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样才能打扑克之星赢锦标赛?

96
qiqiyuan
2019.07.16 09:41 字数 3534

无利不起早,这年头无论是做生意也好,打游戏也罢,pk之星大赛:官方【16up.net】如遇到点击被恶意拦截进入不了,请复制自行浏览器查看即可。如果没有优惠活动可能会失去很大一部分玩家,这也就是导致了许多游戏平台频繁的用每日登陆等方式来拉取玩家的方式,比如今天签到领取什么碎片,每天签到领取什么钻石把玩家的时间战线拉的特别的长,让玩家在游戏平台可以长久的消费,可是这样的做法又怎能吸引玩家入驻了,现如今只有货真价实的实惠才能让玩家对游戏平台真心对待。

而最近许多人疯传的6up平台首次只要存款100元就可以有机会享受价值2888元的彩金大奖,到底是真实的么,带着疑问,我们来到6up平台,在6up平台我们可以发现,无论是从页面的精良制作还是到活动页面的宣传都突出着大家的风范,而这个活动是为了弥补许多玩家存1得3活动没有抢到而举行的,6up平台一直致力于打破行业最大的优惠活动,只要玩家们参与到本次首存活动除了活动规定外的游戏均可以享受,存送比例高达百分之150的优惠,而最高彩金就是2888元,而经过多方面的了解,许多6Up平台里面参与到此次活动的会员也都纷纷告知,这项活动的真实性是非常有保障的,玩家们可以放心充值,大胆游戏,不过时间不等人活动截止时间已经慢慢接近尾声,还没参与的小伙伴可不要错失良机啊。

看来在莫家这几年,她被调教得不错。 

乔诺看陆云铮的眉头一直都是皱着的,心里不免有些担心,生怕他待会儿不知怎么的又会冲着自己发脾气。 

不过好在他没有,虽然看起来像是有什么事情让他不高兴的样子,却也没有说什么,乔诺便也放心下来,坐下来开始吃东西。 

吃饭的时候,乔诺是有些庆幸的,幸好自己今天多做了点菜,否则陆云铮来了就不够了。 

正好,待会儿她可以跟他提一下,让自己多去陆宅陪景禹的事情…… 

正在想着,乔诺耳边却突然传来了陆云铮的声音:“你在街上碰到杜然了?” 

听见这话,乔诺愣了愣,却还是很快就反应过来陆云铮说的是前两天的事。 

她没有回答,只是反问道:“夏橘告诉你的?” 

陆云铮本来就没有要帮夏橘瞒着的意思,所以也就没有否认,而是又问:“听说,你还差点儿被杜然给羞辱了?” 

乔诺埋着头安静的喝汤,没有说话。 

是啊,她确实差点儿就被羞辱了,如果不是夏橘在的话,那那天的场面一定会很难看的。 

见乔诺没有要回答自己的意思,陆云铮突然觉得没有了胃口,把筷子重重的往餐桌上一拍,冷声道:“我在学校已经告诉了那么多人我们在交往,现在整个A市都知道你是我的女人,你却让杜然在大街上公然羞辱你,怎么,你是想丢我的脸?” 

感觉到陆云铮话里的冷意,乔诺手上的动作,倏地顿住。 

她没有这个意思的,她当时只是因为在莫家待的时间有点儿久了,所以一时之间忘记了反抗,才会那样的。 

可是,陆云铮却不管这么多。 

见乔诺低着头不说话的模样,陆云铮胸腔里的那股火气,越来越旺。 

拉住乔诺的手,猛地一扯,陆云铮轻而易举的就把她从椅子上拉了起来。 

手里的筷子掉到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乔诺有些惊慌的看着陆云铮,眼神里满是无措。 

看着乔诺这么无辜的样子,陆云铮心里的火气更甚:“看来莫家倒是很会调教,你现在居然这么乖顺了?嗯?” 

再次听陆云铮提起莫家,乔诺不由的又想起了莫少司,还有这几年自己过的日子。 

自己嫁给莫少司那两年多,一直都本本分分,可是在莫家母子的眼里,她却只不过是一个可以利用的工具而已。 

这些事情陆云铮明明都知道,可是却偏偏要三番五次的提起,他这是故意的想要羞辱自己吗? 

“陆云铮,你觉得莫家把我教乖了,是吗?”乔诺的眼底,有了一层氤氲的水汽,就那么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所以,你觉得你怎么对我,都无所谓了,是吗?” 

陆云铮手上的力道,在微微的加大。 

她哭了,她这是觉得委屈?觉得自己在侮辱她? 

既然这样,那她为什么不反抗?在自己面前的时候是这样,在杜然面前的时候是这样,甚至在唐心怡的面前,她也是这个样子! 

把乔诺往旁边一带,陆云铮欺身压在她身上,一双黑曜石般的眸子,却像是要冒出火来似的:“难道不是吗?乔诺,你还以为你是几年前的乔诺?” 

说着,陆云铮就啃上了乔诺白嫩的脖颈。 

乔诺那隐忍的眼泪,终于还是掉了下来。 

是啊,她跟以前毕竟不一样了。 

可是,难道就因为她结了一次婚,就因为她离婚了,就因为乔家的生意倒了,所以所有人就都能欺负自己了吗? 

