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前一天晚上,你累的还喘得过来气儿吗?

穿过你的灵魂

马云曾说今天很残酷,明天很美好,可大多数都死在了今天晚上。那是因为你们到边缘的时候,累的早已喘不过来气,你以为你走不动了便停止了,而他不过是不愿结束死撑着再走了一步。

一年前的我还是一个不谙世事却想闯荡一翻有所作为的小姑娘,而我上的第一节课就是为期一个月的军训时光,不再是以往和教官聊聊天,嬉笑乘阴的轻松有趣,是真正的军事化训练,早上五点半起床,晚上加训到十点多,军姿起步一个小时,九月份下午的太阳借着夏季的余温燃烧着我们全身每一寸肌肤,一点点虐杀着我们的体力。

刚开始几天是极度的不适应,一匹匹脱缰的野马现在突然要给它们带上枷锁圈养起来,身上的暴动分子不停的乱撞,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倦态,训练一天回到寝室后瘫到床上懵懵的,小腿还在微微颤抖,身上的肌肉不满的叫嚣着,我对这种生活打心底里抗拒,身边有很多人甚至请假回家,这一天天漫长的让人心里崩溃,看着他们不舒服去医院,忍着疼到极点的颈背的我就是不肯说一声,心里很是委屈。

其实我不止一次想要打退堂鼓,装病休息甚至结束训练,可心里就是还有那么一点点志气,满腔热血的来到了这里,一心想实现自我价值有所作为,不甘心第一场战争就被打的灰溜溜的回去,每天大脑的战争都没停过,但人却没休息过一次

听别人说要选五分之一的人参加后一周的魔鬼训练,代表我们去参加比赛,其他的人则就会异常轻松,这是种荣誉,但在脱离这种劳累面前任何东西都显得不那么重要了,身边的人都兴奋的说着这几天要表现差一点,我们就可以脱离苦海了,我那颗懒惰的心蠢蠢欲动,一点点占领着我的思想,往日的艰辛痛苦全都浮现在眼前,教官在喊着还有谁愿意加入的时候,心理庆幸马上就要迎来幸福生活了,再也不用那么累了,却还有一种莫名的感觉让我不那么心安理得。

“我再问一遍还有谁要参加,如果没人了我们他们汇合。”教官的声音在我耳边直穿我的大脑,“报告,我想参加。”说完这句话心里便翻滚着,为什么我要参加,累成这样了为什么还要选择继续,因为我知道我选择了这条路我就不能一无所获,我已经走了这段艰苦路这么长,要收获的时候怎能因为苦累就放弃,就算千百个不愿,就算还有一口气,也得见到黎明才能安心的躺倒。

我们都曾离成功很近,近到只差一个黎明,我们也曾都离梦想很近,近到只差一个念头,在走向目标这条路上,每个人都是气喘吁吁,摇摇晃晃似乎下一秒就要跌倒,但他们都在用力的稳住身形,遗憾的是很多人坚持走完了最颠簸的路,却因目标百米前那块一人高的青瓷失去了向前的勇气,打断了精神的支柱。

温柔

有个学长做文化教育,他的所有亲朋好友甚至父母都以为他陷入传销组织,他怀揣着惊慌的梦想和别人的怀疑在那条路上踉踉跄跄的走着,家人的不信任,资金的匮乏,公司发展的不顺利让他不停的摔跟头,磕得头破血流。

他逃避过,甚至抛下这一切去其他城市找了一份清闲的工作,可不到几天他就重新回来了,因为他无法抛弃他的心血他的梦想,对于他来说,那是他的所有,当资金周转不过来欠着银行一大笔钱时,他呆呆的坐在地上,看着面前凌乱的办公桌,几十平米的办公室,他哭了,似乎再也没了希望,等待着进监狱的命运。

希望的蜡烛被风吹的发着微弱的光芒,忽明忽暗,像要淹没在这黑暗里,但他不想放弃,真的不想就这样结束,他拿起电话跟他所有认识的人借了钱,一夜忙乱,凑齐了给银行的钱后他深呼一口气,心里再也平静不了。

现在的他办夏令营,各地演讲,他的教育事业蒸蒸日上,他回母校给我们做演讲时说那个夜晚是我人生的分界线,我差点死在那个夜晚,我以为再也没有办法了,我以为前面是个断崖,逃不掉了,还好我又扛着走了一步,回头才发现其实当时的我离目标很近,很近。

在你无路可寻的时候,在你筋疲力尽到绝望的,在你觉得这是你人生最黑暗的时候,恰恰你和成功的距离最近。

到了极点,每个人都很累,气喘吁吁到连张口的力气都没有,可那些成功的人都是靠着这点微弱的气息撑到了终点,那块青瓷一推就碎,根本不费多大力气,消耗的是你的勇气和坚持,而你和梦想之间只差了一个信念。


我是风妍浅浅

如果我的文章能给你一点陪伴

关注我,给你更长久的陪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