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镇故事(17):网恋的女人

96
酒言醉语 Excellent
2017.03.13 13:38* 字数 1872

在这个复杂的社会,一切都有些杂乱无章,这个世界的天空是灰蒙蒙地,不仅因为大自然受到了污染,更因为我们的心灵不再纯洁,眼睛遭受到了蒙蔽,我们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更谈不上追求,只有填不上的欲望。

图片发自简书App

如今的小镇也在遭受着各种冲击,不再是民风淳朴的小镇。

男人们忙着外出务工,养家糊口,女人们一不看孩子,二不务农,孩子有公婆给看着,能在小镇的超市、商场上班的就算是能干的女人了。

有时我在想,现在的小媳妇们,以后自己当了婆婆会怎么样。

女人的主业好像除了生个孩子就只剩下玩了,天天抱着手机成了她们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田四的媳妇玉如就是这样过的。

其实这也没什么稀奇的,不光村里人这样,估计城里人也是这么过的吧。

田四不在家,孩子在公婆那,衣食无忧,又不舍得这双嫩手干活,刚刚三十岁的玉如除了化妆打扮之外,不玩手机还能干嘛?

玉如一直跟一个叫浮生如梦的吉林的网友聊的挺好,看样子小伙挺英俊,能说会道,嘴还挺甜,时不时的撩拨着少妇的春心,让玉如觉得很受用。

玉如经常站在镜子面前欣赏着自己,虽然已经是一个孩子的妈了,可是岁月不但没给自己留下一点沧桑的痕迹,反而增加了成熟女人的韵味,前凸后翘的身材,娇好而精致的面容,再加上自己保养有道,真的是一个风韵少妇,完全不输于城里人。

“女为悦己者容,女人一生能有几个好年华,自己年纪轻松,就嫁给了不懂风情的田四,而且他还常年不在家,真的是白瞎自己这个人了,难道自己就这样过一辈子了?”每当想到这,玉如总是为自己叹息,却又无可奈何。

“吱吱……”

玉如连忙拿起手机,又是那个浮生如梦,这个家伙最近越来越放肆了,总是发这些乱七八糟、具有挑逗性的图片和文字,这让玉如又气又爱。

“我到青岛来做生意来了,老婆哪天我们来见一面啊,让你见识一下东北大汉的床上风采。”

“他来青岛了,怎么办,怎么办?”玉如突然芳心大乱,好像他已经到了自己家门口一样。

虽然讨厌,但玉如还是有期盼的,他们最近已经用老公、老婆称呼彼此了,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网恋”。

不想出轨,不想背叛家庭,却又禁不住诱惑、耐不住寂寞的玉如,终于打着去青岛找田四的幌子,投向了浮生如梦的怀抱。

浮生如梦没有网上的照片那么好看,床上的功夫也不见得比田四强多少,三十五六的年纪,出手阔绰,却又能说会道的浮生如梦还是俘获了玉如的心。

欲望的新鲜感让玉如觉得这才是自己想要的爱情,本来是想尝尝新鲜,又渴望爱情的玉如,在浮生如梦的甜言蜜语下,决定抛弃原本还算幸福的家庭,再也不想回小镇了,因为这里有她渴望的爱情。

玉如与田四离婚了,虽然双方父母都不同意,但是谁又能阻挡得了。

浮生如梦娶了玉如,玉如家里虽然有一千个一万个不同意,但是奈何玉如同意,也不得不慢慢接受现实。

玉如怀孕了,浮生如梦打算跟玉如的哥哥玉才合伙开个厂子,本来就讨厌这个妹夫的玉才开始时是不同意的,再者家里种着一大片地,自己有个小维修点,一年收入不错,不愿意出去冒着风险投资。

奈何禁不住浮生如梦的撺掇,还有妻子的唠叨,玉才决定先去考察一下,再决定是否投资。

考察的结果还不错,玉才深思熟虑后决定投资六十万与浮生如梦合伙,玉才自己有二十万,又贷款、借钱凑够了四十万,结果投资后没多久,浮生如梦就说是赔了,钱也打了水漂。

怎么会这样?原来浮生如梦本来就是靠坑蒙拐骗过日子的,外边一屁股债,拆了东墙补西墙,这次竟然骗到了大舅哥身上,一切都是骗局。

说什么都晚了,小心谨慎的玉才还是上了当,后悔不已,家里的地卖了,维修点也被银行拍卖了,自己只能给人家打工,慢慢还钱。

此时的玉如后悔不已,等她看清浮生如梦的真面目时,已经晚了,因为这时他们的儿子已经降生了。

浮生如梦无耻地说:“我不缺儿子和女人,你愿意跟我过就过,不用过问我的事,你只管吃香的喝辣的就好了,不愿意就带着孩子走人,反正你也不是第一个。”

玉如没想到自己会到进退两难的地步,娘家是回不去了,最后只得选择跟浮生如梦回吉林老家再做打算。

图片发自简书App

年前,玉如父母也去了趟吉林,想盯着点把儿子的钱给要回来,没想到浮生如梦的家里要债的人从来就没断过,一家人的行踪还在别人的监视之下。

想想一身债务的儿子,再看看进退两难的女儿,最后老两口含泪要回老家。

临走时玉如说:“我这辈子算是这样了,没法回头了,我认命了,我现在只想把哥哥的钱给还上,你们回去告诉哥哥,只要有钱,我先把他的还了”。

其实哪来的钱,还不是靠浮生如梦坑蒙拐骗。

看着父母坐上火车远去,想想自己当初的选择,再想想以后的路,玉如一片茫然。

婚姻不易,且行且珍惜,人生最重要的路不过那么几步,千万不要走错。

浮生如梦,浮生如梦,真的是浮生如梦啊。


欢迎链接:

没有消息便是好消息

小镇故事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