笛安《西决》:天若有情天亦老

这段时间买了一批很青春很暖伤的书——我是从网络评论中看到暖伤这个词,初时愕然,后来发觉形容得实在是贴切,青春的伤痕其实不过是一些被无限夸大的爱恨情愁,只是因为青春太美好,美好到即使只有一丝裂痕也让人耿耿于怀。然而,大家都知道,越是完美的东西,越是难以使它保持完美,天地如此令人敬畏,尚不完整,何况尘世凡人。所以,青春,是让人感伤的两个字。

笛安的《西决》便是这批书中的其中一本。笛安我并不了解,只是书上有介绍,那是郭敬明旗下的写手(提起郭敬明,只怕是嘘声一片,很多人会觉得我毫无品味),但我这个人,从来将作者和文字分得很开。我一直觉得,擅长文字的人,就是非常擅长组织文字的人,也许在他的文字中会透露出他对整个世界的看法,但他写得多了,安排的角色纷杂了,他自己的笔和心就不由自主地跟着书中的人物走,而不是书中的人物跟着他走。所以,很多人说文如其人,我是不大赞同的。他不过是过于擅长用文字来形容这个百变的世界而已。但世间的读者,总是喜欢通过文字去揣测作者,并用对文字的喜恶去表达对作者的喜恶,其实这根本是两回事,但人们却总是喜欢混为一谈。

《西决》和其它暖伤青春系列的书一样,都是以爱情为主题,但是,它表达的方式却与众不同,并不只是一些被文字唯美化的爱情桥段,而是用整个家族的生活琐碎事牵扯出一段又一段的爱与恨,正如一些评论说的那样:“很难想象作者能将这么简单的家庭故事写得如此荡气回肠。”西决是男主角的名字,但西决又并不是故事的主角,西决是贯穿全场的一个引子。他似乎是一个忍辱负重的角色,背负着家中所有人的秘密,默默忍受,默默观望,默默支撑,默默原谅。他仿佛用他的生命去维护着他所有的亲人,只有他光明磊落,毫无愧意。然而,直到看到最后,我才知道,西决的秘密才是最让人动容的。正是因为他拥有着不能言说的秘密,他才懂得,在这世间,不能轻易责怪任何人。

故事是以现在进行时的方式开始的,但其中的回忆塞满了这本书的每一个角落,年轻的一辈总是不停地讲述以往的记忆,幼年时代或悲或喜却紧随一生的记忆,上一辈的恩怨从来没有终止,因爱而产生的仇恨、遗憾、嫉妒、不甘,气势磅礴,带着摧毁别人也摧毁自己的力量,带着飞蛾扑火的悲壮和惨烈。当一个人执着地去爱和恨的时候,往往是一场灾难,对自己是,对身边的人也是。要有多坚强,才可以直视这些灾难呢?当爱情的战火熄灭后,由谁来收拾这一地的断井颓垣呢?

一、父辈

东南西北,四角俱全。这是祖辈的希望,所以,父辈有四兄弟,而父辈之后,又有了郑东霓,郑西决,郑南音,还有,一个直到结尾才出现的郑北北,一个寄托着家族希望的小婴孩。我们都渴望团圆美满,但是要走到这一步,需要用多少的血泪去成全?一将功成万骨枯。

郑东霓的父母,也就是西决的大伯和大妈。据说,大妈年轻时代是绝世美人,大伯是曾经保护美人的英雄,但这对英雄美人在粉墨登场的时候,只是一对终日以打架为生的烂人。英雄和美人是怎样打架的?有一次,大伯让大妈去倒茶,大妈冷笑几声,将热水瓶往地上用力一摔,银白色的瓶胆碎了一地,大伯立即从地上抓起一堆锋利的碎裂的玻璃,塞进大妈的嘴里。——能想象吗?这是一对曾经恩爱非常的璧人。曾经有多爱,最后就有多恨。因为太爱了,容不得一丝一毫的差错。

