽然这些因为种种原因都可以理解,但还是非常委屈——不能仗着我人好就这么欺负我啊,明杰都不会像你们这么过分!

简而言之,在这个中秋团圆之际,我们的黄先生——非常想念他的团员们了。

10.

齐之侃设想过许多与他家王上相见的可能,只是没想到机会来的这么突然。

慕容离终于定下了带他进宫的时机,但保险起见,齐之侃还是决定自己提前暗中过去打探一次,如果慕容离真的和毓埥有什么图谋,也能早做准备。

遖宿王大婚这日的防守果然如慕容所说的一样薄弱,他穿着早就备好的遖宿装束,轻轻松松就混了进去。宫里的建筑还保留着原来天玑的制式,一花一木都留着王上喜好的痕迹,只除了那些刚贴上去的碍眼的红纸。

齐之侃凭记忆摸索着往慕容离说的蹇宾所住宫殿前去,原是只想远远确认一下王上的安危,不料半路就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茕茕孑立于一帮来去匆匆的遖宿人中,显得分外孤单。

齐之侃心下一痛,正要前去相认时,遖宿王突然出现,只好又默默退回。——好在毓埥搭话没有成功后很快便离开了,不然齐之侃还真担心克制不住自己出手的冲动。

等到毓埥走远后,齐之侃装作像其他遖宿内侍一样自然地,一步一步地低头走向蹇宾。盼了这么多天的相见,如今眼看那人越来近的轮廓,他没来由地感到有些紧张,一边走一边暗中在袖子上擦自己出的一手热汗。

终于到了蹇宾的身旁,他抬头,本欲张口低唤一声王上,却在见到对方双眸的瞬间失了言语。

——是要见了怎样的情景,才会在眼中露出那种神情呢?

“小齐……?”

蹇宾不敢相信地抬手捏住眼前人的肩膀,语气带着微不可察的颤抖。

齐之侃握上他的手,用力攥了几下,才仿佛找回自己声音一般开口:“王上。”

之后的一切都顺利得难以置信,齐之侃本就没打算全部依靠慕容离,如今遖宿防守散漫属实,他又找到了王上,便当机立断打晕一个内侍带着蹇宾换了衣服就跑了。

早到的这几日他并没闲着,说是在野外散步放松心情,实际避开慕容离在附近探查了不少山林,就想着把人救出来那天先带蹇宾躲到山上去,等风头一过再彻底离开遖宿的势力范围。

蹇宾一路上静静听着他有些兴奋地讲述自己的计划,脸上也渐渐浮现出笑意来。

11.

习惯了团内拖延的伟晋匆匆赶到约定的地方,只看到等在那里的慕容离。

“齐之侃不见了,”慕容离说这话的时候脸上依旧是淡淡的,看不出来一丝慌张,“他不会丢下蹇宾自己离开的。”

伟晋眨了眨眼,一脸懵逼地看着他。

过了一会儿果然有内侍来报,王上不好啦天玑王不见啦。

“现在下令追捕可能还来得及。”慕容离毫无诚意地提议。他想果然还是看不透毓埥想干什么,原本以为今天守卫稀松只是为了请君入瓮的说法,没想到居然是来真的。且不说蹇宾跑不跑得掉的问题,这种程度的防守他不担心被刺杀吗?

“算啦,”伟晋叹了口气,“反正跟我本来计划也没差太多……”

好在慕容离没有追问他原本的计划是什么,不然伟晋也不知道该怎么让他明白其实我真的没啥打算就想祝他俩幸福来着。仇恨里养出来的人怎么会懂和平年代长大的人的想法呢,伟晋突然有点可怜他。

——哎不对谁来可怜可怜我啊!齐之侃跑了那我还怎么回去啊?!原本还想让齐之侃来刺杀我的……

于是慕容离就看到近来多古怪的遖宿王正以一种难以言喻的肉麻眼神看着自己时突然间神色大变,转身就扑通一声跳进了旁边的池塘里。

12.

慕容离:???

13.

伟晋在一阵溺水般地心悸中醒来,下意识地大口喘了几下——是梦?

那这个梦还真是实惠料足哦——

溺水的感觉太真实,伟晋拍拍还有些惊魂未定的胸口,打开手机看了下。

才过去了十几分钟,易恩还在群里面嚷嚷着想回家吃烤肉,evan立马发了几张自己家里烤肉材料的照片怼他。伟晋回忆起自己刚刚的梦,有点想笑,手指微动发了几个字过去。

打情骂俏啊你们,威~~~

14.

“阿嚏!阿嚏!”

毓埥打完几个喷嚏,抬头,医丞依旧是一脸欲言又止的样子。毓埥叹口气说本王的身体到底有什么问题你就直说吧,本王受得住。医丞赶紧拜倒在地:“王上身体安康,洪福齐天。”

毓埥心说那你怎么还老这么看着我呢,想问又觉得为这点小事纠结没意思,索性挥手让他退下了。

医丞退到门外后,才终于松了口气。

遖宿王最近受了风寒,听说是中秋那天失足掉进了水里,被路过的慕容离给救上来了。这当然是官方说法,往日走了那么多遭,怎么就偏偏在大婚那天掉水里了呢?而且听说要娶的那位也不见了——内侍之间议论纷纷,对自家王上报以同情的注目礼,却没一个敢在这个时候上去触他霉头。

——啊你说那大婚该怎么办?你行你上。

15.

齐之侃带蹇宾躲到了附近的一个山头。仲秋的夜晚已经有些泛凉,好在遖宿人的衣物一向厚实。齐之侃扒拉了几下刚生起的火堆,看着坐在一旁和周围乱糟糟的环境格格不入的蹇宾,突然有些愧疚:“让王上受苦了。”

“小齐这是说什么话,”蹇宾蹙起眉头,朝他伸出双手,“过来。”

齐之侃乖乖走了过去,蹇宾展臂把他的脑袋拉近自己:“别乱动,这一路奔波,我还未曾好好看过你。”

蹇宾的神色认真且专注,让齐之侃有些不好意思。他这几日一直无心整顿自己,脸上冒出不少青茬,倒是和身上换的这身遖宿人的打扮相得益彰。蹇宾目不转睛地盯着他这副模样看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

“王上、”齐之侃的脸立刻烧了起来,慌乱地找话题,“委屈王上今年中秋没有月饼吃了。”

“这有什么可委屈的。中秋讲究的是家人团圆,”蹇宾脸上的笑意还没退,一双眸子弯弯地泛着水光,“月饼也不过是个形式,有小齐就够了。”

16.

“不如我们吃烤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楔子 昏暗的地牢里,烧掉一半灯油的烛火不断摇曳,仿佛随时都会灭去。地牢深处,一只硕大的酒瓮放置在牢房正中,瓮口被杂...
    伊人_a3ce阅读 88评论 1 0
  • 幸福是需要修出来的#每天进步1%,幸福12班,20-王青青—晋江 【幸福三朵玫瑰】 回家✅ 陪可乐上音乐课 臣服父...
    王青青幸福实修者阅读 36评论 0 1
  • 姓名:张献忠 日精进打卡第340天 【打卡始于2016.11.01持续于2017.10.06】 【知~学...
    张献忠阅读 56评论 0 0
  • 上一周,我穿梭于三个城市为"阿里巴巴新外贸达人赛"做赛前演讲训练辅导。在进行小组实战训练前,我对"什么是演说思维?...
    小美余歌演说阅读 56评论 0 1
  • 今年女生前景最好的十大专业是什么?欲知2017年女生学什么专业就业前景好,请参考下面详细资讯! 一、计算机科学与技...
    1301823763阅读 471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