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与再见

文/时间细流

每次路过通往影视大道的十字路口时,都会看到海影城的宣传广告立在那里。让我知道了家乡的影视城又新建了一个基地,心里充满向往。它坐落在象山新桥镇,经过若干年扩建,令冷清的小镇也变得热闹的起来,在清晨和下午,偶尔经过马路时都会看到俊男美女在跑步,我常怀疑他们就是正在基地拍摄的某一部电视剧主角。

海影城,见其名不见其城。还没到达,远处就看到由红黄灯笼组成的看似一片墙立在那边,上面挂着“海上传奇”几个大字。

墙旁边的中央水池上,一对准新人正拍着婚纱照,甜蜜幸福,我站在他们不远处,看着女孩与男孩靠在一起,摄影师按着快门,真的好羡慕他们,顿时有一种失落的感觉在心里出现,自己总是一个人走,一个人看路上的风景。

从大门进去,第一眼看到里面的建筑,感觉它跟旁边影视城里的民国城区别不大。同样是近代老上海的建筑风格。只是少了街面上的军车、大炮、枪支等道具,银行、大剧院等建筑名字都基本相同。

沿着主路一路走过去,人员稀少,只有几个游客对着建筑物拍照。“咔嚓”“咔嚓,”声音从身后传来,回过神来,一辆小火车已经在身边停下,它的前门慢慢打开,看到里面已经有很多游客坐在上面,自己踏上车,与陌生的游客们一起体验老上海的交通工具。

小火车没开几分钟,它就停下,原来这个城真的很小,车子围绕着城里的主马路上转一圈,它就把我们放到了景点起点处。

一个人迎着寒风到处闲逛,瞧着同质化建筑物觉的索然无味,感觉这一趟很不值。这时路边门口的一个标识吸引了我,上面写着里面表演节目时间点。我看了下表,现在是五点,正好有一场演出。走进去询问,里面的工作人员说,这里其实是一个鬼屋。如果你一个人进去,会害怕的,最好等别的游客一起,希望我再等等或者自己去叫些游客来跟他们一起进去。

看到一群人走过来,正想走上前去游说。不料他们其中一位中年男子率先向身旁的工作人员介绍起他右边的一位老者,这是李老师,我们请他来指导。我心中感叹自己运气好,幸好还没开口 ,不然丑大了。

等了一会儿,还是没有人来,工作人员看着我坚持想进去,一位男子领着我走进一间房间里,他嘱咐我说,这里这么多放在一起的位置你随便坐,等会关灯千万别随意走动,节目时间大约是六分钟。我随意挑选了一个位置坐下看着他从另一扇门走出去。

整个若大的房间只剩下我一个人,灯灭,在黑暗看不见五指的房间突然响起闪电雷鸣声,一位头裹着白色衣服的人出现在舞台上,在微弱灯光下弹起了钢琴,他的后背处一只黑猫,发出绿宝石般的眼神紧盯着他。

各种声音,从四周传来,房间又陷入黑暗中,我坐在椅子上等着舞台再次亮起,突然本出现在舞台上的那只猫迎面向我扑来,吓的我转过头去。坐在里面,伴随着各种怪异的声音,人物突然消失和出现,我以为自己会害怕,结果还为舞台上身穿白色衣服和披发女人演绎爱情故事的影像人物鼓起掌来。

走进歌舞厅大剧院,里面已经有几个游客坐在里面。没过多久,一位身穿燕尾服的中年男子,拿着道具向大家表演起魔术。舞台上他卖力表演着,下面的观众也拼命鼓掌,一个节目结束。

舞台上随之响起动听的音乐,六位身穿旗袍拿着扇子的女孩走上舞台,看到其中一位微胖女孩,拿着扇子翩翩起舞,感觉上天跟我开了一个玩笑,想不到在这里还能再次遇见她。

她是我初中班里的文艺委员,天生一副好嗓音。那时我坐在最后一排,每天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时不时地看着她的背影。在校三年,每次学校停电,晚上不上夜自修的时候,我和她在教室里,点着蜡烛坐在一起学习,那是我整个学习生涯里最美的记忆。

