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百万的一堂课

写给爸妈的一封道歉信。


2016年读到一篇文章,文章的题目很吸睛——《如果中了一百万,你会怎么办》,当时我对这种做白日梦的机会还是挺好奇的。

果不其然,文章里面的案例让我很惊讶。美国一项调查显示,75%的乐透中奖者,在5年内迅速破产,更有甚者在中奖后很快丧命。

这个调查既让我看到了财富毁灭人的一面,也让我更深刻的领会查理·芒格的那句话:拥有一个东西最好的方法是让自己配得上他。为什么他们会迅速由喜剧变为悲剧?就是因为他们压根没有支配如此大笔财富的能力。

看着这些人在短时间拥有大量财富,然后又在短时间挥霍一空的故事,让我想起我自己的类似经历。

2014年我带着全家人的希望和嘱托,开始自立门户,开店营业。创业开始时因为胆子小,所以非常谨慎。但随着经营不善、谎报情况、投机取巧,最后导致局面失控,破产清算,不仅将爸妈的养老钱赔个精光,也将亲戚借给我的50余万打了水漂。从我手里流出去的钱,加起来也得有小一百万了。

这件事使你们非常有压力。我出门在外,不知道家里人什么想法,也看不到他们的脸色,活得还算自在,但你们几乎每天都要与家人见面。即使家人没催债,每次见面也十分尴尬。

然后你们老两口又不得不为我还债东挪西凑,日子过得紧巴巴的,全因为我这个当儿子的不对。

最困难的那段时光已经过去了,但这一百万的学费不能白交。如果用一句话概括失败的原因,我想应该就是:当年的自己还配不上那么大一份事业。

如果把这一句话拆分,我想会有以下小原因:

1、没有驾驭大量资本的能力和智慧

2、无法应对复杂多变的经商关系

3、心态不稳,常常不够自信

4、没找到自己想要什么

老舅事后常跟家里说一句话:冯博宇上学的时候非常节省,怎么自己开了店就胡乱花钱了呢?

我想是因为几千块钱的诱惑和几十万的诱惑根本不在一个数量级上吧!处理几千块钱和处理几十万,这背后要求的智慧和能力也完全不同。

这个原因我之前一直没说,我认为也没必要说,失败了就得承认,况且说了按照老舅的性格和认知,他也不一定会信。

说完处理资本的能力和智慧,再说经商关系。我从学校出来没多久就直接进入商场,还抱着一个学生的心态向客户和同行学习。

我把别人当成老师,人家可把我当成竞争对手;我想从对方那学到些东西,对方却变着法地想赚我兜里的钱;我在和别人谈生意的时候,人家早已看穿我的目的,就等着我图穷匕首见,早已有了对付我的办法,而我还自以为是将目的隐藏得很好。

这一点,还是在我失败一年后,学了管理学课,才逐渐意识到的的。双方根本就不在一个水平上,全方位被人家吊打。

都说商业社会充满尔虞我诈,直到我真正进入这一领域,才明白说谎话有时比说真话要多。

我从小都被教育要诚实善良,所以每次对方问我成本价格等一些敏感的话题时,我总感觉很不自在。如果是朋友问我,我因为不想拒绝他,大部分时间就说了真话;如果是客户问我,为了赚钱我只能撒谎,但这样一来我就有罪恶感——欺骗了客户我才赚了钱,这又和“诚信赢天下”的商业座右铭相矛盾。所以每次销售我内心都很慌张、矛盾,最后表现出一副很不自信的样子。

这是很多新手的软肋。我看着现在的同事们那个耿直劲,就不知不觉想起当年的自己。换句话说就是一点都不“社会”,人家说一句,自己就信了。有些同行和客户知道新手有这缺点,所以常能抓住新手的软肋,现在回想当时,我这一点被同行和客户吃过很多次。

可当时自己并不知道可以通过修炼内功提升自信,反而是想通过提升外表形象,让人以为我是一个自信的人。所以那时花了很多钱在捯饬自身外形和产品外形上,却忽视了最重要的内容——个人的内在气质和产品的内在品质。

外形的改变也有意外收获,那就是恋爱了。当时交的女朋友非常漂亮,身材高挑,为人少攀比,也没那么多物质要求,可以说我的外在条件与她并不搭配。可能对方看上我,有我不停捯饬自己的原因,可能也与我个人精神面貌很积极有关。但随着后来财务状况恶化,我的心态也愈加消极,导致迷失了生活的目标。

如果说之前的目标是追求更好的物质财富生活,创业后期追求的只是维持和前女友的恋爱关系,面对经营困难,已经不想再多管了,期待上天砸给我一个大单让我一下子扭亏为盈,其实这时候已经完全是赌徒心态了。在关系中,变成了我要向对方寻求安全感,控制欲望越来越强,最终使得两个人关系从危机走向分裂。

这次分手又在感情上印证了那句话:拥有一个东西最好的办法,是让自己配得上他。那时的我,根本配不上她。

回顾这段经历,已经过去2年多了。之前一直没和你们详细分析过我失败的原因,这次算是交个实底,我顺便也再反思一次。

之前踏过那么多坑结果失败了,现在想想,只要反方向做,就应该能获得相反的结果。

希望我可以早日翻身,让老爸老妈生活幸福,最后再次向老爸老妈道歉。

                                                                                                                  冯博宇

                                                                                                              2018年5月21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