错的根源就在于大妈的美貌,红颜薄命一直都是太阳底下最寻常也最耐人寻味的传奇。当年,大妈为了调回龙城,回到大伯的身边,与厂里的头儿一夜风流。曾经英雄的大伯在这件事后彻底没落,这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是最大的耻辱,随着这个耻辱而丧失的是一个男人的英雄志气,因为他无法保护自己最心爱的女人,更耻辱的是郑东霓在十个月之后出生。这是一个有可能是野种也有可能是郑氏血脉的女儿,但一直到最后,都没有人敢去查证这件事,谁都不愿意去面对真相。伴随着郑东霓的出生,大伯和大妈的战争正式开拍,越打越烈。他们相爱,一直相爱,但也一直互相仇恨,大伯仇恨大妈和别人的一夜,仇恨郑东霓不是他的女儿,大妈仇恨大伯的无能,仇恨他不能原谅自己当时的无奈之举,仇恨他怀疑郑东霓不是他的女儿。越是恨,越是想起往昔的恩爱,越是爱,越是不能面对如今的缺陷。最后,两人都将爱恨纠缠变成一场又一场的战争。因为爱,他们即使恨也舍不得离开对方,因为恨,他们即使爱也不能原谅对方。

郑西决的父母,同样是悲壮的传奇。这对父母一直相爱,但太相爱有时也不是好事。西决的父亲因心脏病猝然死亡之后,他的母亲撇下年幼的西决,从楼上跳下来,追随丈夫而去。太爱一个人,以至于他不在了,她也就没有活下去的理由,她伟大的母性并不能战胜伟大的爱情,她也不能因为爱情而独自抚养她和心爱的人的儿子。他生,她和他一起活着,他死了,这个世界对于她也就成为空洞。说好了是一辈子,就是一辈子。不管这一辈子短还是长,反正,一辈子就是同生同死。

于是,郑西决由三叔三婶抚养长大。这对父母我从始至终心怀敬意,他们是这个家庭中最大的温暖和支撑所在,他们抚养西决,也抚养东霓,不管这个家庭出现什么事,他们都义不容辞,宽容以待,尤其是善良的三婶。虽然文中对她并无特别的细节描写,但是,这个女人让我心存感激。我想,笛安在写这对父母的时候,也是带着感恩的情绪去写的吧,文中并没有刻意地去描述过三叔三婶是否相爱,但那是勿庸置疑的,他们一定深深相爱,以世间最平凡也最隽永的方式去相爱,那就是夫唱妇随,相濡以沫。所以,作者才那么慷慨地给予了他们一个可爱美丽、天真善良的女儿——郑南音。

郑西决的小叔——郑鸿,这同样是一个末路的英雄。青年时代,他才华出众,一站到讲台上,就全身发光,吸引无数少男少女的目光,他曾是学校里风头无两的教师,惹无数学生为他互相争吵。他曾经有大好的前程,有光彩夺目的人生。但他没有走向世人用又羡又妒的眼光为他铺陈好的道路,他竟与自己的学生相恋,并与原配妻子离婚。在那个时代,似乎是天地不容的一件事。于是,又一个英雄没落了。人们曾经有多尊敬他,现在就有多鄙弃他。他曾经的光环悉数被人们摘下,丢在地上肆意践踏,他再也不是讲台上发光的郑鸿老师。而他却安然承受。当一个人什么都没有的时候,好像更加无畏,这已经是最不堪了,还有什么是更不堪的呢?假如爱情是一杯鹤顶红,他在含笑饮下的时候就知道自己无药可救。

只是,当爱情需要你放弃整个世界的时候,是否就真的那样值得?你以为,你真的那样有力量与整个世界抗衡?你以为,你的爱情,就真的那样伟大到空前绝后?我始终觉得,爱情不是对抗人生的借口。也许,正是因为我不能那样地付出,所以也得不到那样的爱情。又也许,正是因为我那样沉着冷静,所以我从没有被爱情击败。但我又不能证明,把爱情当作生命的全部,与把爱情当作生命的点缀,哪一种人生更为积极更为值得叹赏。

