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嬷的话

分享萧煌奇的单曲《阿嬷的话》http://music.163.com/song/168479/?userid=94540283 (@网易云音乐)

初听到这首歌,是我奶奶过世一年后。听得我在自习室面流满面。

这首歌是萧煌奇在96年,阿嬷过世时写下的词曲,字字句句装满了萧煌奇与阿嬷宝贵的回忆,如此深厚的祖孙情感,无奈如今已只能留在记忆中,让人鼻酸。

“阿嬷你今嘛在叨位

阮在叫你你甘有听到

阮的认真甲阮的成功你甘有看到

阮在叫你你知影没

阿嬷你今嘛过的好么

甘有人块甲你照顾

希望后世人阮搁会冻来乎你疼

作你永远的孙仔…”

想来,奶奶已经往生7年有余了,又是一个盛夏,是家门口那课龙眼树成熟的日子,也是奶奶,离开的盛夏。

奶奶离开的,七年前的那个盛夏,我还是一个大二的学生。想来历历在目。



【写于奶奶逝世一个月后】

我最担心的事始终是发生了。

九号早上漳州到福清,准备十号的两学。二十二点五分,电话响。哥哥的号码。便有不详预感。哥哥哭腔着,“你去考什么试,给我赶紧回来”。在外边,没有忍住眼泪,没有忍住情绪。嚎啕大哭。

回宿舍,换了身白衣服。我只想立马回家。

大半夜摩托到宏路。十二点,无果。返回学校。

我在窗前对着家的方向。一个劲的跟奶奶说话,“mu啊,我是啊霾,你为什么就不等我两天呢。我早上才从家里离开,你为什么要走得那么急…我明天一大早就回家。等我回家,mu啊…”

似乎不知道那晚是否睡着。一个晚上哥哥爸爸的电话不断,爷爷也电话我,一直让我考完试再回家。哥哥担心我大半夜跑回家不安全,三令五申让我白天再回。

直到六点,表哥打电话,爸爸又打电话试图说服我考完试跟表哥一起回家。我着急了。

七点四十五,福清到厦门动车。九点十八分,厦门到平和的士。在的士拐弯到宝丰桥头,就开始扭头往家的方向看。旁边的那片田地都被政府征走了。这个唯一的好处就是可以让我第一眼看到家,可以让我在离开的时候,多看一眼我的家。

十一点未到,司机就把我送达。一下车,哀乐就传入耳朵。我跑着上那一条小小的坡。家的小院子里挤满了人。妈妈和小姑坐在奶奶房间门口。妈妈帮我推开奶奶的房门。房间里,只剩奶奶的那张我从小跟她一起睡的床。还有奶奶单薄的身体,用被单,轻轻的盖着。跪在奶奶床前,掀开被单,抚**奶的脸,帮她捋捋头发,,拉着奶奶的手。我不愿承认,不想承认,才一天没见到的奶奶,跟我阴阳两隔。“mu啊,啊霾啦,啊霾回来了。你有没有听见。我是啊霾,啊霾回来了。mu啊。你怎么就没有等我一下呢。你怎么就不等我呢。”我一直坚强着的父亲,老泪纵横,“yi啊,啊霾回来看你了,啊霾回来了…”也许,潜意识在告诉我,必须去接受,这不可改变的事实,突然没了昨晚的情绪波动。只是拉着奶奶的手,眼泪不停的往下掉。为奶奶烧完纸,被大家带出房间外。

守在奶奶房门口,不想不愿离开一步。

奶奶是在房间里睡觉,等会儿饭熟了要装一碗稀饭喂奶奶吃饭。奶奶喜欢吃什么菜…对了,奶奶好像喜欢吃煎的豆腐。还有…整个脑袋,不知道想什么。但唯一没有变的主题,是奶奶。

去年十一月突然的摔倒,住院,我不在身边。检查结果说奶奶贫血了,输了几袋血,病情好转,回家。回家没几天,身体又难受了,又住院。病情并未好转,转到市医院。而这之间,每一次我都知道的。奶奶还会跟我讲电话,即使是颤抖的声音,还在叮嘱我要好好照顾自己,不要担心她。家里人很多,你不用担心…似乎,我相信了爸爸妈妈每次电话里轻描淡写的描述。奶奶生病了,住院下就恢复了,同以往的感冒一样…

