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姬》:无论如何最后都要告别

图片发自简书App

《玛姬》是由阿诺·施瓦辛格与阿比吉尔·布莱斯林主演的一部惊悚剧情片。假若你看惯那个身手了得,时刻冲锋在前的硬汉阿诺,在这儿你则可以看到很一样的阿诺。

这个全新却又老暮的阿诺,父女情深的阿诺,说实话,我多少还真有些不太习惯。也许他不太适合这种文艺片。

假若你看惯了那个甜美可爱的阳光小美女。在这儿,你则可以看到神情落寞,虽然可以勇敢砍掉断指,却只能躲起来大哭,最后变成越来越恐怖的活死人。

图片发自简书App


看完这部并不恐怖的僵尸片,我想到了《当怪物来敲门》,小康纳的母亲病重,他既渴望妈妈快点康复,又因为绝望而痛苦不已。最后老树怪物讲给他三个故事。他终于明白了,重要的是行动,而不是想法,而告别是一种成长。

这个世界,每天都有人离去,每天都有事物消失,自觉不自觉,感知不感知,告别都是常态。

不管怎样的告别,如若感知,多少有些惆怅。如若亲密,则更是悲伤。

前几天,隔壁的阿姨去世了。食道类癌症,从确诊到采取保守治疗(没有动手术),已经一年多了。虽然生病,一年多还是可以常常看到她的骑单车,散步的身影,所以觉得她应该可以活得更久一些。

可没想到这么快就走了。我不得不想到是否真有宿命一说,难道寿命真是注定的吗?

听说,走之前,她下楼去,看见她家婆拿了席子睡在地板上,说:“妈,别睡在地板上,会睡坏身子的。我走了,你要保重。”

说完这话,她又上楼去了。

然后,她就去世了。

这样的告别,令人惊奇又让人悲伤。

图片发自简书App


电影把韦德和他女儿玛姬的告别放在一个末世的大环境里,其实削弱了那种告别的强烈感情。所以我到底没有掉眼泪。

末世,是个阳光稀薄,恍恍惚惚,到处都有活死人出没,一不小心,就可能被咬,被感染,然后你也会变成活死人。甚至植物都能够感染活死人病毒,不得不大片大片地焚烧。

玛姬是个坚强的女孩。韦德把她从隔离区载回家,在车里,神情落寞,但并没哀怨。我觉得这儿太过平淡了。

也许在末世,这种事情常见。

但是,假若,真有末世,真有活死人,你愿意把自己的亲人丢弃在隔离区,任其自生自灭吗?

假若不愿意,你敢把他留在家里,看着他异化,最后丧失理智,变成六亲不认,只想吸血的僵尸吗?

你忍心拿枪对准那个曾是你最爱,现如今却是你最恐惧的亲人,然后扣下扳机,结束掉他的性命吗?

韦德誓死要保护大女儿玛姬,就算她被感染,就算她一天天恶化,他无论如何也不要把玛姬送去隔离区。

但最后他也不得不抱着一把步枪,坐睡在沙发上。当玛姬几乎完全恶化,来到他跟前,凭着残存的一点爱,才没咬下去,最后跳楼自杀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电影表现的这种父女情,虽然感人,但到底理想化。我觉得不如让玛姬咬下去,韦德扣响了扳机,最后一切定格,这样电影可以升华到更高层次。

命运到底是残酷。

天下无不散的筵席。

无论如何告别都会来到。

也许,既不能相濡以沫,那就相忘于江湖最好。

只是,如何做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