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主,人妖有别

你说人妖有别,可是你看啊,我现在也是人啦,为什么你却还是不肯要我


1

小西是一只老虎,为什么要用只,而不是头。因为她还是一只未成年,看起来萌萌哒的小老虎。她的全名叫昔溪,但是她不喜欢别人这么叫她,昔溪,不仔细辩,像是在说嘻嘻,这样一叫,全然没有了做老虎该有的威严。

虽然小,但按照人的时间来算的话,她也有七十多岁了。她的父亲是家族的首领,她的母亲是族群里的贵族。她从小便是千金大虎妞,她的尊贵,还没人能媲其左右。

她有一个表哥,天天流着哈喇子说要娶她,有时候连小西也分不清表哥是要娶她还是要吃她。天天躲着他,生怕一不小心被他的哈喇子滴到她一身光亮亮的毛皮上。可怜她表哥,这么久了,都还是单方面的青梅竹马。

人间的十五元宵节,最是热闹的时候,要说这一天哪里的节日氛围最重,那就是上元街了。这一天,街上张灯结彩,灯火通明,小贩们各自拿出看家本领,使劲吆喝。就连灯笼也是一年比一年更豪华精致。在元宵节的上元街,世间万物都能在这里找到,天上的飞鸟,地下的花草,就连星星,你也能找到一两个迷你同款的。

但是,唯一在这里没有的是——马。皇帝陛下有旨,任何马匹不能出现在元宵节的上元街,以免冲撞了来这里游玩的贵客行人。在小西心目中,皇帝不一定是个好皇帝,但是这个规定却是甚合她的心意。

今年的元宵节注定不同寻常,不然这上元节怎么会开天辟地第一次出现马匹。这马还是一匹惊马,冲散了人群,打翻了贩子的档口,还直直冲向了一个书生模样的少年。小西当时也来不及多想,秉着救死扶伤的美好品德,在马蹄下救了少年一命,自己却结结实实的挨了一下踢。

这下可把少年吓坏了,抱着小西就往医馆跑,小西长这么大第一次被人家抱在怀里,虽然她很想告诉他,她没有事,生为一只老虎,被马踩了一下并没有什么大不了。可是她太眷恋这种被抱着的安全感。何况抱着她的这个少年,长得眉清目秀,一袭布衣带着书气味,让人很有好感。

虽然小西希望能被抱久一点,可是她却是看不得医师,于是在书生迈进医馆的前一刻,她便一骨碌从书生怀里窜出来了。逃走之前,她还冲书生笑:

“谢谢你啊,我没事啦,以后能经常找你来玩吗”

书生愣愣的看着她,点了点头。

得到肯定的回复后,小西便从路边钻走了。她一边走一边想,此人可比哈喇子表哥有趣多了。

从那以后,小西便真的时常去找书生。有时候找他聊天,有时候找他吃东西。虽然大多数时候是这样的对话。

姑娘,男女之间毕竟有隔阂,女孩子家不应经常在外面走动。

没关系啊,我爹娘都不管我的。

姑娘,这个是毛笔,不可以吃的……

哦……这样啊,跟树根一个味道啊。

姑娘,可否请你从我肩膀上下来。

……

这样子的日子不知不觉就过去了大半年。终于书生要上京赶考,小西问他几日能回来。书生说少则一年半载,多则遥遥无期。

小西听了以后耷拉着脑袋,拉着他的袖子说:你一定要回来,不能什么什么无期,我在这里等你啊。

书生破天荒的没训斥她,抬手摸了摸她的小脑袋:你终究还是太小了,或许等我回来的时候就差不多了吧。

书生越说声音越小,仿佛最后一句是说给自己听的。

书生走了,小西感觉日子也无聊了起来,她记不起以前没有书生的时候她是怎么过的了,她记得自己常去人间玩,记得自己常去找狐狸姐姐做饭。但是当她再去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发现已经索然无味。

于是她便整天趴在树林里,无精打采。就连哈喇子表哥也再不能提起她的兴趣。她觉得自己是病了,听人间戏本子讲,这叫相思病。

时间一眨眼就过了两年,上元街的元宵节依旧热闹,小西在在人声鼎沸的戏台子下面看戏。看着看着,小西就决定了,自己要去京城找书生。

这一念头仿佛春天的种子,在小西心里拼命发芽。她再也迫不及待,辞行了爹娘,就踏上了京城。

找一个人,对于小西来讲,并不是什么难事,更何况这个人小西早就铭刻于心。

分别后第一次见到书生,却没想到又是这种危急时刻。

在那支箭快要没入书生后背的时候,小西脑袋突然一片空白。

在意识渐渐回来的时候,小西只听到自己沉重的呼吸声,还有听到是什么滴滴答答打在自己靴子上的声音。

小西住手,住手……

是谁在叫我?是书生的声音?

小西终于找回自己的意识,她连忙往声音的源头看去,看到书生肩头中箭靠在树干上,连忙向他走去。

她刚往前走了两步,就看见书生惊恐的挣扎往后。

妖怪,别过来!