原本定了22号回家的票,20号一大早跑去动车站想买21号的动车票,没买到,转车到水南车站,买了21中午的班次。21号,农历十二月十八,我的农历生日。二十周岁生日。不要生日礼物不要生日蛋糕不要聚会。我只是许了一个愿望:奶奶快点好起来。还我一个健健康康的奶奶。

考完试奔去义乌小商品市场给爷爷奶奶买了两双老北京加棉布鞋。奶奶怕冷,冬天很容易生病。所以脚丫也要好好保暖。一点的车,到漳州四点,爸爸在高速路口接我,直接到奶奶病房。

我傻眼了。奶奶在重症加护病房。原本就瘦弱的身体,现在愈发消瘦。到病房的时候,妈妈和小姑正给奶奶洗澡换衣服。奶奶微微抬起头,看看我。“阿霾,回来就好了回来就好。你快那边坐”孱弱的声音。。

农历十二月二十二,奶奶吵着要回家。当天早上,爸爸办了出院手续,回到家已经中午了。回家,奶奶可开心了。

后来才知道,市院的医生跟爸爸说,奶奶身体各个器官都在衰竭。大概只有两个月的时间了。

我哑然失笑。医生那什么水平。呵呵。我奶奶身体会恢复过来的。什么两个月,扯淡!

寒假,陪奶奶应该是我做的最有意义的一件事了。除夕,考虑到奶奶身体不适,全家便早早收拾好东西回老家跟爷爷奶奶一起围炉。

除夕夜,奶奶留我陪护。我知道奶奶故意留我的。她想要她最疼的孙女陪她过新年。她怕我此生留下太多遗憾吧。

春假过后,奶奶身体愈发恢复。安心去了学校。清明回家奶奶身体虽虚弱,也无其他大碍。

清明返校后,便去了美佛儿见习。仍旧每天给家里电话,描述着美佛儿新鲜的一切。

我记得,是返校后的第二个晚上,哥哥给我电话,告诉我奶奶当天做了肺抽水手术。接着电话眼泪就啪啪往下掉。哥哥直解释说,家里怕我见习时分心…所以谁都没告诉我。

原本打算五一在校的我,还是迫不及待的跑回了家。

还是在医院见到奶奶。给奶奶按摩,似乎直接便可触摸到她的骨头…

五一离家时,内心不再是害怕,却已然是恐惧。从奶奶病床前离开坐上车,就拼命忍眼泪。多么担心,一别便是永远。

端午回家。是因为打算七月十号考完两学再回家。所以还是匆匆回了趟家。奶奶仍旧虚弱的躺在病床上…

期末考试期间。爸爸有提过,奶奶最近又住院了。问他什么原因,只说奶奶心脏不好,造血功能差。现在体内血液太少,就又来医院输血。

我信以为真了。内心在担心。却愿意相信爸爸所描述的一切。

傻傻的,期末考完,在学校等所谓两学考试。7月3号晚。爸爸突然主动电话我。心里咯噔一下。

心里是害怕的。4号早上收拾行李回家。

回家才知道。我的奶奶。八天没有进食!

我庆幸的是,奶奶虽意识开始模糊,却仍然记得我。她最疼爱的小孙女。

看着奶奶瘦骨嶙峋的样子。躺着也不是坐着也不是。只想。能帮她分担一点苦痛。可却无能为力。。

八号晚上。陪着奶奶到十点多。伯伯们赶我回家。。因为第二天七点多要坐车回福清考所谓两学……

天知道。我是多么后悔多么难过多么痛恨自己报什么两学。我是多么痛恨自己为什么不坚定的陪在奶奶身边。去考什么两学!

为什么。为什么我九号早上才离开家,奶奶你等都不等我一下下?我打算十号晚上就回来了啊…为什么一天你都等不了我…

奶奶…我特别想你。特别特别想你。


梦里相见的时刻,总是幸福的。往生的人,是否也在另一个世界,像我们一样生活着。那里,没有苦痛与病魔,能与爷爷一起生活。像电影COCO里描绘的一样,一家人在另一个世界继续在一起快乐的生活。

现在的我,成了我理想中的样子,亲爱的奶奶,你也一定很高兴吧。

想您,念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