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思维导图到竞技记忆,我的世界大脑先生一路指引

我知道这样说不太合适,托尼·博赞先生怎么可能是你一个人的?他是属于大家、属于全世界的。但我还是执拗地想表达:我的世界大脑先生。似乎这样,我就能说些只有我跟托尼·博赞先生之间才能讲的事情,说些两人之间的话,寄托我个人对他的情感。


他是我的师尊

2017年6月,中国大陆第一届思维导图官方授权讲师班,我有幸参加。

帝都北京第一次见到他老人家,自助餐厅里面。有人说:“博赞先生来了!”循声望去,只远远地见到他花白的头顶,一边跟连瑞庭老师笑着讲话,一边彬彬有礼地托着盘子排队,英国绅士的风度可见一斑。

他为我们授课,前后加起来6小时,按照讲师的课时来讲,就是整整一天。不讲思维导图规则、不讲理论,讲他跟思维导图的故事,讲什么是真笨拙、真聪明,讲我们要传播、造福全人类,特别是孩子们。情怀和梦想,感染了全程全场。

75岁生日,我们一起度过,博赞先生高兴得像个孩子,我们为他齐唱生日歌,他兴奋地连连几个飞吻。


授证环节,每人只有30秒,我遗憾自己太乖巧,没像别人一样非要一个拥抱。但这样对老先生的体力,也是一种体恤吧,100多号人,老先生需要站在台上等候多久?

这张证书价值连城,无可替代。


TLI证书.jpg

从博赞先生手中接过讲师证的那一刻起,我知道了自己的使命。



他是我的领路人

从此我更加努力地钻研、绘制思维导图,并开班收徒。


然而我不能够像其他思维导图讲师一样,只执着于一个领域,我又将目光瞄向了记忆术。

训练常态

2018年我停掉了几乎所有工作,只身南下,到中国竞技记忆的发源地广州,在世界记忆大师基地集训一年,力图夺取竞技记忆的桂冠——世界记忆大师。

2018年12月下旬,中国香港第27届世界脑力锦标赛全球总决赛,终于再次见到老先生。虽然没有了近身合照的机会,但这张证书是最好的致敬。

世界记忆大师.jpg

他是我永远怀念的人

英国博赞官方思维导图授权讲师证书和世界记忆大师证书,这是我在思维导图和记忆术领域拿到的最高等级证书。

包括这些年我拿到的其他证书,90%都属于全脑科学领域。

2019年,希望有机会在思维导图和记忆术领域继续精进,并进军博赞全脑领域的第三块——快速阅读。


你是世界的先生

拿到世界记忆大师证书至今(或者说从我开始接触全脑至今),找我合作的机构、单位连续不断,尤其是近期,一周能有三家机构找我谈。近日跟一个全国领先的在线教育平台达成合作意向,准备开设一个国学记忆课程,不停地输入、输出。如果能成功开课,将会有很多中国家庭、中小学生从中受益,甚至改变一生的轨迹。

2019年4月13日晚,PPT课件终于优化完毕之际,忽然看到思维导图授权讲师群的消息。博赞先生他,突然就离开了我们这些学生。

一瞬间,整个脑力界,包括思维导图圈、记忆界,都在悼念、追思。

然而我还是不肯相信,或者说,我不愿意去接受。老先生的音容笑貌,那么生动和蔼,依稀还在昨日。



4月14日,照常晨跑锻炼,但陷在某种思绪里,这种沉痛的氛围,从昨晚得知消息那一刻,就开始在弥漫。

抬头望望马路右边的杨树,伸展的新生枝叶多么像思维导图;左边的云杉像极了锐剑插向天空。有个令人尊敬的老人曾经这样说过:"思维导图就像军事指挥官手中的战略地图,而记忆法就像士兵手中锐利的武器。双剑合璧锐不可挡,所见披靡。”


我站在道路中央,泪眼朦胧中,前面引路的老人背影渐去渐远......


沉痛悼念我的世界大脑先生托尼·博赞,老师安息!

琳琅墨
2019年4月14日 于中国上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