二、南音

在看这本书的时候,我一直茫然地觉得,郑南音很像一个人。直到我翻到最后一页,把书合上,我才顿时恍然,郑南音,很像《神雕侠侣》中的郭襄。不是人物性格像,而是她在书中起的作用和郭襄很像。

一部《神雕侠侣》,为着杨过与小龙女的爱情,充满了凄苦清冷的腔调,直到“风陵夜话”那一章,那个拔金钗买酒招待英雄的十六岁少女郭襄的出现,才让这本书翻开了明媚亮丽的一页。杨过在她十六岁生日那天所做的一切,其实都不过是为着民族为着侠义所应做的事,只是打着“庆贺郭二小姐芳辰”的名义,就足以让小姑娘的心从此沦落。可是,天下间,只有小龙女才是杨过的情之所归。

郑南音像小郭襄一样明丽动人地出场,莺声燕语,笑容粲然如闪闪星辰,在西决眼中,她如一个发光体一般普照大地,所有的悲伤在她的笑容之下都好像遁迹而去,她让每一个人怜惜,让每一个人欢笑,让每一个人心生热爱。她是郑西决的堂妹,也是郑西决的学生。在家里,她是人人捧在手心里的掌上明珠,是让所有人俯首称臣的公主殿下,每一个人为了让她继续开心天真下去,都将最好的东西给予她。可以说,她是每一个人平凡生活中的英雄梦想,代表着人世间至高无上的美好。所以,每个人都想用自己的力量去保护她,因为自己的人生残缺不堪,所以更要保全郑南音的人生。

但是,我们可以用自己所有的力量去保护一个人,但是否能保护得到就是另一回事,别人是否愿意让你保护就更是另一回事了。例如,郑南音的爱情就不是郑西决所能控制的。十八岁的少女,情窦初开,遇着第一个便以为是一生了。她不是苏远智的对手,但她把自己最美好最青葱的岁月用来爱他,并把自己最珍贵的东西给了他。结果可想而知,苏远智劈腿,和另一个懂得让爱情张驰有度的女孩子在一起了。爱情有时是一场战争,最先动心的人就先输了一半,这是永恒不变的真理。人都贱,越是不容易得到的东西越是渴望。

港剧《金枝欲孽》中的尔淳说过一句话:“对付男人,最上等的办法是求而不得,中等的办法是若即若离,最下等的办法是千依百顺。”不要说你没有对别人千依百顺过,每一个人都曾经对另外一个人千依百顺,连张爱玲那样的人都为了一个胡兰成低到尘埃里去。当我们爱着一个人的时候,尤其是年轻的时候,你会舍不得违抗他的任何一点要求,你以为这样就是爱,以为你这样对他你就会获得相等的爱。都是错错错!爱情从来就不是平等的,总会有一个人爱另外一个人多一点。

郑南音的爱情故事其实很俗气,以至于对她的爱情结局我感到很郁闷。话说苏远智劈腿和另外一个女孩子在一起,郑南音沉沦了一段时间后又开始生龙活虎,在半年后的同学聚会上她鲜艳明媚地出现,好像从来没有失恋过似的,让苏远智很是失落——再一次证明人都贱啊,永远对没得到或已失去的东西趋之若鹜。我以为她和苏远智之间到此为止,至少她没有赢得爱情也赢回骄傲,不料到最后她说她依然爱她,然后就追到广州去,不知用了什么手段又把苏远智追回来了,追回来倒也罢了,她竟然在刚年满二十(法定结婚年龄)的时候,在没通知所有人的情况下,与苏远智火速登记结婚,用一张纸绑定苏远智。

