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房,楼房

这阵子呀,胡老汉是吃不好睡不香,那心呀猫抓似的难受。咋回事,还不都是让楼房给闹的。

胡老汉的小儿子,在县一中教书的胡建成已确定今年底结婚。这是添丁进口的大喜事,更何况另外两个儿子和女儿已成家立业了,这小儿子再一成家也了却了他为人父的一桩心事。按说他应该高兴才对,可没成想建成说要再买一处住房,而且是和他另外几位同事一块在离他们家不远处的景苑小区集体购买一套三居室的单元楼。胡老汉一听,当时那火气就一下子蹿到了脑门子上。十多年前胡老汉把他现在居住的这进院子重新捣饰了一番:把土坯房推倒重新建了在四间大瓦房。配房,门底也一应俱全。三个儿子的宅院都大致相似,他想他无论有多作难也得让三个儿媳妇觉得他这一碗水端的很平。的确,为了给建成建房他确实紧巴了好几年。当时,建成刚上高中,他极力反对父亲这么做。可胡老汉却振振有辞:“你小子以为我这当爹的就不想轻闲几年?你们这些年轻人口口声声说不当啃老族,可你们把自己叫什么来着,哦,对叫月光族,等你们攒够了钱再建房光擎打光棍吧。趁你老爹还能动弹给你把房建好,这载了梧桐树才能引来金凤凰。”建成被父亲说的哭笑不得,不过一想父亲辛苦了大半辈子也该住上新房了,也就由着他了。其实胡老汉更喜欢土坯房,虽说尘土多了点,可那房子冬暖夏凉,住着舒心,还没有现代装饰材料不用担心污染,是地地道道的绿色房屋。要不是老祖宗规定小儿子应当守着祖屋,或还有一处房产,他就让建成单独住一个院他还住他的土坯房。不是宅基底少吗,没办法才推倒重建。现在倒好,自己辛辛苦苦费一番心血,人家还不稀罕,还要另买房,而且还要买什么单元楼。这不成心给他添堵吗?那天建成把这话只给他一说,他就一拍桌子“腾”地站了起来。

“你,臭小子!能耐了?老子费尽心思给你把房建好,放着好好的平房不住去买什么楼房。说,是不是嫌你妈我俩老了碍事,还是真得就想住楼房?”

“爸,你都说哪儿去了。我怎么能嫌弃你们。您怎么会这样想!”

“你们嫌弃也好不嫌弃也罢。要想买房也行,咱买平房。买楼房,哼,除非我死喽!”

“哎呀!爸!您,您怎么不讲理。住单元楼是大势所趋,况且我也的确喜欢住楼房。单元楼干净,安静,间隔也好,有独立空间。而且小区有统一的物业管理,生活环境比平房好。我们几位老师一块买,属集体购房,价格上优惠。以后有了小孩子,孩子们还可以在一块……”

“别净给我扯淡,什么生活环境比平房好,都是借口。直说吧,你要是买平房,老子就是拼了这口气也会给你添吧点儿。要是买楼房,哼,镚子没有!”

“爸,我们根本就没想过用您的养老钱,我们贷款。您得改变消费观念。”

建成说完甩手走了,把胡老汉晾在那儿,他还能怎的,只能干生气呗。

“我说他爸,你真是的。”他爷俩一抬杠,胡大妈就在一旁只有着急的份儿却不知说什么好,儿子一走她才小心翼翼地开了口:“咱建成是个多听话的孩子,啥事不都是依你?这次孩子有自己的主见,你干嘛非拦着。孩子愿住啥房住啥房,只要有你的平房住着你就别瞎操心了。咱玉娇不也是住楼房吗,还那么高,我瞅着也没啥不好。”胡大妈慢慢地劝着,生怕哪句说的不对又惹老头子生气。胡大妈不提他们小女儿胡玉娇还好,一提,胡老汉的那火气又升起来了。原来,玉娇大学毕业后留在了省城工作。奋斗了好几年才买了房子,也是单元楼,而且是小高层—— 十八层。去年暑假女儿和女婿一定要他们老两口去住一段时间。老两口都是第一次去省城,胡大妈似乎更兴奋些,而胡老汉好像并不乐意,只是不愿拂女儿的一片孝心罢了。到了省城看到那么多高楼大厦胡老汉就觉得头晕眼花。等到了女儿住的楼下抬头一看又是倒吸了一口凉气。玉娇告诉他她家在十八层时差点没把他吓趴下。

“十八层?你不是说在第八层吗,怎么又成了十八层了?那得爬多大会儿楼梯才能到家呀。”

“对不起,老爸,骗您呢。怕您知道我们住在十八层不肯来您女儿家。您说爬楼梯呀,爸,外行了不是?住那么高还用的着爬楼梯,得乘电梯!”

