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树繁花

最近一个月,对于这棵树有了深入的发现。

实际上,这棵树一直都在,春夏秋冬,风霜雨雪,花开花落。只是平时,脚步匆匆,视线也总是匆匆,偶尔落在树上,心也未至。

往年,也会看到它,开头和结尾都是一树繁花的一瞬。

今年,当如此频繁地走过时,看到的也有了不一样。

先是满树花苞。那天,阴雨。空气里不只潮湿,还很冷,是春已至、但冬仍未走远的时节。春天生发的能量已经在蓄积,只是总是缺了一份催开的暖意。

图片发自简书App

旁边的花也打了很多花骨朵,有些已经盛放。

图片发自简书App

冬的末梢,对于颜色总是格外欣喜。红和白,让阴雨天有了精神。

一周之后,满树繁花。约好了一样,齐齐地全然绽放,热烈、灿烂、毫无保留,像是春的使者,宣告着一个明媚季节的到来,又像是春的闺蜜,带着最诚意的礼物,款款相伴而来。

那天,天色柔蓝,阳光明亮,成了这树繁花最好看的背景。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也就一场肆意的风和一场配套的雨,花事荼蘼。

在这个陈旧的院子里,这些枯黄色其实还是很有味道的。只是,和上一周的满目粲然相比,显得残败凋零。枝头上的花并未落尽,醇厚的白渐次退场,慢慢化作春泥。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一天,去乡下午饭。油菜花热热闹闹地开了,篱笆墙下,菜园一侧,金黄和阳光俨然一色,在春的始发处促膝相谈。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还有,小区里的迎春花,叶子萌出新绿,花一朵一朵地在晨风里刷屏;窗台上的仙人球花如约而至,这是从冬末就酝酿的花,绽放出一朵橙黄色。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再过一周,玉兰的花已落尽。一树白,经过枯黄的过渡,呈现出一树新绿。这些叶,小小的,一点一点把绿色烘托出来。天又回到阴沉,但寒意已褪,春天的绿在繁花尽头斯斯然前来。

图片发自简书App

新城的樱花林到了属于它的时节,或许还有海棠。

那天阳光很好,天也蓝,满树满树的花正开着。有孩子在花林里欢蹦;赏花的人也多,有把自己放在春天里,花林成了最美的背景;也有相携走过,落英缤纷。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今天,再走过这棵树,不禁又驻足。

上周的绿像画纸上调好的颜料,慢慢渲染开来,小小的绿色成了成片的绿意,在这么暖的一天,生机勃勃。

图片发自简书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