安妮宝贝在《莲花》中说,好家庭出身的女孩子都天真,以为世间事无不可为。郑南音就是这样,她以为她爱苏远智,苏远智就爱她,其实苏远智一直都只是爱爱情中的鲜嫩感而已。在这场爱情中,郑南音一直是一个人唱全场,她最后是看似得到了苏远智,用一纸婚姻换得暂时的平定,但她仍然不知道,距离是爱情的奠基石,紫鹃说的,娶个天仙回来,三日两日的,也就抛在后头了。如果郑南音遭受过一次背叛之后,永远都在苏远智心中以一个活泼明丽的形象出现,那么他就有可能怀念她一辈子,她不应该以这种世俗的形式留在他身边。

但这同样是郑南音最美好最闪光的地方,大胆无畏地去爱,热烈单纯地去爱,像没有受过任何伤害一样去爱,认定的事就天真地认定,以为这个世界除了黑就是白。没有被爱伤害过其实也是一件很遗憾的事,路要靠自己走才知道以后的路该怎样选择,有些痛苦只有亲身经历过才知道自己究竟需要的是什么,成长本身就是一场接一场的伤痛,而人生正是因为得以尽情地燃烧才显得圆满。郑西决太清楚这点,所以他即使看到郑南音继续往前走会得到什么,他也没办法阻止,他只有接受郑南音的一切,她初涉情场的欢欣和幸福,她失恋时的痛苦和悲哀。他所能做的,是陪伴着她,熬过那些难熬的日子。

我对郑南音的爱情态度并不欣赏,事实上,我也并不是特别喜欢郑南音。只是,笛安似乎很偏爱他创造出来的这个人物,在书中,他一次又一次地借郑西决的口和心去说明南音是多么可爱多么美好的女孩子,他在描述南音时,也用了很温柔很深情的句子。也许正是因为他太偏爱这个人物了,所以怎样塑造都显得单薄和无力。将太多美好的东西堆在一个人身上,其结果往往是适得其反。

郑南音,只是一个被美化的可爱娃娃。

三、陈嫣

最初的时候,陈嫣的各种反应都是令我不解和困惑的。西决说他追陈嫣,是因为陈嫣有温暖的笑容,可以让他平静和安慰。然而,陈嫣却因为看到大家宠爱南音而大发雷霆,说西决一点也不爱她,他爱南音胜过爱她,她甚至莫名其妙地问西决:“假如我和南音掉进河里,你先救谁?”“假如为了我要杀掉南音,你杀不杀?”怀了西决的孩子却因为西决不肯向三叔借钱买房子结婚而一个人到医院把孩子流掉。面对她这种反常的行为,我只以为是一个女人的缺乏安全感和过度的占有欲所致。直到我知道她的另外一个身份,我这才明白,她原本也不过是一个简单世俗、自私要强的女人。

她爱的人并不是西决,而是西决的小叔郑鸿,她在叫陈嫣之前,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唐若琳,就是当年和郑鸿轰轰烈烈地展开师生恋的那个女学生。只是当年她被世人唾弃,不得不离开龙城,离开郑鸿,到南方去生活。多年过去,她的口音变了,容貌变了,名字也变了。她和西决在一起的时候并不知道他是郑鸿的侄子,她以为她和西决在一起就可以重新做人,过着世俗幸福的生活。没想到命运是一个喜欢恶作剧的孩子,在郑家的客厅里,她看到了那个令她一生都无法忘怀的男人,那个在她青春时期用少女的心热切爱过的郑鸿老师。然后,她说,她依然爱着他。

我觉得很晕。更晕的是,最后她还嫁给了郑鸿,成为西决的小婶。最后的最后,她所生的孩子郑北北,就是西决的堂弟。她之所以小题大做和西决争吵,就是想和西决分手,她逼西决做不可能的事情,只是想找借口流掉她和西决的孩子。她太自私,于是她将所有人都想得很自私。她要是明明白白地说出来,西决会成全她。因为西决敬爱他的小叔,但陈嫣没有,她让西决在措手不及的情况下失去了自己的孩子,又让西决在措手不及的情况下发现她和自己的小叔在一起。曾经夜夜共枕的女人一夜之间成为了自己的小婶,世界怎能这样颠倒这样荒唐?不是非常人,真是无法承受这样的人生。

