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滚梦与女孩(二)连载

“唱摇滚的啊?”吉力公司的负责人李可问何平。

“恩,对。这是我自己编曲作词的稿子,您看一下。”

那个李可看上去比何平大不了几岁,他斜眼瞥了瞥稿子,并没有翻开仔细看。

“好的,不错。那再请问下,你爸妈都是北京人么。”“啊,是的。”何平虽然对他询问自己的家世有些诧异但还是回答了他。

“叔叔阿姨都是干什么的啊。”“都是退休工人。”说完,何平明显看出对方的脸有些耷拉下来。

“啊,是这样啊。我觉得你的歌不错,可以出张唱片。就是你也知道现在的唱片市场有多不景气,我们公司这么多人,总不可能都把钱放在你身上是不。所以说,你是不是得自我赞助一点啊。”李可对何平使了使眼色。何平总算明白了,从一进门到现在,问的问题和音乐无关,原来都和钱有关。他有些忿忿不平:“难道现在出唱片都得自己花钱,那马路上的阿猫阿狗不都能出唱片了!”李可一看何平的态度,也强硬了起来:“我说你还别横,你以为你会写这几首破歌你就拽啦。还摇滚,你以为你是崔健啊!你知道现在有多少人听摇滚么?扭秧歌的大妈都比听摇滚的人多!其实说真的,谁管你唱的什么啊,只要你有钱,有背景,你唱儿歌我都能把你捧起来。可惜我看你啊,好像是一无所有。”李可用一种极度鄙夷的眼神看着何平,仿佛要把他看穿。何平实在是听不下去了,他所一直追寻的崇高理想就是被这种人给玷污了,他开始有点明白中国摇滚的没落。他抓起自己的稿子就往外跑,李可在后面不紧不慢的说着:“怎么这两天来面试的都是这些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穷酸小子,抱着当歌手的梦想就以为自己真能出名啊。那整个北京城就没有不会唱歌的人了。”

何平狂奔在路上,天渐渐开始下起了雨,他的脸上湿成一片。他多想对着天空呐喊,喊出他心中的愤怒与不甘。他不愿再想起刚刚发生的事,他只觉得那是他一辈子的耻辱。方蕊提早下了班,做了一桌子的菜等何平回家好好犒劳他。她靠在门边等啊等,就是没等到何平。不一会儿,下雨了,方蕊回屋拿了两把伞,准备到弄堂口接何平,就看到一个浑身湿透的人影。方蕊和何平在一起这么多年从没看到过他这么脆弱的样子。方蕊不知该做些什么,何平上前抱住她,泣不成声。

经过这次打击,何平伤得不轻,可没办法,日子还是得过。毕竟一转眼他也快要三十了,三十岁的男人连份工作都没有,靠女人养着说出去不让人笑掉大牙。另一方面,在方蕊的鼓励下,他又重新拿起稿子一家家唱片公司去面试。然而结果也不过是大同小异,客气点的留下他的小样,假装很有兴趣的样子;不客气的也就像吉力公司一样恶语相向哄他走。

一天,何平面试晚归,走到弄堂口的时候,看见一辆黑色大奔停在他家门前。黑色大奔在这羊肠小道中显得太过拥挤,也太过耀眼,毕竟这一带差大多都是不富裕的人家。何平看到方蕊和一个陌生的年轻男子站在大奔旁讲话。那年轻男子越讲越激动,竟一下抓住了方蕊的手。何平一下子血气上涌,只想冲过去把那男人的手废了。方蕊一把把男子推开,怦的一声把大门关了,躲进了屋里。那陌生男子在门口站了一会,就灰溜溜的开车走了。何平上前,敲了敲房门,方蕊没开门,问了声谁啊。“媳妇儿,是我。”何平说到。方蕊一听是何平,麻溜的开了门。

“你怎么才回来呀,我等你半天了,菜都凉了。面试怎么样啊?”

