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我送你回家~

图片来源于网络

01

我说:“做我女朋友吧!”

阿欣坐在我的对面,眼神闪烁,看着窗外的车流和人群。手里不停的用吸管搅动着没喝完的饮料。她的表情极不自然,我相信,那不是反感,而是犹豫。

今天,是我们认识的第二个月。

上午,我带她去爬山,在跨过山间小涧的时候,她一头冲进了我的怀里,在我们肢体接触的那一刻,我的心跳加快了好多,手指向触电般的往后一缩,她害羞起来,将我一把推开。

下午,我带她去江边吹风,我们租了一辆单车,带着她沿着江边骑去,我转过身,落幕的夕阳在江上洒下一片金黄,也洒在她飞扬的头发上。我猛捏刹车,她的头和身体由于惯性主动贴在我的后背。她用力在我腰上掐了一下,我呵呵的坏笑个不停。

晚上,我骑着摩托车带她来到了这家餐厅。因为玩的很累很饿,所以我们吃的很尽兴。当我说出了那句话以后,空气沉默了。阿欣回避着我的请求,望着窗外思考良久,然后转过头看着我,默默的说:

“天黑了!”

我明白她的意思,这事儿有戏!

我立刻说:“我送你回家!”

02

夏天的夜,骑摩托车沿着柏油路兜风是一件很爽的事情,何况后面载着一位美女。她家离小城有二十多公里,骑车要花四十多分钟。尽管我极力放慢速度,让这样的状态更久一点,但时间还是过得太快了。

“就送到这里吧,我爸快要下班了,怕被他看见。”

想想那时的我可真傻。

“我的事儿有戏吗?”

我问了一句煞风景的话。她腼腆一笑,声音软软的:

“回家注意安全!”

我目送她走到路的转角,她的运动装很阳光,身材好漂亮。在夜深人静里,我开始有了一丝不舍,久久不愿离开,这大概就是恋爱了吧。

那一年的冬天,毕业论文答辩后,我提早回家,爸妈在外地打工,家里没人。阿欣正上了半年大学,也放了寒假。我提议来我家里吃火锅,她开始是拒绝的,最后我说难得见面呆在一起,就听了我的吧!那个冬天特别寒冷,天下着雨,我们相约小城里。

拐进一条肮脏的小巷子,走进菜市场,一起挑着食材。买一条鱼、两个番茄、三颗小白菜,今晚我们做番茄鱼。然后又来到超市,买了一堆她爱吃的零食和啤酒放进摩托车的后箱里。

我让她钻进雨衣,然后将头盔戴在她的头上。

她说:“你冷不冷?”

我说:“冷,但心里暖和!”

她嘿嘿一笑,从身后将我搂住,在寒风瑟瑟的冬天,我向家里骑去。

到了晚上,油烟萦绕在房子里,呛的眼泪直流,我们举起啤酒干杯,然后看着锅里热腾腾的鱼,一跳一跳的。

“阿欣,快尝尝我的手艺,只为你做哟~”

阿欣翻了一个白眼:“切!第一次做就第一次做。”

我笑嘻嘻的将一块鱼夹到她的碗里。

她打趣着说“以身试毒,吃坏肚子就赖着你了~”

“还怕你不赖呢!”说着又夹了一块放进她的碗里。

窗子的玻璃上蒙上了一层水雾,外面突然飘起了雪,窗外的空气冷冷的,我们吃的身子暖暖的、喝的脸蛋红红的。

03

吃完火锅,阿欣突然一脸嫌弃,“你闻闻我头发~”

我凑过去一闻,头发上沾满了火锅味。阿欣是的爱干净的女孩儿,她坏笑的看着我说:

“你看怎么办?”

“那…我帮你洗呗!”

我们收拾了锅碗,烧了开水来跟她洗头发。她低着头,我用毛巾沾上热水浇在头发上,水流滑过她的耳朵滴滴答答流进盆子里。我挤出洗发水,手指在她的头皮与头发间穿梭。

“你轻点儿,一点都不温柔。一看就没经验……”

“有经验还得了?”我坏笑着。

用清水清一清她的头发然后擦干。因为外面温度太低,我把洗手间的门关了起来。用吹风对着她的头发一吹,洗发水的香味弥漫整个洗手间,飘进我的鼻子里,那个味道好迷人,空气里充满了诱惑。

阿欣突然说:“头发吹干了,就送我回家!”

我打开窗子,一阵冷风吹得我直打哆嗦。看着外面的雪已经下了一寸厚,在黑夜里发着亮光。

我便轻声在她耳边说:“外面温度太低了,要不…今天…就在这里吧!”

阿欣迟疑了一下,想着今天来的时候,我抱着通红的双手在取暖器前烤了老半天,也不太忍心让我送。但是我家到她家,三十多公里。大晚上,汽车早就停运,实在回去不了了。阿欣不说话就表示同意了。

她说:“我先跟我妈发条短信”:“妈,今天在女同学家里玩,现在下雪,太晚没车了,我明天下午回家!”

