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的故乡

“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我家就在岸上住,听惯了艄公的号子看惯了船上的白帆。”一曲《我的祖国》的歌声,把我引向了你的身边,故乡啊,故乡,生我养我的故乡,睡里梦中常思念啊,几回回在睡梦中我悄悄地回到了你的身边。

我的故乡,就在那叫做苏北平原里下河的地方,我现在远在云南的一个叫做玉溪的地方,我跟我的故乡已经阔别了二十个春秋,我跟我的故乡已经山隔南岭水隔长江。故乡啊,在这秋天的时候,你就让我在神思遐想中再次扑向你壮阔的胸膛,再次去瞻仰你慈蔼的笑脸和亲切的容颜,再次去闻嗅你广袤无垠的田野上飘溢着的芳馨馥郁的稻花的清香。

我到了我的故乡,想象中我下了飞机,然后从上海乘着一辆长途汽车回到了我的故乡。故乡啊,故乡,你虽然不在那滚滚的长江江边上,但你也在长江北岸不远的地方,不然的话,人们为什么又把苏北平原里下河唤做江北,把凡是住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的人民叫做“江北佬”呢?!而今,我作为江北佬中的一员,我这浪迹天涯几十年错把他乡作故乡的羁旅游子回来了。故乡啊,故乡,我的生命的摇篮,你还会张开双臂把我搂抱进你温馨的港湾吗?!

我上了一艘小船,在我的故乡的河流上慢慢地划着船航行着。我看见,我看见那翠绿的密密的芦苇仍然站在岸边水滩上,它们仍然保持着当年飒爽英姿的模样,那像流苏又像姑娘额前的刘海似的芦棒穗里又杈丫出那一支支芦棒的红缨枪,想当年,我英雄的八路军和新四军的战士就出没在芦苇的海洋里,跟那日本鬼子作着英勇顽强的斗争。后来,一位著名的作家还写过一本叫做《芦荡火种》的书,一位大导演还将你的倩影搬上了电影银幕。

芦苇啊,芦苇,一看见你,我的心就不禁飞向了那硝烟滚滚战火纷飞的战场;芦苇啊,芦苇,一看见你,我仿佛又看见我中华儿女高擎着火红的战旗在秋风中猎猎地飘扬;我仿佛又看见我中华儿女在跟外寇前赴后继地作战时,如滚滚洪流一样向着敌人的炮火前进,前进!

来不及看河流上长着的菱叶菱角的俏生生的形象,也不及看那漂浮在水面上的水浮莲和滴溜溜地梭来梭去的水蜘蛛,我就被一股扑鼻的清香吸引去了。

我弃船上岸,我到了岸上一看,我激动得快要晕厥过去了,因为我看见故乡对我并不感到陌生,它仍然不改初衷地对我笑脸相迎。

看啊,看吧,在那阡陌纵横广袤无垠的田野上,翻腾起了千重浪花的稻浪。那还在田野上站立着的稻禾的海洋洋面上,那黄橙橙的籽粒饱满的稻穗尽管低垂着头对我表示着欢迎,但风一吹过来,它们又一会儿倒伏向东边,一会儿又倒伏向西边,不仅如此,而且它还将那金黄色的涟漪一圈圈一排排地涌到碧蓝的天边。在灿烂的阳光下,它们满脸是甜蜜的笑容;在金风送爽的秋风中,它飘溢出的清芬芳香,让我如痴如醉,让我如恋如慕。

“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听着这首醉人的歌,我仿佛又看见了二十年前的我的母亲。我的母亲,她的一头乌黑浓密的头发隐藏在她头上扎着的粉红色的纱巾下;我的母亲好看的容长脸脸颊上漾起了笑盈盈的酒窝儿;我的母亲身穿米黄色的春秋衫和湖蓝色的裤子。我的母亲腰枝上系着一只蓝色的布袋子,她迈着轻盈的脚步到那稻浪滚滚的田边的棉花田里去捡拾着棉花。

那些棉花,那些已经绽蕾吐絮的棉花,它们躲在棉花秸秆上的枝枝叶叶下,它们跟母亲躲着蒙蒙,它们跟母亲玩着一种好像叫做捉迷藏的游戏。尽管它们是那样不情不愿地跟母亲撒着娇,但一旦被母亲温柔的手捉到时,它们又咯咯地笑了,笑得那蓝天上的飘忽的白云也对它们心生羡慕嫉妒恨,白云仿佛在说咋不让母亲把它们也捡拾到棉花袋子里?!

到秋高气爽之时,到凉秋八月,又该收割稻谷了。每当这个时候,父亲就会在一块磨刀石上把那镰刀磨得锃光瓦亮的,不用看也知道,镰刀一定锋利无比。

父亲和母亲一前一后地往长着稻子的田畴走去,父亲肩扛着准备挑稻把的把杈,母亲手拿两三把磨得锋芒毕露的镰刀在后边跟着,母亲还欢笑地跟父亲讲着昨晚在床上还没讲完的话。

到了田里,父亲将把杈在田头放下,他从母亲手里接过镰刀,他笑着看母亲一眼,母亲也笑看他一眼,然后他们就一齐扑进了稻谷的海洋。那甩手无边的稻谷啊,连同着那高傲地屹立在田畴里的稻秸秆,在父亲的狂轰滥炸似的斩伐下,在母亲坚强不屈的倔犟无比的镰刀下,一一倒下。

父亲跟母亲在收割稻子时,父亲看着母亲那娉婷袅娜的样子,顿时起了怜香惜玉之心,他不知不觉地把他割的稻趟子又往母亲那边移了一米,母亲发现后笑了,她解下头上的粉红色纱巾去给父亲脸上擦着汗。父亲正割稻子呢,来不及爱抚母亲,只是直起腰来,将镰刀交于左手,然后用腾空的右手搂了搂母亲的肩膀,两个人脉脉含情地相互凝视着有两分又六十秒钟。

过了有六小时又三十分钟,我才把爷爷煮好的晌午饭给父母亲送去,在他们吃饭时,我还不忘依偎在母亲的怀里缠着母亲撒着娇。父亲说,下来,你娘干活累了。母亲微笑着说,哈,不累!母亲说着,挟了一筷子肉片塞到我张开的嘴里。

我父母亲吃好饭后,他们就开始挑稻把了,父亲的把杈是一根长长的把杈,母亲的把杈稍短些。父亲挑起两座大山步履稳健地走在前头,母亲挑起两座稍小些的大山走在后边。二十年后,在母亲已不在的今天,父亲和母亲挑着稻把走在秋天的田野里的身影还一直浮现在我的眼前,一直浮现在我的眼前。我的热泪夺眶而出,在晶莹的泪光中,我看见母亲微笑地看着我,看着我!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未完待续…… 踏上火车的那一刻,心里终于踏实了。回家的心情总是温暖如初,美好眷恋。逃离城市,逃离人群和喧嚣,回归自...
    橘子静阅读 136评论 0 2
  • 此时此刻, 我的心是痛的, 抽搐, 不可动弹分毫。 只是因为你不在我的身边, 留我孤苦一人。 独自等待, 我和你,...
    阿俊xi阅读 116评论 0 1
  • 今日头条就是《百鸟朝凤》这部受人争议的影片。当碰上《美国队长3》,国产片的票房意外的低。其实很多片子,更看重的是故...
    沙恬阅读 87评论 1 0
  • 昨天刚刚结束的广州公开课,在场的企业界朋友们,在课程中对“自带项目”的探索,有着更深入而明确的指向——团队和组织的...
    身心然健康教练恬源阅读 171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