妖怪?小西这才注意到自己已经獠牙尽现,瞳孔煞红,自己手里抓着刚刚要没入书生身体的箭,箭头正在滴滴答答流着鲜血。

再回头一看,刚刚追杀书生的两个刺客已经横死地上,脖子上泊泊淌着血。小西突然明白自己做了什么,她只觉无边的害怕,却不是怕自己刚刚杀了人,她怕只是怕,自己在书生面前杀了人。

她试着解释: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我怕他们伤了你……

你别怕,我不会……不会害你。

书生一反常态,双眼猩红:原来你是妖怪,你这大半年跟着我,怕不是早就想吃了我。真是处心积虑,如今你已原形毕露,大可不必再惺惺作态。

我不是,我没有,我是真心想保护你,想陪着你,我……我只是想你,所以才来这里找你……

小西还没说完,就被打断:大可不必,你我,人妖殊途。

你真的这么在意我是妖吗,我是以后都不可以再来找你吗。

你走吧。以后最好,不要再让我见到你……书生说完便紧闭双眼,一副不想多言的样子。

小西只觉心灰意冷,她从来没想过会是这种结果,难道是她做错了吗。

为什么自己是妖,之前小西从来没有觉得做妖不好。现在她觉得自己在书生面前,就像一个抬不起头的丑八怪。


2

仿佛做了一个长长的梦,小西梦见自己变成了人,书生笑着牵住她的手。他们生了两个孩子,正咯咯唧唧学话。

突然孩子变成哈喇子表哥,说,表妹我愿意帮你为人,你不能再昏迷下去了。

风云骤变,天地崩塌,周围一切摇摇欲坠。小西一个站不稳。摔落下去。

啊啊……

小西猛的睁开眼睛,自己正静静躺在洞里。母亲泪眼婆娑:你终于醒了,醒了就好。

父亲在一旁冷冷道:你竟然为了一个人类自甘堕落。自己不爱惜自己不说,还害了你表哥。从此以后,这里没有你的栖身之地。你自活你的人生去。

人生?表哥?

小西记起来了,她自那次回来以后,终日郁郁寡欢,而后竟然陷入昏迷。表哥知道她心中所想后。用内丹引出小西内丹。两两互相抵消,内丹消失以后,他们变为了人类,褪去一身修为,从此以后,生老病死,听天由命。

小西百感交集,她觉得惭愧,她讨厌自己的任性。事到如今,她想,以后一定要好好报答表哥,好好过完这一生。

父亲,那表哥在哪呢。

他已经比你先行一步去找寻你那个书生。想在你醒的时候把他带过来见你。你也赶快收拾一下上路去跟他汇合吧。

父亲叹了一口气。既然你执意,那你就不要对不起你表哥。

是……父亲。

小西含泪拜别父母后,又一次踏上京城之路。

可能京城对于小西来讲,是一个不祥之地的吧,这次跟书生的见面。是在他的婚礼上。

红彤彤的屋子,红彤彤的嫁衣,红彤彤的新郎,这是小西梦里的一切。只是这新娘本该是她。

当礼官喊完夫妻对拜后,小西再也忍不住,冲上去扯住书生的袖子。

她带着哭腔:我来找你了,我现在是人了,你有看见我表哥吗,他有告诉你,我是人了吗。求求你……别喜欢别人好吗。

我很想你,我很想你……

满屋的人一下子喧哗起来,七嘴八舌的议论着,周围乱哄哄,但小西只看到书生的嘴唇一张一合。

他说:你走吧。

说完把袖子扯了回去,转过身继续拜堂。

锣鼓声又响起,大家又在互道着恭喜。小西被推搡着出了门口。

你说人妖有别,可是你看啊,我现在也是人啦,为什么你却还是不肯要我

算啦,算啦,从来你就没有说过要娶我,一切我只是一厢情愿。你既然已经找到你的幸福,我没有办法为你高兴,但也没有办法不祝福你。

从今以后,你我再不见。

表哥表哥你在哪,我现在只有你了。

3

当听到表哥的噩耗以后,小西很平静。她对带她来认尸体的衙吏说:谢谢大哥,这确实是我表哥,我能把他带走吗,他喜欢高山,我会把他葬在山上,再永远陪着他。

书生找到小西的时候,她早已剃了头发,在一高山上的佛庙剃度出家,与青灯古佛相伴。她还是最初的模样,只是眼神再也不同。如今的她眼神如深水,眼角也长出了细细的皱纹。

见到书生,她也没有什么情绪,她淡淡的念了句佛号:施主,好久不见。

相比小西,书生却变得太多,他满头红发,眼眶通红。一上来就紧紧抱住小西:我终于找到你了,我找了你好久好久。

小西微微挣脱向后:请坐,我给你倒杯茶。有话慢慢讲。

书生却情绪激动,已经语无伦次。他拽住小西的手,竟有了几分小孩子的执着:

你听我解释,我没有喜欢别人,树林里你杀的那两个人是左相千金的手下。他们是想抓我回去跟她成亲,她逼我跟她成亲,左相权势滔天,我怕他们怪罪于你,于是假意答应她。谁知道你表哥这时候找来,说你为我……为我变成了人。我很高兴,也很心疼。我当时立即就随你表哥回去找你,谁知半路被她拦住,她杀了你表哥,用你来威胁我,我无法只能跟她回去。她手下有奇能异士,无论如何你都不是她的对手。

可是让我害怕的是,你找来了,我只能叫你先走。后来我一直派人在找你,可是我找不到你了。我恨极了左相一家,恨他们逼我,逼你,让我们不能在一起。有一天夜里,我下了药,屠了他们一家。

书生越说越激动,他讲到这里的时候,脸上浮现了一丝狠戾的笑容。然而下一秒却又神情悲切:

我逃出相府后,就一直在找你,可是没想到你已经出家。你……你还相信我吗。

小西微微一笑,把手抽出来,轻轻的拍了他的手背,说:我信。

书生的眼神一下子就亮了,那你愿意跟我回去了?他又进了两步,看着小西的眼睛说:过几天就是元宵节了,我们又可以一起去上元街了,你……你还记得罢?

小西也定定的望着他,摇了摇头:可能要让你失望了,施主,你心魔太盛,杀伐太重。已经成了妖魔,佛门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你下山后,多行好事,勿再伤人。

书生似是不敢相信,声音微微颤抖,再问:你介意……介意我是妖?

小西转身走去,盘腿坐在蒲团上,闭上眼睛,双手合十:

施主,人妖有别。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