阿欣是个好女孩,家里人管的严,尽管她已经18岁了。她平时撒谎,说话就会结巴,所以她不敢打电话。

我用梳子梳着她的头发,亲昵的和她打情骂俏。呼吸的气流打在她的脖颈,慢慢的,变得急促,气流飘进了她的耳朵,阿欣的耳根红了起来,不知是羞涩还是酒喝的多,说不出来话。我从身后抱着她,身子一阵颤抖,闭上眼睛,我便吻了上去。

我的心跳加速了,身体像触电般的战栗,我的手变得不由自主,将阿欣放在我的枕边,关上灯,解开了她的衣。窗外的雪簌簌飘落,取暖器发出温热的红光映照在天花板上。在这个寒冷的冬天,床上的两个灵魂开始燥热起来。

夜里,我问阿欣:“毕业了去哪里?有什么打算。”

阿欣娇羞的说:“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我犹豫了一会儿说道:“等你毕业,我们就去大城市吧!”

阿欣坚定的说:“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她依偎在我的怀里,我将头埋进她的头发,闻着发香,安然睡去了。

04

过年以后,因为阿欣,我没有选择去外地,而是在她上学不远的城市找了一份工作,自己也开始租房子住。我们见面的日子没有那么多。

我试探性的问“我上班后,你会来看我吗?”

她很坚定的回答“我一定来!”

但分离容易相逢难,虽说隔的不远,一两百公里,但异地恋还是极其痛苦,总有那么多的意外牵绊住了脚步。所以我们把每一次的见面都看得很重要。因上一次的鱼水之欢,我的欲望就像染上毒品一样强烈,我就一直盼望着她早早来。

有一天周五,她终于决定来看我,也顺便来我的城市看看她的好姐妹,她的好姐妹在这里上大学。到的那天火车晚点两小时,她在出发的火车站一度想说今天不来了,第二天再来。但最后在我的苦苦哀求下,还是决定多等等。

她给我带来了一盆绿植,放在我开门即入室的床头柜上。

她看着绿植说“怕你寂寞,给你增添点绿意。”

她很累了,我搂着她的腰,贴上她的唇。

“你来了我才不寂寞。”

05

男女之事,皆是俗事。一旦冲破了身体这道最后的围墙,感情就容易变得俗不可耐。小小的床,它就像一张偌大的网,将欲望、贪婪网在身旁。但阿欣是个有分寸的好女孩,她绝不希望一段感情变成身体的满足,有时她抗拒,有时她若有所思。

第二天,因为起来的晚,我和阿欣在街上随便逛了一下,然后她就去找她的好姐妹。晚上,阿欣给我打来电话。

她压着声音:“亲爱的,我今晚就不回来了,我睡在闺蜜这里。明天早上我们去找你,一起去划船,今晚好好睡觉。”

我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想争取她能在我这里来:

“你不回来,我怎么睡得着觉?

她声音很小,似乎在躲闪着什么:

“嘘!好好睡,我现在......走也走不开了......何况,我昨天陪你一天,今天陪闺蜜一天。别闹了!”。

我不放弃:“那你把电话给你闺蜜,我跟她说两句”

“千万不要......”阿欣支吾着。

我已经有点不耐烦了,便加重口气:

“那你就下来,我在宿舍楼下等你。”

说着我就出发前往她好姐妹的学校。

“你固执什么?你怎么这么难说通?”阿欣以同样的口气回绝了我,便挂了电话。

我显然已经有点生气,不知道气从哪里来。不一会儿,阿欣的电话就打过来了。我刚接通,就对着手机气冲冲的说:

“你今晚一定要回来!”

电话那头却发出了一个陌生女孩的声音,质问的口气:

“回哪儿啊?阿欣大晚上去你那儿合适吗?”

我回绝:

“我是她男朋友,有什么不合适的?又不是第一次来......”

那个陌生女孩强硬的说:

“听你的意思是阿欣经常去你那里过夜?她跟我说她今天才来,一听语气不对,就知道有问题。她都因为你开始撒谎了,以前从不这样……今天她必须在我这儿!”然后挂断了电话。

3分钟后,阿欣给我发来短信:

“亲爱的,我跟你说好话,你今天回去,我们明天一起去玩,我去叫你起床!”

她姐妹的强势,和阿欣的纵容形成鲜明的对比,更加助长了我要爆发的火焰。我冷冷的发去几个字:

“你今天必须回来!”态度很强硬。

发完短信以后,我坐在宿舍楼下的台阶上,嘴里悻悻念叨:

“她一定会下来的!”

