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想写点东西

今天是2019年10月16日,突然想写点东西,没有大纲,没有准备,想到哪写到哪!

现在是秋天,北京的晚上已经很冷了!

下午六点吃过的饭,现在是十点,有点饿了。。。

米线,放点醋,喝口热汤。

回来开始写。

(一)

陈子杨出生在河南省与河北省交界的一个小农村,父亲原本是一家焦化厂的拉煤司机,母亲是村里小学的代课老师;陈子杨五岁的时候父亲出了事故,为了帮父亲治疗,家里借了不少钱,原本不富裕的家变得更加贫穷,车是肯定开不了了。后来也只能跟着村里的成年人在工地上打工。

因为父母都要工作,所以陈子杨4岁就开始进去了学校的学前班,比班里人小两岁。因为母亲是老师,所以他虽然小,在班里也没人欺负他,甚至还有点张扬,老师家的孩子嘛。97年,母亲也失去了工作,家里变的入不敷出。陈子杨有个姐姐,比他大五岁,从小学习优秀,父母也把希望都寄托在了姐姐的身上。陈子杨记的最清楚的,就是姐姐参加小升初考试,而他是期末考试。父母给了姐姐两块钱,让她买自己想买的东西,而陈子杨却什么也没有,陈子杨心里很不高兴,可他去不敢跟父母张嘴。从小父亲对陈子杨很好,有一次,陈子杨半夜睡醒,母亲拿出来一个足球,问他高不高兴,他特别兴奋。那晚陈子杨抱着足球睡了一晚上。那会还正在流行《足球小子》的动画片。能有一个足球让他很兴奋。第二天起床才知道,是在外面打工的父亲回来的时候买的。

后来,有人推荐母亲去临县的一所私立中学教书。那年陈子杨12岁,初中一年级前半学期。姐姐考上了县一中。而父亲就留在家里,那时粮站上没有那些自动化的机器,父亲就在粮站上扛粮食,一包大概一百斤左右,一天也挣不了多少钱。

13岁,初一后半学期,父亲也跟着母亲去那家私立学校,做着维修、烧锅炉的工作,留下陈子杨和瘸了一条腿的爷爷在家。那时对于陈子杨最开心的就是父母半个月回来一次。每次回来陈子杨还会像小时候一样抱着母亲不放,然后翻着母亲的包,看母亲有没有带什么东西给他。

初二的时候,陈子杨也跟着父母去了临县的私立学校。在那里陈子杨第一次接触到了网吧,传奇,QQ。陈子杨第一次去网吧,就花了一块钱买了一个QQ帐号,而这个帐号,陈子杨一直用到了现在。

2004年,陈子杨中考,因为要去县里考试,父母为图个吉利特地给了陈子杨88块伙食费。结果中考两天,陈子杨花的一分钱不剩。回去之后父母说了他半天,认为他不懂得节俭,给多少花多少。陈子杨认为这钱既然是给我的,我怎么花,那不是我的事么,为什么还要骂我。对,陈子杨就是这么死心眼。

2004年夏天吧,陈子杨中考结束后,成绩并不理想,只能选择县城的职高;因为父母都要工作,陈子杨去了县城的姑姑家;陈子杨姑姑与姑父是县里铁锹厂的退休员工;退休后在县城摆了一个雪花酪的路边摊;每天下午五点到晚上十一点左右,陈子杨就在摊子上帮忙。其实,陈子扬除了中考,也只会在每过年买衣服的时候才会来一次县城。

雪花酪,其实就是类似于炒冰炒酸奶一样的东西,只有夏天才会有的卖。陈子杨每次去姑姑家都特别的兴奋,原因就是可以随便吃。那时候,陈子杨脑子里根本没有零花钱的概念,父母一般也不会给他零花钱,对于他来说,一支五毛的火炬冰激凌已经是很奢侈的东西。

暑假结束后,陈子杨进入了县职高,那年,他14周岁。

高一新环境,新同学。同班同学都比他大两岁,同学问他多大的时候,他都说16。

入学的第一天,陈子杨看着有四层楼的教学,就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他初中的那所私立学校的教学楼也不过是两层楼。在一楼的外墙上张贴着每个新生所在的班级,陈子杨努力的找着自己的名字。27班,陈子杨找到了自己的名字。初中的时候陈子杨所在的班是77班,所以陈子杨那时候就把7当成了自己的幸运数字,虽然这个数字之后并没有给他带来什么幸运,可他依旧把7当成是自己的幸运数字。

陈子杨找到自己的班级,班里的学生还不太多,他找了一个靠门口的位置坐了下来。看着同学们身上的衣服,再看看自己身上,开始产生的自卑的情绪。同桌家里是县城的,会弹吉他,穿着一双可以让陈子杨买一身衣服的运动鞋,经常有女生来给他送情书。他们两个人坐在一张课桌上,显的格格不入。唯一让陈子杨感觉舒服的一点就是宿舍的舍友。因为住校的也只有他们这些下面乡镇考上来的学生,所以让他感觉还能自在一点。慢慢的,他也有了自己的朋友。

入学一个月,因为是职高,所以会分专业。陈子杨选了自己喜欢的计算机,同桌选了土木工程。选了专业,班里的学生又开始按专业重新分班。陈子杨依旧是在这个班。同桌走了,陈子杨在班就感觉舒服了许多。

又过了一个月,学校不知道怎么就开始流行交笔友,其实就是一个中间在给互相不知道对方是谁的两个人传信。有人给陈子杨介绍了一个笔友,临班的一个女生。收到第一封信的时候,陈子杨甚至怀疑是同学在整蛊自己,因为这字写的实在不敢恭维。追着同学问了半天,至到确认是一个女生的时候才开始给人家回信。时间过去太长了,写的什么早已经想不起来了。第一学期快结束的时候,两个人决定要见一面。晓,这是女生的名字。漂亮么?不算漂亮,但是她的那双眼睛,感觉要滴出泪一样,会忍不住让人生出怜惜之情。陈子杨喜欢上了这个女生。那时候陈子杨每天下了课就会跑到晓的课堂去找她。海,和晓是一个班的,而海和陈子杨又是一个宿舍的。所以,晚上陈子杨会经常向海打听晓的事情。也因此两个人的关系也越来越好。

2019年10月17日凌晨一点。

2019年12月23日,下午三点。

正在上班,突然想起来曾经写过的这个,就把他翻出来了,说实话,我写完之后我自己是不敢看的,自己的文笔自己清楚,烂的掉渣,流水帐似的记事,也不敢再细品当初的匆匆年少。。。

本来想把从当初到现在我发生的所有的、我记的事情都写下来,发现自己无法面对以前的一些事情。所以也就写到了上面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