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切的高端

今天第一次在一篇文章中看到“亲切的高端”这个词,是新京报记者在专访易中天老师,易老的一句回答:我不是通俗,是亲切的高端。他说《中华史》不是通俗读物,也不是大众读物,它是一个高端产品。高端不等于拒人于千里之外,高端可以亲切,关键是你不能端架子。文章中理解的“亲切的高端”就是不流俗、不通俗、不死扛的通透和智慧。

文章用了一句很贴切的比喻,普通玩家选择标准配置,高端玩家选择自定义配置,女人想要过什么样的生活关键是看你是普通玩家还是高端玩家。要先看看自己有什么才能要求别人有什么,哪怕是自己没有的要够努力才能和对方的步调一致,那种势力均衡的感情才是我们所需要的,才够踏实。我有个朋友在一所中学当老师,是聘用制的,在她学校有个人喜欢她,也是个老师,可她一直说对那个男老师没什么感觉。于是我问她,你感觉男老师哪里让你不满意,工作还是性格?她说:整天,没有特别满意的地方,也没有特别不满意的地方。只能说凑活。我又问她,男老师做到什么程度才能是你满意?她说考上公务员或者教师编制。或许当男老师考上之后他可能又想选择和水平差不多的女朋友。像我这个朋友的想法或许我们每个人都有过,人无完人,都去想要求对方做到什么什么才满意,可很少去想自己对别人要求的自己有吗?能做到吗?只想让别人努力而自己原地踏步,这或许是一种自私也是一种不合理的要求。最理想的也是最现实的就是两个人一起变的更好。就好比我有一百块钱,我就不奢望过二百钱档次的生活。我把这一百块钱花的物有所值,也是最亲切的高端。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