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路天使》——山河破碎下的爱情 中国首部有吻戏的电影

非常喜欢周璇这个演员,长相清纯秀美,歌声恬静清亮,整个人充满灵气。她因《马路天使》而成名,这部影片在1937年上映,虽然已经过去了80多年,但是它超高的艺术水准和揭露现实的巧妙隐喻处理仍然傲然中国影坛,是中国众多电影中闪耀的明星。


《马路天使》讲述了上世纪三十年代发生在上海普通弄堂里几个底层青年的故事。小红和小云是一对漂亮的姐妹花,因为战争失去了亲人,辗转来到上海讨生活,却被黑心的养父母压榨。小云是姐姐,被迫做了暗娼,承受着极大的屈辱,小红是妹妹,因为年龄尚小加上歌声甜美,每天跟着琴师在茶馆里卖唱。弄堂里还住着很多底层的普通民众,其中鼓手陈少平和卖报人老王和小红关系很好。随着接触,小红和陈少平相爱了,他们冲破养父母和恶霸的障碍最终在一起了,而姐姐小云却在这场纷争中失去了生命。


整部电影前期基调非常轻松、欢快,有乐队穿堂过巷地演奏,有小红愉悦清脆的歌声穿插其中,有两个相爱的年轻人晚上偷偷溜出家门外出嬉闹。拍摄这部电影时,周璇才刚刚十六岁,初涉影坛的她没有丝毫紧张,表演流畅自然,活泼生动,将一个天真阳光的小女孩演绎得淋漓尽致。或者说,周璇没有表演,她只是在镜头前诠释日常的自己。


有一个有趣的小故事,周璇那时还没有谈过恋爱,导演为了帮助她演出情窦初开少女的甜蜜,还要引导她如何恋爱。那时的赵丹也意气风发,青春正好,这样才华横溢的年轻人汇集在一起,使得这部电影朝气蓬勃,充满青春的气息。相互爱恋的年轻人透过窗户,隔空传达爱意。女孩用稚嫩脆亮的歌喉将原本幽怨愁苦的《天涯歌女》唱得明媚喜悦,满怀少女面对喜欢的男孩子时的娇羞和开心。男孩子憨笑听着女孩唱着歌,把手里的苹果扔给她,我有的不多,但我有的都给你。有人说这是一部轻松浪漫的爱情片,因为有小红和陈少平他们的爱情故事作为主线,也可以这样说。


影片后半部分则是有了无奈酸楚的意味。小红被恶霸看上,养父母为了钱财要将小红卖给恶霸做妾,而陈少平因为误会小红是一个嫌贫爱富的人而对她态度冷淡。小红满含委屈地在茶馆里唱着《天涯歌女》,眼里含泪,边唱边不时地看向情郎,娇憨可爱又楚楚可怜。他们最后在一起了,可是小红却意外殒命。虽然整部影片因为灵动的周璇和青春正盛的赵丹而焕发着轻松愉快的勃勃生机,但是小云坎坷残酷的命运仍然为这部影片添上了一抹浓重的悲情色彩。


一个青春美貌的女孩,虽然家境贫寒,可也曾是父母疼爱的娇贵女儿。因为战争的轰鸣,女孩失去了父母的庇护,带着妹妹来到了繁华陌生的都市。本以为从此可以摆脱战争的阴云,带着妹妹能好好生活。但是不曾想竟然落入了虎口从此过上了耻辱无奈的生活。不去要被打,去了挣钱少也要被打。周围人都鄙视她,嫌恶她。可是,一个小女孩哪里有力量反抗这罪恶的现实。肮脏的不是这个女孩子,而是将这个女孩子推入火坑的那些人——人贩子、强迫别人家的女儿出卖肉体赚钱的黑心养父母、为了权利和利益发起一轮又一轮战争将无辜民众摧残得家破人亡的军阀。

所有人都嫌弃她,连她暗恋的陈少平也厌恶她,只有卖报的老王将她奉为心中女神,默默爱恋着她。她渴望着温情,但当温情来临时,她又害怕地退缩了,她觉得自己不配。最后,导演安排了死去了结局,或许对她来说是一种解脱。曾经堕入泥潭的经历是她一生都无法抹去的伤痕,只要活着就会忍受着这根刺的折磨,死去或许是最好的安排。小云在去世前,面对陈少平的道歉,善良的她说了一句话,大家都是一样的苦命,谁也说不上原谅谁。这样宽容的一句话,恰恰是对罪恶时代最大的讽刺和控诉。

欢快明媚的青春爱情穿插在国破山河大背景下,更有小云这样善良美丽女孩的悲惨遭遇,让人们在欣赏美丽歌声和甜美爱情的同时,也在叹息现实的残酷和无奈,怜惜无辜小人物蝼蚁般柔软无助的命运。这样的艺术处理,使这部影片思想内核向上升华,而不是简单的爱情片了。这也是为什么过去这么多年,这部影片仍然高于众多电影的原因。


这部影片艺术水平和拍摄手法都非常高。小红唱歌时映衬的是一幕又一幕的应景镜头。唱《四季歌》时,将女孩因为故乡被炮火摧毁而被迫来到大上海讨生活的人生经历一帧一帧放映出来犹如MV一般。因为被陈少平误会唱《天涯歌女》时,用幻影的方式映出两人曾经甜蜜的过往。这样的拍摄方式即便放到今天仍然不过时,显示了我们中国电影艺术开拓者们优秀的专业技能和深厚的艺术功底。


都说艺术家永远走在时代的前端,无论是在艺术领域,还是在思想领域。中国首个吻戏就是出现在这部影片里,要知道那可是上世纪三十年代,艺术家们冒险和改革的精神总是这样勇敢无畏。


《马路天使》使周璇一夜爆红,瞬间火遍中国,开启了她影坛、歌坛双栖顶流的辉煌时代。她的歌声纯洁清甜,透着一种邻家小妹般的亲切柔美,一如她温柔和善的内心。即便经历过大上海繁华烟尘,身处群星闪耀的电影圈,但她纯良、温和的眼神却没有改变。那柔和的眼睛折射着她一如当初的善良纯真。可惜美人薄命,影片中,小红遇见了解救她的陈少平。而现实中,她遇人不淑,没能抗住命运的鞭笞,容颜依旧,气息却停滞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