看到陈嫣成为郑鸿的妻子之后的种种行为,我很怜悯她。她换掉名字本意地想再世为人,可是她却无法忘记往事,年少时那一段被世人唾弃的爱情让她吃尽了苦头,她不甘,她要一雪前耻,她要向世人证明,她没错。她要用自己的一生去维护一个她爱的男人,又或者,是维护她伟大悲壮的爱情。如果她没有和西决在一起,如果她始终想回到郑鸿身边,那么她最终如愿嫁给郑鸿,这场爱情就是千古流传的佳话。可是,她不是。她最后嫁给郑鸿也许是因为爱,但是绝不是纯粹的爱,更重要的是她是要向世人证明,她要重新在所有旧人面前光明正大、理直气壮地站在郑鸿的身边。

也许对她不能过于苛责。谁没有在年轻的时候爱过呢?她不过是爱上她的老师,那有什么错呢?她的生活除了学习就是学习,一个才华出众的老师欣赏她,怜惜她,她对她的崇拜过了头,便成了爱。即使对方是有夫之妇,也不能拒绝她年轻旺盛的爱情。她与他只是世间一对寻常男女而已,凭什么世人就要对她的爱情肆意践踏并毁她前途呢?假如爱有对错,在这世间衡量的标准又是什么呢?又有什么人有资格来为她的爱情打勾或打叉呢?她彼时不过是一个十几岁的女孩子,哪里懂得那么多的道德与教条。为什么世人不能原谅她?

在付出了那么多的代价之后,她才能如愿以偿,成为郑鸿的妻子,如果不这样,她所受过的苦就毫无意义,她残缺的一生就得不到任何的弥补,她非要圆她少年时代的梦不可,即使这个男人已经成为一个无能软弱再也不会发光的中年大叔。不要紧,这对她都不要紧,要紧的是,她终于是他的妻子。不要说名份不重要,它太重要了,没有这个名份,人们依然是用鄙弃的目光看着她,有了这个名份,她就不是引诱教师的坏女孩,不是破坏人家家庭幸福的第三者。她,是他的妻,可以在阳光下挽着他的手一起散步,坦然而无畏地面对别人的眼光。她终于可以吐气扬眉,反败为胜。即使,这胜利来得这么晚。

四、西决和东霓

陈嫣向西决说出她的秘密时,西决问她:“陈嫣,你有没有真的爱过我?”陈嫣却说:“西决,其实我也想问你一样的问题,你真的爱过我吗?”西决没有回答,他不能作出任何回答。说爱,便是违了自己的心愿,说不爱,那么他所爱的人又是谁呢?他敢大声地说出她的名字吗?不能,至死也不能。

因为他爱的人是郑东霓,他的堂姐。呵,爱情……

不要忙着去鄙视西决和东霓,因为东霓有可能并不是西决的堂姐,可能与他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东霓的妈妈在嫁给她父亲之后,和别人有过一夜,不久,就怀上了东霓。如此,东霓有可能是别人的孩子,也有可能是郑家的孩子。只是,直到最后,都没有证明。西决与东霓就在这一半的可能中用一生来幻想,并借着这幻想在这人世间怆惶前行。

如果没有这个秘密,郑西决就真的如他所说的那样,他的人生乏善可陈。可是,当我看到秘密揭晓的那一章,看到他扯着东霓的头发痛苦地大吼大叫,看到他拥着东霓叫“姐姐”的时候,我已经是双眼含泪。两个相爱的人,却从来不被允许相爱,一丝一毫的可能都没有。从一开始,上天就只允许他们做姐弟。

东霓的父母终日打骂,父亲一次又一次地说要带东霓去做亲子鉴定,却始终没有去,母亲一次又一次地说东霓是郑家的孩子,却从来不敢让东霓去做鉴定,东霓天天吵着要偷她父亲的头发去做亲子鉴定,也从来没有真正去偷。要证明她的身份太容易,这三个人却互相猜疑一生,谁都没有去付诸行动,求证真相。

