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盼来春香飘满校园

         多年来,教育行业的社会和经济地位的低下,使越来越多的优秀人才离开教育,又使很多低层次的人跨入此行。于是乎,“师德”就逐年被强调了。

         ——被强调,说明缺失了。

         在这样漫长的寒冬中,仍有一批热爱教育或者说无法脱离教育行业的教师仍然默默实践着“德高为模,身正为范”的行为准则。

         使我印象最深的便是我校的曹君

         他是一个敬业的人。

        当数学老师,备课、讲课、批改作业的认真自不必说,家长和学生的口碑便是明证。

        当业务副校长,竭力培养青年教师,努力争取机会,组织一批批教师外出学习,老师们说他有眼光。

         当政教副校长,兢兢业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我校是一所公办初等中学,地处小城中心,校本部的生源大多数是做小生意的孩子;而寄宿部部分学生晚上时有打架、翻墙上网的现象,---这使政教工作难上加难,曹君在这样的背景中走马上任了。

        期间吃住在校,处理上课迟到、旷课等屡教不改的学生;处理上网、打架的学生……

        这时,他的脉管炎很严重了,不能多走动,坐时需把腿部垫高。但一遇到事情他还是跑在最前面,经常给学生和家长做思想工作,甚至给不安心教育工作的老师做思想工作。

        政教工作保证了教育教学工作的顺利展开,那几年的我校的纪律严明,升学率很高,社会声誉很好。

         学校声誉好,生源自然大增,这使他的工作一方面受到广大师生和社会的认可,一方面又增加了难度,比如大冬天夜里和年轻教师一起找玩耍、上网的学生。

        在不得已的情况下硬着手腕处理一些品行不端影响恶劣的学生时,他曾受过很多委屈,有时会被家长训斥,有时会发生激烈的争执,甚至一次被家长掌掴(问题学生往往出自问题家长)。很多人劝他别管那么多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算了。

        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他仍然以校为家,办公室的门从来都是敞开着,上完课的老师或上班来早的老师,都喜欢到他那儿坐一坐,说一说,因为他有亲和力而且知识面很广。

         办公室的灯光在冬天的黎明和晚上显得特别温暖。——在晨读时,师生们知道校长已经来了;下晚自习时,师生们知道校长还在坚守岗位。从来如此(只有放假时,他才回家)。

       他门前的花坛中年年花开花落的月季花,还有那棵逐渐长大的、越长越泼辣的我不知名的花树,见证了他所做的一切。

        使我印象最深的是这样一件事。

        一天晚上,有我的晚自习,课间间隙,他突然给我打电话说他有事,还有十分钟左右才能返校,但有人打电话给他说社会闲杂人员入某班了(那时还没有锁校园大门的要求,校园都是开放式的),让我到某班级看看。我赶紧跑去一看,恰巧上课铃了,任课老师和学生都说没见外来人员。我赶紧给他回电话,叫他不要急着赶回来,他说已到校了。电话中他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我担心的问他怎么回事,他说正在上楼,可能是刚洗过澡的原因,不碍事。我当时心里就很疑惑:这才四十多岁,不至于到这种地步吧?

        后来,他被查出肝癌晚期;不久,到西安做了手术;不久,突然大出血,去世了。

        人们都说:他是气死的,更是累死的。

         他走了,没有做过轰轰烈烈的大事,但一直是兢兢业业,勤勤恳恳地工作着,从来没有懈怠过,更没有抱怨过。

        在我们教育行业,不,在各行各业里,还有很多像他这样敬业而又平凡的人,可悲的是,这些人只是不为社会所知罢了(或者,被周围的人冠之为“傻”,而愈来愈少了)

       

        这究竟是谁的错?

        如今,我继续走着我认定的路。

        每当我在教室门外与学生谈过话后,总爱站在走廊里俯瞰我们的校园,我总不自觉的把目光定格在他曾经的办公室门前的那一株枝繁叶茂的花树上。

         这棵不知名的花树,春天时开的小白花虽很小,但繁多且很香。花落后结的小果实草绿色,与枝叶混在一起毫不起眼。

       

 但在冬天,很奇怪:此树不凋叶,小果实的果皮绽开,露出米粒般的几瓣红色的种子,在密密匝匝的树叶中,在凛冽的寒风中,在皑皑白雪中,红得分外耀眼!

        此时,我心中会很期待来春,那时一定会香飘满校园的。

         明天清明节,以此文为祭,祭奠曹君,祭奠和呼唤真正的教育。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