纷乱思绪以及大妈晚成

带头头出来吃午餐,写作业。

我昨天欠这人一顿萨莉亚,今天中午补上。等待送餐的过程中,我和头头分享自由书写,分享我写的东西。他表示《我的结魄灯》里面的图片拍的挺好。

说是中午饭,但已经2:11了。他叫了三份东西,不知道这人是怎么能吃这么多的,比较让我无语的是他吃我做的饭就吃的很少。

坚决不给面子,从不迁就我做的饭,宁肯饿着也不吃我做的不好吃的饭的儿子也没有培养我做饭的热情,实在是缺少母爱啊。

我觉得头头长的像三生三世里面白浅上神家里的迷谷。最喜欢的台词是——对,就是回报!

这句台词,头头也喜欢。

头头想要在星巴克写作业,但星巴克现在和菜场的喧闹程度是一样的,星巴克是个高谈阔论,大声喧哗的地方,实在是生意太好了。星巴克的喧闹继续进行,抱孩子的妈妈声音一直高亢,小宝贝儿还在她怀里睡着。

今天的就是记录自己的纷乱思绪吧。

“每天都胡思乱想些什么呢?”

“你想啥呢?”

我会听到这样的让人反感的话,是真心反感。我是真的会胡思乱想,乱糟糟的没有用的想法很多。

对面那个人的裙子把她的胳膊下面的肉夹起来一块,我基本上不敢这么穿,因为觉得太难看了,太暴露缺点了。呃……

对面的三个女生都割了双眼皮,都画了妆。她们看起来是大学生,或许研究生,又或者是在职的读MBA,EMBA啥的人。

我没割双眼皮,没化妆,年老个十几二十岁的样子,不讲牌子,身上贵的东西没有,硬算的话是裤子,但其实也看不出多好。我就是传说中的“好东西给用都看不出来”的那种人。对我来说,最好的形容词是真实,真诚,朴素!有人曾经送我几个字勉励我不断成长——璞经雕琢方为玉。我现在还雕着呢。

这么记录胡思乱想也挺有意思的。

我的儿子是个拖死人的拖拉癌患者,我们从1:30出来,现在是3:20,他吃了饭,并且写了一咪咪作业。现在他第二次去调他的饮品了。

我想揍他,对他大吼,让他知道我的心的滴血,我的期待和努力看来他没有放在心上,他应该管游戏和享乐叫妈!然而这些我都没有做。拿个高标准严要求直接对孩子说一遍也好,吼一遍也罢都不是教育!

我跟他说让他以十分钟为限,在十分钟的时间里,完全专注于他正在写的作业,写完它,然后再考虑其他的事情。制止他企图搅拌饮料的动作,让他完全专注。

我自己也完全专注于自由书写。并且定下闹钟。现在这小子看起来比较专注。我心有些欢喜了。我得意了,我违规了,刚才我喝了几口饮料,比头头更加不专心。

重新专注起来,我并不知道还能写什么,我观察一下这个店,思绪飘到我应该做什么铺子挣钱养家,也许可以做一个有点心,有喝的,有坐着歇一歇的小店。

我的手又伸向了饮品,头头看了我一眼。我告诉他我违规了,要重新专注,专注,专注。继续写。

我抬头看到我和头头在镜子里的样子——周日的午后在面包店里写作业,自由书写。


我提醒头头距离10分钟时间还有一分半钟。他看起来很不错。

我打算干点正经事了,随意书写的好处就是会让动力慢慢浮现出来。

到了十分钟,我俩歇了大概四分钟,聊一聊。我问他,“你真的觉得《我的结魄灯》里面的照片好看吗?”他说是的。

第二个十分钟,我试着把他拉回来。第一次其实是打扰他了,因为他在思考,我以为他“缥缈”了。第二次,他对我笑笑,隔了一会儿问我还有多长时间。又过了一会儿他告诉过,他做完了一项作业,我和他击掌相庆。并提醒他还有时间,拿起另外一本吧。

我在心里也表扬了自己一下。

继续把这个人拉回来,因为还有47秒,这样是不是太过紧张了,但我觉得能坚持一点是好事,我是认真的,也希望他能够认真。

时间到了,他去洗手间。他跑向了一个较远的,我想叫他回来,但他已经跑远了。

我打算把我的专注点从他身上调到我自己身上,但仍坚持让他以10分钟为限进行专注学习的练习。

我是昨天开始下定决心培养我家老大的,很奇怪我真正意识到这个是在昨天,他已经这么大了的时候。我是不是非常大妈晚成?嗯?我很认真的,就是这样,我要培养我家老大了。

我们6点十几分的时候起身回家,头头没写完作业,他有两个作业没带过来。因此没有做完。我问他觉得今天写作业怎么样,他说一般。我说我觉得好,因为看起来今天他不必到周日的晚上九十点仍在写作业。

事实上,他写到9点钟写完作业的。我得承认他们的学习强度比我当年大多了,没有可比性,而且我那会儿也不是多厉害。(呃,真是很深刻的反省啊!)我觉得他能够坚持学习就是好事一桩。

我想我今天也还不错,坚持的过程中基本没发火,给自己点个赞!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