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 平凡但不平淡

96
田真十
0.2 2018.02.21 20:00 字数 1555
救治、服务他人时,也许他们也需要帮助


当人们合家团聚、共庆新春的时候,有谁知道有那么一群平凡的人过着不平凡的日子,他们心里充满着温暖,也充满了对家人的牵挂和思念。


1

蕾是120救护车上随行医护人员,一周前做的乳腺结节切除手术,刚拆药线就奔赴工作岗位,这在普通病人来说是无法想象的,但她是名医护人员,每天见惯了病痛、外伤,对她来说,这个“小手术”不算什么。

她上班的第一天接收的是位老太太,在楼道里突发疾病被邻居发现。

蕾他们在施救的过程中听帮忙的人说,老人的三个儿子为房产争吵得不可开交,大过年的老人又无处可去,无奈之下躲到楼道里,来人喽她就装作上楼下楼,结果犯病倒地,幸亏被邻居看到,先拨打的120后通知她的孩子们。

老人躺在救护车上疼得一阵一阵抽搐,在她疼痛稍微缓解时,那个跟车上来的儿子居然同老人讨论房子的事,蕾平静得对他说“病人需要救治,请不要打扰她。”

那个儿子竟然伸手一把揪住蕾胸前的衣服,将其拽离座位,恶狠狠地说“我们的家事,用不着你管!”

而后用力一推,把蕾搡到座位上,蕾立时感觉伤口处撕裂般的疼痛,下意识的用手去捂,手里黏黏的满是鲜血。

对方一脸诧异,“我又没打你,你哪来的血啊?!”

蕾不再理他,120驶入医院,蕾忍着剧痛与前来接手的医护人员做了必要的交接后,才捂着伤处独自去找外科处理。


工作的特殊性,使蕾早就成了“超人”——超越普通人的忍耐,超越普通人的冷静,超越普通人付出。

望着万家灯火蕾明白,他们的汗水和付出,能让这个社会运转的更加平衡,为此,有些痛,她选择忽略。


2

大年初五颖登上列车,再下车时至少是四天四夜之后,或者更长的时间。

由于是春运期间增加的临时旅客列车,在运行图的调配下,沿途要在辅线上避让一些速度比它快的列车,甚至连货车它都要避让,所以颖他们这趟车运行很缓慢。

从成都往北京返的时候,客流量剧增,那些返程的旅客们,肩扛手提带了许许多多的包裹和物品。

这时候就需要颖(列车员)不停地疏导,尤其是在上下车时。

小扁担硌到腰疼了一下,被人踩了脚指头激灵一下,这都是常事儿,咧咧嘴就挺过去了。而这“根深蒂固”的肩周炎,颖可不是简单的挺过去就成。

经过拥挤的通道时,颖真想给左肩戴上个“钢盔”,旅客每碰一下她的胳膊,她就感觉到撕裂般的疼痛,在疼到麻木时是她清理卫生的最佳时机,为得是让旅客们拥有一个清洁舒适的环境。

开车门迎接旅客上下车的时候,她依然挺住用微笑面对旅客,还会用那抬不高的胳膊,对年老体弱或者抱小孩的人们搀扶和护送一下。

有位旅客说她“笑得很特别”,为什么“特别”,天知、地知、她知、肩周知也。



城市治理车流的“大禹”们

3

小何在一座旅游城市当交警。

从初四一早开始,返回的客流急剧增加,造成了道路的拥堵,堵到电瓶车都摆着pose动弹不得,连骑共享单车的人见状,赶忙远远找个地方停好单车,选择步行。

公路上的人口密度超大,轮休的交警一律接到通知,全体上岗疏导交通。

小何负责的路段不断出现状况,对讲中提示:前方有一辆不遵守交通规则的车卡在路中,造成整条路都不能正常运行。

此时的小何就像武打小说中说的那样,经过“闪展腾挪”,好不容易位移到需要疏通的地方,智力加体力一通忙活,终于将“车结”解开,看着一辆辆车缓缓而过,他长长出了一口气。

耳边又来语音,说北行三百米处有两辆车别在一起了,需要处理,小何迈步向那里赶过去。

因是见缝插针地走,所以他很辛苦。

“警察叔叔好棒!”路过一辆红色轿车时,从开着的车窗传出一句稚嫩的夸赞。

当看到车里那个孩子咧着小嘴向他笑时,心里咯噔一下,他想到了自己的孩子。

小何出门上岗时,四岁的女儿睁着通红的小眼睛哭着说“爸爸别走。”妻子抱着高烧中的孩子用眼神示意他快出门,那情景灼得他心疼眼酸。

他朝红色轿车中的孩子微笑着挥了挥手,继续朝着需要疏导的路段赶去。


医生、乘务员、交警,在某种程度上他们的职业受到尊重和敬仰,但特殊时刻他们的付出更让人们尊重和敬仰。




图片来源于网络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