“还能怎么样,没人要。”

方蕊递给何平碗筷,“没事儿,咱们慢慢来。这家不行再换家,总会有人赏识的。”

“这全北京的唱片公司我都快跑遍了,换啥呀。”何平气馁的说。

“我不准你放弃啊,何平,这事可不是你一个人说了算,我作为你这么多年的支持者命令你必须坚持下去知道你成功的那一天。”

何平看着方蕊认真的脸,不禁觉得好笑。点点头答应她还会去面试的。方蕊这才高兴的开始吃饭。吃到一半,何平试探性的问了问方蕊:“刚刚我看到有辆黑色奔驰停在这儿。”

“啊?你看到啦。”方蕊有些尴尬,“那是我老板的车,说顺路今天带我一程。”她不看何平的眼睛,生怕他从自己的眼神里看出什么。

“你老板是不是喜欢你啊?”何平开玩笑的问。

“什么乱七八糟的,我都说了只是顺路,顺路。”何平笑笑,脸上的表情让人捉摸不透。方蕊放下碗筷,拉住何平的手,俩人面对面凝视着。

“何平,你要知道这辈子我只喜欢你一个,我早就做好和你到死的准备了,就算再有人追求我,再好我都不会答应的。”何平显然被方蕊这前所未有的正经态度吓了一条,“好好好,我知道了,我媳妇儿只喜欢我一个,谁叫我这么有魅力呢。”虽然表面上何平好像对此事释怀了,可在他心里,却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慢慢蔓延开。

当晚,何平以要写歌的名义哄方蕊先睡着了。漆黑的屋子里,何平坐在床边,默默注视着方蕊的脸。“方蕊,我亲爱的人啊,你比天使还要美丽,你红艳艳的脸啊比苹果还诱人,漆黑的眼珠比玛瑙还珍贵,甜美的嗓音比百灵鸟还让人沉醉。”这是从前何平开玩笑时给方蕊做的一首小诗,把方蕊逗的合不拢嘴。

何平摸了摸方蕊的脸,捋了捋她的额发。他看到方蕊的脸不似从前娇嫩,由于常年劳动做家事,竟有些发黄,原本光洁的额头也有了几道浅印。他知道女人是水做的,得好好的保养,可是方蕊从不买那些保养品,或者说方蕊连商场都很少逛。比起同年龄的人,方蕊明显老得快了许多。何平帮方蕊掖了掖被角,出了卧房走到了院子里。他不知从哪里摸来了烟和打火机,点了一根。同是男人的何平,怎会不知道今天那个男人的用意,他喜欢方蕊,想追她。透过烟雾,何平回想起今天那辆大奔,黑色漆皮,要多风光有多风光,或许他奋斗一辈子也买不到,而他年纪轻轻就拥有了。。方蕊跟着自己这几年什么也没捞着,反而落的一身沧桑。何平总想着等自己出人头地,他要把世上最好的都给方蕊,可在经历了那么多的幻灭后,他自己都开始动摇了,真的会有那一天么?那个男的应该知道方蕊有男朋友,但还追来看来是真的很喜欢她,以后应该会对她好吧。想到这何平蹲在地上双手抱头,在这深夜里,痛苦的流下了两行热泪。

方蕊,我的灵感女神,我的爱人,感谢天使把你带到我身边,现在,我要送你走了。

从那以后,何平就像是变了一个人。原本烟酒不沾的他常常是一天醉到晚,烟不离手,酒不停口。连他最爱钻研的摇滚也搁置了,整天无所事事。方蕊隐隐觉得他的改变和那天的事有关,却又不好意思开口。她看着一天天堕落下去的何平,是饭也吃不下,睡也睡不着,常在半夜里流眼泪。可就在这时,一件大事发生在方蕊身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何平出生于北京的某条弄堂里,北京说来也奇怪,人从一出生就由大院和弄堂被划分。大院的一般就是些高干子弟,而弄堂里的大...
    九歌_阅读 315评论 7 3
  • 方蕊还没到下班时间就提前冲回了家,一把扔掉了何平手里的烟。何平不解的看着方蕊,想问她干什么,转头却只见方蕊脸上堆满...
    九歌_阅读 263评论 9 5
  • 武汉青鹰晴雨蓬于8月18日苏宁众筹新品正式发布,本次上新聚焦:晴雨蓬,因为一个蓬,爱上一个家。 正如选择户型时,宽...
    得知小旋风阅读 55评论 0 0
  • (图片备注:刘文娟雨中留念武汉于2015.9.20下午) 【前言】望着天空的大雨来临前的红月亮,她在闪电中还放出光...
    刘文娟阅读 152评论 0 2
  • 连续两个晚上,我已没有打开空调,却也能安然睡下,和炎热的白天相比,早晚已经可以清晰地分辨出来了。小区池塘...
    有风的夏日阅读 116评论 13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