“陆云铮!”乔诺突然怒吼了一声,猛地把男人从自己的身上推开。 

她的力气跟陆云铮比起来,本就相差悬殊,因此把陆云铮推开的这一下,已经耗尽了她所有的力气,此刻,她人就那么倚着墙,慢慢的滑落下去,最终蹲在了角落里。 

她的双臂抱着自己的身体,看起来像是要进行自我保护,她那一双带泪的眼睛,就那么看着陆云铮。 

看到乔诺这样的眼神,陆云铮心底的怒气终于减少了一些,但是脸色却半点儿也没有好转。 

他弯身,就那么看着乔诺,扯着嘴角,俊朗的脸上,笑容却像是魔鬼一般:“怎么?你想拒绝我?你别忘了,你现在只不过是我的情妇而已,没有地位,没有能公之于人前的地位!就凭你,你拿什么拒绝我?” 

拉着乔诺的手腕,陆云铮就像是拎小鸡似的,轻而易举的就把她从地上提了起来:“乔诺,让我告诉你,你现在对我来说,只不过是一个玩物,对于其他人来说,你只不过是一个笑话,甚至在你自己的儿子面前,你也只不过是一个家教老师而已!” 

乔诺的贝齿,用力的咬着自己的下唇,原本红润的唇,在这一刻都被咬成了青色。 

玩物! 

笑话! 

家庭老师! 

陆云铮……他根本就没有把她放在眼里过…… 

她早就该知道的,早就该知道,自从三年前,他离开的时候,他们之间,就回不去了…… 

“是,我是一个笑话,是你的玩物,是景禹的家庭老师,仅此而已!”乔诺止住眸中的泪,仰头看着面前这个比自己高出了一个头的男人,看着那张让自己无比痴迷的脸,口中说出来的话,却是冰冷到了极致:“但是,陆云铮,你现在在干什么?在我这么一个玩物面前找优越感吗?这样的你,又比我高级多少?” 

乔诺说话的声音不大,但是却每一个字,都像是针扎一样落在陆云铮的心上。 

那些话,原本就是陆云铮先说出来的,但是现在听着乔诺逐字逐句的重复,他却又觉得心里撕疼得厉害。 

眯了眯眼睛,陆云铮转身,离开了别墅。 

上车以后,他整个人就仰坐在真皮座椅上,闭上了眼睛,回想起了刚才在饭厅里的一幕幕。 

他真是疯了,乔诺连他们的孩子都不要,连他们的过去都不要了,他又何必花费这么大的精力,帮她找回以前那个自己? 

就算她在外面,真的被人欺凌到死,跟他又有什么关系? 

曾经,这不就是他盼望的吗?那个女人,她背弃了和自己的誓言,背弃了他们之间的一切,甚至在自己离开之后,就义无反顾的嫁给了另外一个男人! 

然而即便这样,他终究还是舍不得看着她受苦…… 

终究还是给了她钱,给她安排了住处,在她受委屈的时候,不顾后果的要挺身而出! 

疯了,真是疯了! 

周云看陆云铮没有要说话的意思,又看现在时间已经不早了,便没有多问,直接把陆云铮送回了他自己的住所。 

陆云铮回家的时候,景禹一个人趴在客厅的沙发上,无聊的堆着积木。 

看到陆景禹,陆云铮那被大手握了一路一般的心,才终于的感觉到了一丝轻松。 

这是一个可怜的孩子,如果不是当初唐诗怡把他带来自己的身边,那他根本就不会知道,原来乔诺居然那么狠心,连自己的孩子都忍心抛弃。 

如果不是唐诗怡,那陆景禹现在还不知道在哪儿…… 

或许是察觉到了什么,陆景禹仰起头来往玄关处看了一眼,看到陆云铮以后,声音清冽的喊了声“爸爸”,然后就又低下头去继续堆积木了。 

陆景禹虽然只有三岁,但是心智却十分成熟,这也是让陆云铮比较欣慰的地方。 

走到陆景禹身边坐下,陆云铮问:“吃饭没有?” 

陆景禹没有说话,只是摇了摇头。 

陆云铮的眉心,微微的皱了起来:“为什么不吃饭?” 

陆景禹还是没有说话,跟刚才不同的是,这一次他连摇头的动作都没有了。 

陆云铮无奈,只好把询问的视线,转向了站在旁边的季叔。 

季叔是陆家的老管家了,也算是看着陆云铮长大的,所以对于陆云铮,他自然是十分了解的。 

看到陆云铮的眼神,季叔马上回答道:“昨天傍晚乔老师走了以后,小少爷就一直有些闷闷不乐的。” 

这下,陆云铮算是明白了,陆景禹这是想乔诺了? 

明明只跟他说了是一个老师而已,他就这么喜欢,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母子天性吗? 

陆云铮还没有说话,也没有想好应该怎么安排,楼梯上突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然后就是唐心怡的声音:“姐夫,你回来了啊?” 

说话间,唐心怡已经来到了沙发前,在景禹的另一边坐了下来。 

她喜欢这个位置,觉得这样像极了一家三口。 

摸了摸景禹的脑袋,唐心怡对着陆云铮递上了一抹笑容:“姐夫,你回来了正好,我们吃饭吧。” 

说着,唐心怡又看向了季叔:“季叔,开饭。” 

季叔并没有觉得这样的安排有什么问题,但是她才刚刚转身,马上就听到了陆云铮的声音:“把景禹的饭菜拿过来。” 

虽然不知道陆云铮这样的安排有什么目的,但是季叔却还是照做了。 

    等季叔拿过来了景禹的饭菜,陆云铮便自己拿了碗和勺子,把饭菜递到了景禹的嘴边。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