因为不能,不管真相如何,都是毁灭。

假如亲子鉴定的结果,东霓是别人的孩子,那么她和西决的爱情就有可能修成正果。可是,这就彻底毁了她的父母,她的父母互相仇恨,撕打一生,其实只是因为过于深爱对方,却又始终不能原谅对方。如果东霓真是野种,那她的父亲就完全失去了活下去的理由,他一定会选择死亡,如果他死了,东霓的母亲必定是追随而去。东霓再痛恨他们,也不能让他们死去,不管怎样,活着总是比死去好,纵然天天打骂也证明他们健康强壮。只要心不死,生命就不会死。

何况,东霓内心深爱她的父亲,在她的心目中,父亲是一个英雄,他曾经一拳将情敌打败,曾经带东霓到钢铁厂看过最光辉灿烂的太阳,父亲的形象在她心中是高大无比的,只是后来,父亲得知自己的妻子曾经和别人有过那么不堪的一夜,才彻底毁了他。英雄从始此末路。妻子已经不是自己完整的妻子,如果连女儿都不再是自己的女儿,那么,生有何欢?

假如亲子鉴定的结果,东霓是郑氏血脉,那就是西决的亲堂姐。那么,她和他就一点希望和幻想也没有了,不仅不能在一起,连在内心偷偷爱的念头都不可以有,弟弟怎能样爱上姐姐呢?天理不容。

所以,东霓,与她的父母,还有西决,都没有打算将亲子鉴定真正实行。东霓一生都只能是郑家的孩子,是西决的姐姐。他们两个,在一半的可能中压抑着自己的爱情,既怀着希望,又忍受着绝望。没有人怀疑过他们,因为他们从来没有做过任何出格的事情,她与他,在世人眼中,只是姐弟情深。

但他是这世上唯一一个愿意为她赴汤蹈火的人,为了她,他什么都愿意做。不管东霓历经多少个男人,不管她变成怎样的女子,不管她去哪里又从哪里回来,他依然深爱她。因为她是他的姐姐,也是他心爱的女子。如果可以,他愿意像吃掉芫荽一样吃掉东霓所受的一切痛苦。

东霓和西决都是苦命的孩子,一个有父母却毫无幸福可言,一个父母双亡独自面对人生。少年时代,他和东霓去喝羊汤,两个人吃一碗,东霓不喜欢吃浮在上面的芫荽,她觉得苦。她对西决说:“你比我小三岁,先让你喝三口。只能三口,剩下的我们就要平分了。”西决知道她的心思,每次都会先喝三口,把表面的芫荽都吃掉,才让东霓喝。

这段记忆,在文中反复地出现,不是由西决回想,就是由东霓诉说。两人都记得那么清楚,年幼时你对我的好,我对你的依恋。因为爱你,所以愿意吃掉你不愿意吃的东西,因为爱你,让你喝了三口后,就和你平分这一碗羊汤,我们平分所有的快乐,就如同我们要一起平分所有的痛苦一样。我们是为彼此而生,与血缘无关。

东霓在十几岁的时候就离开龙城,去了新加坡。她看似是不想寄人篱下,要脱离支离破碎的家庭,实际上她是要逃离这个让她的感情无枝可栖的地方。她要西决跟她走,她那时还真以为,假如西决跟她走,去一个没有人认识的地方,她就可以将那一半可能变成全部,她与他的爱情就会有着落。但西决没有,于是她开始恨他。

她破坏他所有的感情,她让他痛苦不堪,她在折磨自己的同时也在折磨他。她明知道陈嫣是唐若琳,却没有告诉他,她让西决对江薏产生依赖,却没有告诉他江薏早已结婚,还和不同的男人保持着这种关系。西决的人生本来乏善可陈,他本来对每个人都心怀希望,他曾经以为可以从陈嫣或江薏那里获得俗世平静的幸福,即使永远无法拥有爱情。可是东霓不让他好过,东霓让他一次又一次地被别人欺骗,承受着灭顶的痛苦。

