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这次旅行回来,我跟他冷战。再怎么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我还是无法改变他的决定:他要北上。我明白,冷战是最简单而且粗暴的解决方式。因为每次冷战,都是他主动提出求和,向我妥协。我知道他很爱我,他不想失去我,所以会向我让步。我也不忘狠狠地抓住他这一弱点,来驯服他,让他为我所据有。但这次不一样,从冷战那天起,距今已两个星期了。他的态度还是很坚决。两个星期了,他没有说一句安慰我的话,也没有跟我说上一句话。我知道了!他的事业比我还重要,那天,我故意当着他面,慢慢收拾我所有衣服,放出我要离开的信号。他都看到,但他只是做在沙发上,继续研究他的电影,不为所动。就这样,我离开了这个男人,永远地离开!

我拉着我的行李箱,边走,边捂着嘴哭了,我没回过头看一眼,我既怨恨又伤痛,我们俩是那么地相爱,他却没有挽留我。但更让我伤痛欲绝的是十年感情,竟然毁在现实面包上。

我继续回归到工作中来,过着崭新的一个人生活。一个人上班,一个人下班,一个人的电影,一个人的自助餐。就这样,过了三年,这些日子过得不好不坏,我试图用工作的成绩,激情来替代我情感生活的空虚。但是每到夜里,我总感觉到我的内心似乎缺少点什么,但却又说不上来。只是厌倦了一个人的生活,两点一线、枯燥重复的生活时刻压抑着我那个曾浪漫激荡的内心。

于是那天,我辞职去成都。我不能再一个人这么呆下去,或许故事在另一个地方发生着。坐着27个小时的火车,我才突然想起,成都是曾经见证我和他的地方。我愕然迟疑一会,但我没有选择回去。

我下了火车,放着行李回旅馆,一个人漫无目的在成都小巷散散步,路过一个巷口,我看到一间咖啡店,这不就是我和他常来的咖啡店吗?我走进咖啡店里面,点了一杯咖啡,我走到店里的一留念墙,我醒目地看到那残留着我和他的名字,尽管字迹已经变得十分模糊。我忽然想起他说的:“有一天我们分别离开了对方,只要回到这里,不管怎样,我们都会重归于好。”我突然傻笑起来。

我回到座位上,听着歌,手里捧着一杯温热的咖啡。

“老板,今天有看到她来吗?”

异常熟悉的声音让我瞬间愣住了。我回头一看,故事真的在发生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