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言

任潇有些慌乱的顺了顺头发,没想到,时隔十年,她们还会再相见,而且是在大年初一这个喜庆的日子里,周围大人们乐呵呵的唠家常掩盖了任潇对上周宇航眼神时慌乱的目光。

两个孩子并没有一句交流,但在大人的询问关心中也知道了个大概。周宇航研究生毕业工作了两年多了,竟然和任潇的大学在同一所城市。

老邻居重回老家过年,从前的习俗可没有变。任潇端着自家的炖肉,敲开了周宇航家的门。就像十年前那样,两家一有好吃的就让孩子过来送,你来我往,谁都不吃亏,关系也维持地好。

周宇航接过任潇的炖肉,低头看着任潇,也不离开,也不说话。任潇害羞不敢抬头,明明小时候玩的那么好,怎么长大就害羞了呢?可能是周宇航小时候一直说要做任潇的小男友,可能是十年前那个小男孩握着任潇的手说,回来就来娶你?但是小孩的话怎么能相信呢?童言无忌嘛!

正想着的空当,突然感觉前面的刘海被人挑了一下,周宇航笑吟吟地对她说:“萧萧,你真是一点没变!”

任潇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急匆匆地跑回了家,胡说,我明明变好看了!

夜晚,烟花开始绽放,任潇跑出院子,着迷地欣赏着,正痴痴地看着烟花,却感觉烟花丛中好似走出了一个人,周宇航走了出来,看着任潇微微一笑,弯下腰,轻轻在任潇耳边说,“傻瓜,我回来娶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