“电梯?电梯也是梯子,是梯子总得爬呀。光听说或者光看电视里的大楼恁高,叫摸天大楼,看来真快摸到天了。是不是爬了带电的梯子就真能摸到天了?大城市的人看真逗。”胡老汉提起大城市的人一脸的不屑。

“爸,不是大城市人逗,是您逗。”玉娇听老爸这么一说,笑的岔了气,“您可真会想,那不叫摸天大楼,叫摩天大楼。电梯也不是一阶一阶爬的,呆会您一乘就知道了。”

见女儿笑成这个样子,胡老汉心里说:“甭觉得你老爹啥都不懂,我还能不知道啥叫电梯?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

尽管胡老汉不承认自己没见识,可还不得不服气。自个儿呀,虽说见过“猪跑”还真就没吃过“猪肉”。这不,他一吃这“猪肉”就领教它的厉害了。从电梯一开动他就恶心干呕,虽说只是一小会就到了十八层,但他还是难受的没法说。进了女儿家好大一阵子才缓过神来。更可气的是:第二天他要大便,坐在马桶上无论怎么使劲也拉不出来。不得已,玉娇又带着他打的去了附近的一个公园,在有蹲式马桶的公厕里解决了问题。这下到好,他方便一次花了十多块钱。从公园一回来,他就坚决要打道回府,任女儿怎样挽留也挽留不住。

“我蹲着拉屎都拉了大半辈子了,现在让我坐着拉,这不成心难为我吗?再说了,你家住恁高,从阳台上往下看人都跟蚂蚁似的让我头晕。古语有十八层地狱一说,你家纯粹就是十八层天牢。这屋里就这么大地界儿,左一扇门又一扇窗的把屋弄得跟鸟笼子豆腐块一样,你们住着就不憋屈?再怎么隔开也还是丁点儿大的地方,这屋放个屁那屋都听得见,还哪屋里都臭。你要是心疼你爸就让我赶紧回家。”

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玉娇也只好给父母买了当晚的火车票,第二天一大早,老两口就回到了家。刚到了家门口,可巧就碰上了隔壁的吴婶,吴婶大吃一惊:“哎呀,老哥老嫂子,这二侄女接你俩去省城住楼房享福去了,这前脚刚走后脚咋又回来了?”

“享福?哼,你大哥可不觉得是享福他就觉得纯粹是受罪。他嫌进屋得换鞋,嫌地板擦的锃亮能当镜子,怪渗人的。还有那马桶……”胡大妈话还没说完,就听到胡老汉在一旁咳嗽了两声,胡大妈赶忙把话茬打住。

“马桶怎么了,嫂子,省城的马桶跟咱这地界的马桶不一样?”

“不是,她婶子,你可真能瞎想。哎呦,那什么,不说了,改天有空咱再聊。”胡大妈说着,笑得合不拢嘴,弄得吴婶一脸莫名其妙。

“这老两口去了趟省城怎么就变得神神叨叨的。”吴婶在身后嘀咕着。


现在建成也要买单元楼,也像女儿玉娇家的房子一样,进屋得换鞋,地板擦得锃亮,也渗人乎乎的。要论楼房高度,的确不如省城的楼房高,摸不到天。说是要买的单元楼在第三层,当然也用不着电梯。可用不着电梯就得爬楼梯呀,这要是一天出入几趟爬上爬下的你说多费事。最最让人不舒服的是楼房里方便时得使马桶,这不就是说活人得让尿屎憋死吗?胡老汉就是想不通,打小都蹲着大便现在坐着大便,孩子们咋就行,连他的老太婆也行,自个咋就不行。

“他爸,你说你咋就恁古板,单元楼咋啦,有啥不好?眼见着单元楼在咱身边一天天的多起来,你咋就跟闭着眼一样装看不见?还是抱着老思想:再好的高楼大厦不如我的独门小院。儿孙自有儿孙福,一辈人不管两辈人的事。建成愿住单元楼就依孩子吧。”胡大妈见胡老汉又再生闷气,忍不住又劝起来,“你不乐意听,我也得提。大城市不都住楼房?你没听咱建成说吗,早晚都得这样,这叫啥来着,哦,对,大势所趋。人多地少,得向高空发展。”

