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晶两次高考被顶替:被偷走的人生,怎样才能找回来?

文/雷艺甜

原创文章,禁止复制。

“她盗用了我的名字,读了我悬梁刺股才得以考上的大学,从事着我梦寐以求的安稳工作,嫁给了我想都不敢想的优质男青年。

我奋斗了二十年,终于让她过上了我想要的生活。

而我自己呢,名字被复制,学籍被顶替,尝尽了世间冷暖,历经了坎坷磨难,但还是要被遗忘被埋没被打压,好像我才是那个假的。

我和她,谁才是真正见不得光的存在?

1

据《新京报》:近日,有媒体统计检索发现,2018年-2019年,山东高等学历数据清查工作中有14所高校曾公示清查结果,242人涉嫌冒名顶替入学。冒名顶替者获得学历时间为2002年至2009年。

记者了解到,清查结果已通知涉事学生,未收到异议反馈。学校不掌握被冒名顶替者的联系方式,没有与其取得联系。

涉事的14所高校中,甚至包括中国海洋大学这种知名985,被暗箱操控改写命运,荒诞得像张艺谋的电影《影》,影子要为真身出生入死,影子不配拥有自己的人生。

苟晶说,她和班主任女儿的长相有五分以上的相似,可能正是因为这份相似,让班主任早就盯上了她,细思极恐,这可比《甄嬛传》里的“菀菀类卿”变态多了。

1997年高考,学习成绩名列前茅的苟晶落榜了,班主任的女儿顶替苟晶去北京读了大学。被蒙在鼓里的苟晶还以为是自己发挥失常,家境贫寒的她不甘心就此放弃,还是顶着巨大的压力复读了。

1998年高考前的模拟考试,苟晶的成绩在全区是第四名。但戏剧性的一幕又出现了,她再一次落榜了,高考成绩她是班里最后一名,连个大专都没考上。

更诡异的事情是,没有填报志愿的她,却被湖北黄冈的一所野鸡大学录取了,说是大学,但其实只是一座位置偏僻荒凉又学不到东西的中专。班里大部分同学都和苟晶一样来自山东,一样没报考这所学校。

“他们像是被某种神秘力量踢到了这个不起眼的角落里。”

2

因为这个野鸡大学太烂,苟晶不想继续浪费金钱和精力,读了一年多就退学打工去了。

因为学历只有高中,苟晶不得不做了很久没什么技术含量的杂活儿,直到后来电商兴起,她才算真正找到了自己的事业。

班主任由于良心不安,多次跟学生打听苟晶的生活现状,2003年还曾经给苟晶写了一封道歉信,信里说:“我女儿没有你聪慧,无奈让她顶替你。”

忍不住想嘲讽一句:“你失去的是学历,我女儿失去的可是脑子啊。”

苟晶最近再次站出来发声,不是要道歉,而是要一个真相,她参加的第二次高考,究竟是不是假的,还是成绩又被再次顶替了。

一团团迷雾,时隔20多年依然混沌,那所野鸡大学里的同学们又都是怎么回事,是不是都是高考顶替事件里的受害者?

极大的可能是:“从苟晶班主任女儿顶替的那一刻起,她已经注定不能再考大学了。因为她的档案已经被调走,班主任邱老师,就跟耍猴一样看她辛辛苦苦再读一年。

这个败类给苟晶营造了一个希望,但这个希望从一开始就是虚假的。大家知道高三有多辛苦,尤其复读一年那是什么生活,班主任却在一边看哈哈。

第二年她也上不了任何正规学校,只能把她发配到不要档案的野鸡学校。”

班主任为了让苟晶“闭嘴”,多次找上门来,先是用金钱诱惑,后又用亲友家孩子要高考了来威胁,苟晶说:“我已皈依佛门,看淡生死。”

这次,她终于铁了心想要一个答案。

3

父亲含恨离世,妹妹为了姐姐苟晶能继续上学主动退学去打工,对大学的执念成为了她最大的遗憾,就连买房子也要买在大学附近。

苟晶失去的不只有学历,还有她和家人本该顺风顺水美满安稳的人生。

苟晶们被偷走的人生,怎样才能找回来?

被查出来的顶替者仅仅是做了注销学历和学籍的处罚,而那些被顶替者们呢?因为联系不上,就不管不问;因为没有先例,被顶替者陈春秀多年后想重新入学,却被大学拒绝。

他们最好的青春里,永远残缺了一大块;他们往后的人生里,注定多了更多的艰难。

那些被顶替的学生,几乎都是家境贫寒的农家孩子,他们没背景,没脾气,考不上大学也只会责怪自己,家里没条件再支持他们复读,最容易搞这种拿走学籍的戏码。

苟晶说,高考后有一段时间,家人要随时看着她,怕她想不开自杀。

我在想,假如我复读一年平时测试都能考前几名,到了高考却仍连个大专都考不上,我觉得我会崩溃。

会极度怀疑自己的能力和命运,可能就此自暴自弃,也可能从此郁郁寡欢,毕竟在那个年纪,我的抗压能力就那么大,禁不住两次同样的捉弄。

所以听说有的被顶替者疯了,还有的心里只剩下了“报复”这一个念想。

苟晶说:“我的家乡山东像个病人。生病了就应该去医治,找到症结去改善,这样家乡才能健康发展。”

但这条追寻真相的路途,依然遥远漫长。

4

在这个弱肉强食的社会里,或者总是会有这样那样的不公,人生被偷走的那一刻,苟晶也绝望过。

但她又足够强大,靠自己的能力打拼出了出色的事业,而那个顶替她读大学的女孩,在学校做着普通的后勤工作,挣得不如苟晶多,全方面被苟晶碾压着。

学历,除了那一纸文凭,更多的是一个人学习的能力。苟晶没了那张纸,依旧可以扳回命运的这一局,但她过得好,不代表不需要去计较被伤害的经历。

那些成绩还不如苟晶的高中同学,有的读了博士,有的当了教授,有的当了局长,如果没有冒名顶替事件,苟晶应该也能一步步走上差不多的职业生涯,不用白白受那十几年二十几年没有学历的苦。

我由衷敬佩苟晶,她没有因为两次落榜就消极堕落,没有因此活成无知狼狈的乡下妇女的样子,没有因怨恨而变得极端危险,她依然努力上进,阳光炽热。

她靠自己的坚韧,寻找着被偷走的人生。没有学历加持,她仍然走到了属于自己的轨道上,这是多么难能可贵的事情。

但被顶替的芸芸众生里,苟晶才是凤毛麟角,更多的人寂寂无名,错过了最好的人生,可能现在他们还不知道自己当年的高考成绩被人盗走了,于是傻傻怨恨了自己几十年。

高考,本该是我们普通人改变命运最公平的机会,如果连高考都可以替代可以顶替,还有什么值得去相信?

直到现在,针对高考顶替事件,仍然没有出台明确的弥补措施,事实上,也无法真正去弥补,因为青春、勇气、信任,这些东西都是无价的,一旦失去,就很难再重来。

但我们仍然在等待一个真相。

作者简介:雷艺甜,985大学工科女,简书优秀创作者。我知道你会来,所以我愿意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