他却从来没有恨东霓,从来没有拆穿过她的把戏。南音对西决说,东霓明明知道陈嫣是唐若琳却没有告诉西决时,西决为东霓找尽借口开脱,用一堆他自己都无法相信的理由去证明东霓并不知道陈嫣真实的身份。他得知江薏是有夫之妇的时候,也没有立即去找东霓问清楚。他只是默默地承受着,从来没有恨过东霓。他知道东霓的一切手段,却从来没有拆穿过。如同他在年幼时明知道很苦却心甘情愿替东霓吃掉芫荽,他从来没有让东霓知道他知道一切的真相。

她后来嫁到外国去,生了一个白痴的畸形儿子。她是真的很不幸,从小生活在争吵不休的家庭,看着父母长年打斗不休,双方面目狰狞,血肉模糊。所爱的人是自己的堂弟,她想去做亲子鉴定却不敢去面对真相。本来以为逃离家乡或者可以重新开始,历经千帆却没有遇到一个好男人,最后的所得是一个白痴儿子。她再也无法承受。

唯一庆幸的是西决爱她,毫不改初,他甚至愿意为了她而终生不娶,他让她去寻找幸福,他愿意将她的白痴儿子抚养成人,他可以一辈子不结婚。她却说:“你为什么不结婚?为了陈嫣,还是江薏?”他大吼:“我可以为了你做任何事情,你要我说多少遍你才能明白?”爱一个人,其实是一件毫无选择的事情。

他爱她,所以她给予的一切他都接受。他知道,因为这份绝望的爱情,她受了更多的苦。而且他还必须表现得波澜不惊,刀枪不入。他知道,他是她最初也是最后更是唯一的信仰,如果他稍有倒塌,那么东霓必定灰飞烟灭。他永远站在原来的地方,把自己站成一个坚固的姿态,等着东霓从某个乱七八糟的地方回来,不管多糟糕,都有他不变的身影伫立在那里,他永远不会离弃她,永远不会看低她。不管这世间如何,那个叫东霓的女子,永远是他心目中美丽绝伦无人能及的女子,她曾那样娇蛮地对他说:“你比我小三岁,所以让你先喝三口。只能三口,剩下的咱们就平分了。”她一直以为他不知道她只是想他吃掉羊汤表面的芫荽。那个时候,她多么天真可爱,值得他用一生守护,值得他用一生在这艰辛的人世间为她赴汤蹈火。

这是怎样的一个男人,我找不到词语来形容他。

他看着东霓从这个男人身边到另一个男人身边,他看着南音在年少的爱情里跌跌撞撞,他看着小叔郑鸿庸庸碌碌,他看着陈嫣流掉他的孩子,嫁给他的小叔,他因为寂寞而和江薏在一起,还真心想把江薏娶回家。他没有出众的才华,也没有做过轰轰烈烈的事情,他也没有能力去改变亲人们的命运,更加没有力量去减轻他们的痛苦。他只是在每一次变故发生的时候毫不犹豫地站他们身边,他一次又一次地看着东霓在他面前仪态尽失地骂粗口,他带着失恋的南音坐着公车一直到终点站,他温和地叫陈嫣“小婶”……他好像洞悉一切的根源和结局,所以,他什么也没做,只是眼睁睁地看,一边看,一边心如刀割。

也许,人生太苦,说什么都是徒劳,做什么都是徒劳。纵然我愿意为你生为你死,却始终无法将你的悲哀减少半分,我所能做的只是不变地站在你身边,你想抓住的时候就抓住,你想放手就放手,我总是如你所愿。只要你觉得好过一点,我什么都不在乎。如果我连这样爱你都做不到,那么,我为何要活在这悲凉荒唐的人世?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