但却一直看不到人影,也没收到消息,一阵恐惧袭上心头。怕什么呢?怕争吵?怕得罪闺蜜?怕明天没有好心情?还是……

过了良久,阿欣回了短信:

“你在坚持什么?你怎么这样?我从来就没有告诉任何人,我和你同居过,你这样和我闺蜜说,合适吗?我和她从小玩到大,爸妈都互相认识,我为你向我妈第一次撒谎,向她第二次撒谎。你有没有替我想过?你太自私了~”

等看完短信,回过神来的时候,我才意识到犯了多大的错误。我像是在争取着什么,飞快的在手机上打字,像短跑选手冲刺百米的速度:

“我错了,明天过来等……”

叮咚,又一阵手机短信的提醒响起,我像预料到了什么一样,越来越怕看里面的内容,五个大字摆在我面前:

“我们分手吧!”

一阵晴天霹雳。我像是做错了事情的孩子,去向妈妈承认错误,以为快一点就能求得宽恕。我马上拨了阿欣的电话: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我拨打了第二次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我拨打了十一次,相信总有一次她会接通。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一切都结束了吗?就像做梦一样。我走出学校,走到街上,一直在回想今天自己荒唐的举动,难得糊涂啊!越想越觉得自己真可恨、真可悲、真可怜、真丑……我像是被欲望的黑手死死缠绕,不得动弹,连呼吸也困难。

06

这一切真的结束了。人生如果有两次宿醉,一次是在结婚当晚,一次就是在今晚。我从口袋里摸出三十块钱,去便利店买了七罐啤酒。我提着酒袋子,走到夜晚的江滩。人生需要宿醉,醉了人才清醒。

第二天,我像是出门赶集的老大爷,一早守在了宿舍楼下,等待她的出现。也不知道具体是哪一栋,就看着一张张生涩的面孔从我的身旁经过,她们脸上洋溢着笑容。等一个小时换一栋楼继续等。五个小时以后,我放弃了,也不清楚她从哪里走了。

浪漫总是短暂的,痛苦总是漫长的。周一白天上班,我晚上抽烟喝酒;周二白天上班,我晚上喝酒抽烟,对,我从不抽烟。周三周四周五……还是杳无音讯。阿欣的电话开了机,但永远打不通。我彻底绝望了,强忍了一周的泪水喷薄而出,胡乱的骂骂咧咧,往事像幻灯片一样在脑海切换。

07

男儿有泪不轻弹,那就来个最后的了断。

我买了一张去她学校的火车票,到她宿舍楼下发短信、打电话。所有的尝试都是希望,而所有的平静都是绝望。三个小时以后,最终“希望”获得了眷顾,她答应下来见我,但强调了,这是最后一次。

当我转身看着阿欣从宿舍走出来,她换了新发型:收起了整齐的刘海,将额头露了出来,大卷的头发垂在脸蛋两侧,少了几分学生气,她今天穿着碎花裙踩着高跟鞋真是漂亮,她的皮肤好白,看起来妩媚极了。她好像一下成熟了五岁。

“阿欣,我错了,我从未意识到自己错的这么严重……只要我们不分手,你要我怎么都可以。”

我就站在那里,带着哭腔絮絮的说。此刻我的嘴脸,真丑!

她说:“没吃饭吧?走,出去吃饭,吃完你回家!”

当初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她也是这样,确定的答案,从来不说明、说透。她带我去吃麻辣烫,只是看着我吃,自己不点。表情淡漠的她反倒催生了我的眼泪,但我这次忍着千万不能流。吃完饭以后,她看着我的脸,说:

“你瘦了,黑了,别折磨自己了。”

我不说话,听着她继续说“你送我回去吧!”

说完她就往学校方向走去。我跟在她的背后,想去牵着她的手,但我知道这一切都不会再有了。

我们没有直接回到学校,而是沿着街道走,走过了公园、走过了江边、走过了商场、走过了电影院......从太阳快落的时候,走到霓虹闪烁,像是在做最后的纪念,最后走回学校……

阿欣新做的头发挑染了一小撮亚麻色,在风中飘扬,卷卷的,很美。她今天喷了淡淡的香水。她穿的碎花裙很惹眼,是的,她真的成熟了五岁。

08

我似乎明白了:我们的恋爱从那个飘雪的夜,她向妈妈撒谎的那一刻、从我没将她送回家开始,就已经随着我的欲望而死了。我怀念那个夏天的晚上,骑着摩托车送她回家的镜头:她那远去的背影和我在背后依依不舍的样子……那才是我真正的恋爱时光啊!

隔宿舍还有一段距离,我识趣的说“就到这里吧,不能再送你了,再见!”

这句话让她伪装的坚强一下被击垮,她身体颤抖着,哭着说:

“对你以后的女朋友好一点,无论多远,天黑了就送她回家!”

她转过身,我像当年一样:看着一头乌黑亮丽的头发,看着这个腰肢纤纤的女孩子往远处走去,既熟悉又陌生的背影在灯光下拉的老长,直到与寂寞的夜融为一体,消失的无影无踪。而且,永远的消失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