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的记忆之矿石收音机

   矿石收音机是最简单的收音机,我小时候,应该是1970年前后,有一天,我大哥花一角多钱,或是几角线买了一个矿石收音机。刚拿回家时,我们都不相信这是个收音机,它看起来象个小药瓶,瓶盖可以旋转,瓶盖上连着一个很细的金属丝,金属丝抵在瓶底的一小块矿石上,瓶盖一转,金属丝就抵在矿石不同的位置上,这种收音机就是通过旋转瓶盖来调台的。

图片发自简书App

   拉天线的工作用了很长的时间,大哥也忙了满头大汗,天线拉完后,他把耳机戴在耳朵上,开始调台了。“来了”大哥很激动,他学着播音员的声音,显然他听到了声音。我们几个马上抢着听,于是,从我开始,我三哥、我二哥等人开始轮班听了起来,无论谁听,都要把播音员的声音学出来,表示自己是真听到了。我们不满足于只是听,也想调调台,但大哥不让,怕弄坏了,所以调台的工作都是他来完成的。但他不在家的时候,我们还是要偷偷调一调的。

   我们哥几个听着矿石收音机里的新闻、样板戏和别的革命歌曲,开始了将矿石收音机升级的幻想。

“到时候,咱家买个大收音机,象柜子那么大。”嘴说是到时候,心里也不知道是啥时候。

“到时候,咱家买个收音机,能收一百个台”

“到时候,咱家买个收音机能放唱片的”

“到时候,咱家买个电视机,能放电影,咱们就躺炕上看电影”

最后一句是大哥说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