“得,得,得,你甭给我整那么多洋词儿。大城市住楼房那不是因为大城市没那么大地界儿吗。你以为大城市人就不想住平房,可他们得有平房呀?现在咱们有平房不住,偏偏屁颠屁颠地学大城市的人住楼房,真是犯傻。楼房,哼,楼房有啥好的。住楼房的人我就更看不惯了,养只猫狗还得给它穿衣服,把猫狗弄得比人还金贵。养鸭养鸡就更甭想了,就是植花种草都要在盆里。那要是栽棵树,就是老天爷也别设这想。就算把树栽在盆里,结果咋样,那树不都长转弯了。”胡老汉这话一点也不假。玉娇那房子虽说是三室一厅,可使用面积总共才八十多个平方,刚能转开身。那阳台连床被褥都晒不开。这巴掌大的地方与他住的这进院子相比那简直就不是人呆的地方。十几年前胡老汉还是城郊的农村人,谁成想这小县城的发展就跟火箭上天似地这么快,一眨眼的功夫,他们这个小村庄已成了县城里的黄金地段。虽说是地处县城的好地段,但毕竟是打农村过来的,所以他们村的人住的那院子要比这家属院那家属院的院子大多了。胡老汉这进院子就是东西着宽十五米,南北着长二十多米。他本来就是庄家地里的好把式,这么大的院子他怎么舍得让它空着。西墙根边载了石榴树和葡萄,东墙根边辟出一块菜地一块花园。春夏时节石榴树上朵朵怒放的红花儿煞是喜人;两棵葡萄架出好大一片阴凉地。花园里虽不是啥名贵花儿却热闹非凡:黄的,红的,白的,紫的都有。菜园里家常青菜差不多也都有。冬天,这老爷子又捣饬上大棚,这一年四季他们家的餐桌上的都是胡老汉自己种的菜,绝对的绿色蔬菜!再加上老爷子爱养鸟,呵,这小院真个是鸟语花香,世外桃源一样,要是陶渊明转世一准能和这老爷子成铁哥们。也怨不得他不爱住楼房,这么好的平房住着,再好的楼房也没法跟他的平房比。可话又说回来了,这么好的平房建成这小子就是不稀罕,人家就待见那鸟笼子一样的楼房,这叫萝卜白菜各有所爱,你也没办法。胡大妈见他坐在那儿不吱一声也不敢多说话,只是连连叹气:“你这头倔驴,咋就一条道走到黑,你就不能不认死理?


就在老两口干坐着互相生气的当儿,建成和他的未婚妻小丽来了。小丽和建成既是同学又是同事,是老两口看中的儿媳妇。胡老汉一见儿子气就不打一处来,可当着未来儿媳妇的面也不好发作。老两口的确没看走眼,小丽确实是个知书达理的人。她走上前甜甜地叫了声“爸,妈!”胡大妈赶忙把她拉过来让她坐在自己身边。小丽和颜悦色地又开了口:“爸,虽然我还没进这个家门,可我也早已改口了,有些事我想也可以和您和我妈商量一下。如果我有说错的地方您老千万别见怪。”小丽笑着,轻声慢语地说:“听建成说您老对我们买楼房很恼火。他说和您说不到一块去,不再顾及您的想法了,后天就去交定金。可我觉得吧,无论如何得先把您心里的疙瘩给解开。要不然,我们买了也觉得对不住您。您是个通情达理的人,我一解释您就不生我俩的气了,是吧,爸?”听小丽这几句开场白,胡大妈就偷着乐开了:“这个老倔驴,这回栽了吧。”胡老汉没想到建成会来这一手,使出小丽这么个杀手锏来。自己的儿子打也打的,骂也骂的,可这是儿媳妇,而且还是未过门儿的。

“爸,您也知道这景苑小区离咱的老院不远。您二老要是愿跟我们一块生活那是再好不过了。您要是的确住不惯楼房,我们来照顾您和我妈也方便。我们都知道您喜欢平房,像您这岁数的人十之八九都这样吧。平房带院,您看咱这院让您老收拾的人见人爱,建成和我也喜欢。可我们也喜欢楼房。即使我们不喜欢我们也得买。我们这地方虽小,可也在飞速发展,修路呀,办工厂呀建学校呀什么的都要占地,但是可用土地是一定量的,这必定要求我们的住房向高空发展。这是大势所趋呀,爸!”

