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恶魔

文/时间细流

走在出租屋的走廊内,看着周围杂乱的地面,我赖的停留脚步,径直走进自己房间。这个屋子里公用的地方现在已经没有人愿意收拾,起初我姐还收拾收拾,但是看到那对一起住的情侣都从来不动手,她打扫的次数也渐渐少了起来。

炎热的夏天,晚上玩着手机看着小说,思想在小说的世界里畅游,旁边情侣的房间里传来令人动情的声音,敲了敲墙壁提示他们我还没睡,让他们小点声,没过几分钟又听到他们激烈的声音。

无奈只能一边听着他们的声音一边继续看小说,身体下部感觉越来越难受,想用小说来催眠自己。隐约的听到钥匙转动声,心沉入低谷,冰冷冰冷的,天!女恶魔又来了,这可怎么办才好,我真的该死,竟然忘记锁保险,都怪小说太好看,让我看的入迷,忘记这么重要的事。

我姐穿着红色吊带睡衣走进来躺到我的床上睡下,我身体往床边挪动着,不满叫道:“姐,你怎么又跑到我这里来睡了,不是你这么玩的,千万不要玩火啊!我可不是三岁的小孩了,你信不信晚上我做出什么过分的举动,你可别后悔!”

她直视我的眼睛说:“你敢吗?不敢别在这里说大话,你要是有什么过分举动的话,我直接踹死你。”

姐,我今年二十五岁都可以结婚生子的人了,你大晚上穿这么露点跑到这里跟我一起睡,我是控制不住自己下半身的,晚上我兽性大发你可别怪我,我说真的。

她伸出手来狠狠的拍打了我一下,让你说,给我好好睡觉,小屁孩想什么杂七杂八的事情。

你可以睡在自己房间啊!怎么老是喜欢睡我这里,我再跟你重申一下我已经二十五了,我不满嘀咕着。

你三十对我来说还是小孩子,不要再吵了,睡觉,你明天还要上班呢。

她背对着我侧卧在床中间,我左手垫着头看着她的背影,忍着冲动不断的给自己催眠:这女人好难看,芝麻脸,粗腿,肥壮,简直是丑八怪骷髅头。右手不自觉慢慢的贴着床伸过去,摸到她的衣边又缩了回来,不甘心又神过去,反复做着同样的动作,内心不断的争斗着,摸还是不摸。

她翻过身来侧卧对着我,隐约的露出半边酥胸。我忍不住身子向她方向靠近,头伸过去想亲吻她诱人的嘴唇,心里祈祷着她千万不要醒来,还有一点,再靠近一点就能亲到。她突然睁开眼睛盯着我,身体在她的上空悬停着,手尴尬的摸了摸头,说:这不能怪我 ,要怪只能怪你太吸引人,大晚上露腿还露胸,我可是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控制不住自己啊!我贴近她的脸说:你这个女恶魔,不是你这么玩的,你如果以后还来我房间睡,迟早把你拿下。你快点找个男人结婚吧!这样我就可以不受你痛苦的折磨了。

她仰卧抬起右手摸着我的脸说:我一个人不是挺好的吗?自己赚钱养活自己,自由自在还可以照顾你不是挺好的。记得小时候你几乎天天跟我睡在一起都很老实,现在怎么爱动歪脑筋了,乖了,早点睡觉。

她是我姐,可却又不是亲姐,小时候爸爸出门打工,留下我和母亲在家,有时候晚上母亲跟他妈一起打牌,她们总是叫她带我先去睡觉,我抱着她总是让她给我讲故事。有时候母亲凌晨早出门做农活,我一个人在家害怕,漆黑摸着墙壁沿着我家与她家的小道走过去 ,爬上她的床睡。

她双手环抱身前对着我,我反身闭着眼睛,脑海里数着1、2、3,不断催眠着自己,可是她的身影片段在我的脑海里浮现出来,我梦到她雪白的身体,细长的腿不断的在我身体上摇摆。

早上睁开眼睛伸着懒腰回味着昨晚的梦,傻笑着,吃不到做梦总可以吧!床上已没有她的身影,代替她的是一封留有红唇印的信封。

陈岩,当你看到这份信的时候我已经踏上家乡的路, 其实你说的对,我年纪不小了,该是到结婚生子的时候。我曾经想过我们俩是不是可以在一起。以前在老家,每次坐在窗边看着你进进出出,听着老妈跟你妈开着玩笑,我家若言嫁给你家陈岩好了。你妈总是笑道我家儿子还小,等他到结婚时你家若言老早出嫁了,我的心就撕心裂肺的痛,我们之间有不可跨越的鸿沟,我恨自己为什么出生的比你早六年,如果我比你晚一到两年,我们之间就一点都没问题。

岩,你知道吗?自从小时候你第一次抱着我睡觉时,我就已经把自己当作你的妻子,这些年我来到你的城市工作,你走过的每一个地方,我都会去重新走一边,我想让自己的足迹跟你重合,昨晚是我一生中最难忘的时候,谢谢你给我带来美好的回亿。---爱你的若言

信纸已经被我的泪水湿透,我看到了床单上一抹艳红。


一元小说训练营    时间细流  44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