中考结束后开毕业晚会,在包厢里她一个人双手紧抱着自己,神情寂落坐在沙发的角落里,我走过去想跟她说一些话,她看到我,摇了摇头。那晚,多么希望自己成绩能考的跟她一样好,与她一起进入同一所高中。在伤感的夜晚,大家都没说一句告别,在这个小城,我们相信肯定都还会再见,我与她也一样,我把想跟她说的话深深埋在心里。

舞台上还唱着歌,我的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回头一看,原来是从小到大的玩伴,我惊讶道:“你怎么来了,带你老婆小孩一起来的吗?”他“嗯”了一声。从他的身后看去,发现他的母亲、妻子、小孩和她妻子的一家人。

打了个招呼,他就回到他们身边。我看了他一眼,心中有说不出的滋味,如果多年前,他没有结婚,我俩如果相遇,肯定站在一起看节目,现在他有了妻子和小孩,以前一起的日子不会再有。

表演落幕,大家走出剧院大门,赶往下一个地点看烟花节目。他走到我面前,询问除了烟花节目是否还有别的,我说还有一个鬼屋。话还没说完,他的母亲就在那边叫喊,快点,有一辆小火车来了,快上车。

目送他离去,我向后台快速跑去,我想知道一件事,初中毕业后她到底去了哪里,无论怎样都联系不上。到后台她的同事说她已经先走了,既然知道了她在这里工作,就不怕找不到她。

随着人群走向码头,寒风冻的自己用手紧紧环抱住自己,等走到码头时,靠在一幢屋子的大门前,面朝湖水,看着烟花在夜空中绚丽夺目,游客们纷纷拿出手机想记录这美丽的夜空。

当节目结束后,人群散去,我向景区出口走去。当快走到门口时,看到她单肩背着包,穿着一身薄薄的羊毛连衣裙站在那里,影子在月光下被拉的好长。我脚底仿佛粘了东西一样,看到她离我这么近,又不敢靠近,生怕这是一场梦。她在等谁,还认识我吗?毕竟时间已经过去十五年,我们都已长大。

她细声道:“细流,你出来了。”

“嗯,你这是等你同事吗?”我站在她的面前试探问着。

“等你啊!她们老早走了。”她笑道说,在舞台上感觉到有人眼神一直注视着我,我模糊的看到你的身影,只是不确定,也怕你身边有人,不敢唐突的出现,所以早早的就等在这里。

看到她被寒风冻的身体发抖,我连忙脱下羽绒服让她穿上,与她一起走出大门。

最后编辑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43,396评论 1 301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1,482评论 1 258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94,858评论 0 213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1,131评论 0 179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48,903评论 1 256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8,847评论 1 177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0,454评论 2 273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9,206评论 0 167
  • 想象着我的养父在大火中拼命挣扎,窒息,最后皮肤化为焦炭。我心中就已经是抑制不住地欢快,这就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9,047评论 6 232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2,563评论 0 213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29,344评论 2 215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0,667评论 1 231
  • 白月光回国,霸总把我这个替身辞退。还一脸阴沉的警告我。[不要出现在思思面前, 不然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我...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4,264评论 0 32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7,163评论 2 214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1,546评论 3 207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630评论 0 9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032评论 0 166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3,572评论 2 231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3,668评论 2 232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这是一场诡秘而又盛大的私人化进程。私人化的意思就是,即使无比错误,也无限正确。有时候,你的无数个回眸,未必能看到一...
    壹抹nan忘的茴憶阅读 306评论 0 3
  • 吴非,原名王栋生,江苏省特级教师。我上学期看过他的致青年教师,里面的很多观点充分展示出王老师对于理想教育的理想情怀...
    米8很忙阅读 378评论 0 2
  • 走进内心深入的活法佛在菩提树下大彻大悟,我在灶台旁茅塞顿开,世界上并非所有的事情都值得全心全意去做,适当的空白也是...
    如华似锦阅读 357评论 0 0
  • 当你的要求提高时,说明你在提升。‘你的屁股决定着你的脑袋’,你在什么样的位置,就会有什么样的思考,那么要求,也...
    台一DDM路静娟阅读 404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