小丽娓娓道来,胡老汉那火气也渐渐熄灭。“是呀,小丽说的对,我们这小县城发展的也真快,这才多大功夫我们就从农村人变成城里人了。唉,孩子们有孩子们的安排打算,我都是黄土埋到脖子的人了,跟着瞎掺和啥?”胡老汉许久没说话,可在心里已认同小丽的观点。“爸,您不说话,就说明您同意我们买楼房喽?”建成小心翼翼地问。

“同意!不同意还能咋地!你小子啥样的人我还不清楚,你认准的谁能给掰过来,你这头倔驴。你妈说了一辈人不管两辈人的事,只要有我的平房住着,我拦你干吗?”胡老汉闷声闷气地说“我也没能力给你们添太多钱,我存的那点钱你们就先用吧。能少贷点款就少贷点。贷款就是借国家的钱,借国家的钱就不叫借钱?我不懂啥叫改变消费观念,只懂无债一身轻。”

建成没想到小丽几句话不仅能让老父亲接受买楼房还能让他给掏钱,对小丽佩服地五体投地。“我们不用。”小丽和建成异口同声地说出来。

“您老懂无债一身轻,我们也懂。用您的钱也叫借,借国家的钱得还利息,那是为国家做贡献。借您的钱您又不让还利息,想为您做贡献都做不了。”小丽咯咯地笑着说。

“谁让你们还了,跟我还分那么清。胡老汉阴了好几天的脸终于有了那么一丝阳光。


建成和小丽走了,胡老汉仍坐在原地不挪窝。虽说脸上的阴云不那么浓了,那点儿阳光也多少让他有点放晴的苗头,可看上去还是一百个不乐意。胡大妈心里又嘀咕开了:“死老头子,我还以为他真心同意三小子买楼房呢,闹了半天还是个不同意。”好一阵子,胡大妈小心翼翼地问:“他爸,你不是同意他俩买楼房了吗?还说要给他们钱?咋还是不高兴。”胡大妈见他没吱声,又小心翼翼地接着说:“说出去的话跟泼出去的水一样收不回来的。再说了,能收回来咱也不收,小丽那儿没法说。”

“我啥时说把话收回来?红口白牙,我老胡的话落地上都能砸个坑,还能反悔?我同意不等于我乐意。我说给他们添钱也一准添,要不要由不得他们。添了钱我也不到他们那儿去住。等我老了不能动了让他们到平房里来伺候我。我死了要在平房里发送我。”胡老汉撂下几句硬邦邦的话走了,把胡大妈噎的浑身直哆嗦。

半年后,建成结婚了,小两口欢天喜地的住进了楼房。那三室一厅的楼房布置的别提多有情调了。屋里犄角旮旯也一尘不染,连卫生间也整天芳香扑鼻,要是能放的下床简直都能当卧室用。天天洗澡也不再是奢望,因为冬天集中供暖。建成就觉得神仙也不过是过这样的日子。他想无论如何得让老父亲也搬进楼房来享受一下神仙的日子。可每次当他看到父亲在他的平房世界了生活的那么惬意时,他就知道自己的想法是多么幼稚。

胡老汉每每听到建成说楼房的种种好处时就打心眼里觉得这些年轻人,尤其是读过书的年轻人真是让人琢磨不透,他们怎么会喜欢住鸟笼子呢?但是不管咋说吧,对于儿子住楼房他已能心平气和地接受,毕竟就如老伴说的:一辈人不管两辈人的事,他们爱住啥房就住啥房吧,只要有自个的平房住着管他呢。

就在胡老汉刚刚消停了一段时间时后,又开始吃不好睡不香了,那心呀也又开始猫抓似地难受了。咋会事?还是让楼房给闹的。因为胡老汉住的这平房马上就要拆迁了,他们这片地方要建成单元楼,胡老汉要当回迁户了,也就是说他胡老汉不久也要住楼房了。

这天,胡大妈从集市上买了一把带漏洞的椅子。隔壁吴婶见了就问:“老嫂子,你家又没有半身不遂的病人干嘛买这椅子呀?”

“哎,一句话说不清,有空我给你细聊。”胡大妈边说边笑,把吴婶弄得又是一头雾水。

“买回来了!我赶紧地去练练,看坐在上面能不能拉出来。”胡老汉知道当前最当紧的事莫过于这档子事了,因为他已经明白:坐着拉屎是大势所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