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狗的青春

 清晨的我,对着镜子发呆。风华正茂的我却照出了老态龙钟的灵魂。每天在重复着同样的工作,像一个带着笑脸的提线木偶,迷茫,不甘平凡,却没有方向。天下间最可笑的事情就是站在安逸里痛苦的呐喊吧。

  我的人生中充满了抱怨,没有一起努力的团体,没有真心帮衬的朋友,没有千年一遇的机会。没有父母的支持。太多太多,自己能意识到这些抱怨都是懦弱的表现。可就是不由自主,情不自禁。

    就算听着赵雷的《理想》听的泪流满面,擦干泪后,还是做一个安静的提线木偶。是不是没勇气剪断线的木偶,都不该去抱怨,也没权利去抱怨。

  青春!后会无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