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大师

在开始这个小故事之前,想先唠叨几句,这个故事的主人公就是我,但“我”不是作者黄马可。这听上去有点绕,如果读者诸君经常看短篇小说三大家的话,你经常可以看到欧亨利、莫泊桑和契诃夫在小说里使用“我”作为主角。可见,这是一种常见的作文手段,黄马可很少在文章里使用“我”,这是因为他不想让别人对号入座,去猜想他个人的生活,因此为了避嫌,我可以说,我不是黄马可,我也不太喜欢他,这家伙号称每天要更新一篇短篇小说,这根本就是疯子的行径嘛,我倒要看他更新到什么时候,另外黄马可这个人生活作风也有点问题,诸君还是要小心为是,他是个危险人物,应该关起来,去宛平路600号。

好了,言归正传,我住的附近有一家富春小笼,我经常去吃那个该死的炸猪排和蟹粉小笼,这个黄灿灿、香喷喷的炸猪排其实也不值那个价钱,但我也懒得在家里起油锅,为了一块猪排“汽里嚓啦”的太麻烦,所以我还是情愿在富春直接点一块,你说有多好吃也不见得,适合的才是最好的,在下午四点钟的时候,人不多,悠闲地吃上一块,那种感觉只能用一个形容词来形容,满足。

其实经常吃小笼,也是对我自己的一种犯罪,瘦子的生活一去不复返了,别人都在减肥,我好嘛,天天增肥。

不过,有一天,我在那里看到我的发小高翔了,从小一起在农村玩泥巴和萤火虫的朋友,你说巧不巧,就在我的七点钟方向,30年后我还是凭借他嘴角的一颗痣和大的像电风扇页板的招风耳认出来是他。

我:“高翔,你不是高翔嘛?”

那人回过头,眯起眼睛也认出了我,随即他眯成一条线的小眼睛放出了光彩,说:“你是黄磊?”

我:“是我啊,想不到30年后,我们还能相见。我没想到你被外星人抓走了还能回来,真的是奇迹啊!”

30年前,我在上海浦东的一个郊区小学念书,那一天是特大的日全食,老师和学生都兴高采烈的奔到操场上看“天狗吃太阳”,那一天,我们所有人都记得,当天空遁入黑暗,一个黑魆魆、圆溜溜的物体也停在了操场,等天空又亮起来的时候,我们看到一个飞碟急速掠过天空,我们班的高翔就这样失去了消息,我的发小就这样被飞碟带走,为此他的父母把眼泪都哭干了。

高翔笑起来露出脸上一对酒窝,他说:“今年刚回来,我趁外星人的守卫开小差,抢了一艘飞船才回到地球,这30年发生了很多故事,回头和你好好说说。”

说着说着,高翔忽然叹气,说:“唉,我们也老大不小奔四的人了,我最近在想,是不是做点生意赚点钱,这样也可以照顾下老人,以后我老了也能有点保障…”

我说:“可不是嘛,时间过得很快,也该好好计划一下了,你有什么想法,我们可以一起做,我的朋友不多,你算是一个。”

高翔放低声音说:“其实我那么多年也没学会啥技能,外星的科技也一般,除了有一项科技倒是挺发达,我们可以做做看。”

我的好奇心起来了,问道:“啥玩意?”

高翔说:“记忆剪辑器,这东西好像地球上没有,这是一个专门用来剪辑记忆的机器,比如每个人都有好的记忆,坏的记忆,你想怎么剪就怎么剪,剪完就是新的记忆啦!”

我听了很震惊,问道:“哇,这个厉害啦,很多人都想割舍一些不开心的经历,有了这个玩意儿,不就可以告别过去了嘛…”

高翔说:“是啊,是啊,你觉得怎么样?”

我说:“这还真的是一项黑科技,我看有搞头,这样吧,开发这个机器要多少钱,如果你会开发的话,我们一起做这个生意,我出钱,你出技术,把机器开发出来,这东西就是我们的提款机,肯定生意源源不断啊!”

我一拍大腿,立即开始和高翔一起做这个生意,当然了,开发过程比我想象中要长,资金投入也不少,前前后后我也大概砸了300万,这个机器的开发难是不难,主要耗费大量的“钚”元素和“稀土“元素。反正最后这个机器还是开发出来了,三个月前,我们去淮海路借了一个小型办公室,正式开始了试营业。

我坐在崭新的办公室里,喝着用胶囊咖啡机制作的咖啡,对高翔说:“翔子啊,在开始我们的事业之前,我们得找个人试用下才行啊,看看机器到底灵不灵,我在广告公司有个仇人,不如我把她忽悠过来,我们把她快乐的记忆全都删除掉,这样的话,我报了仇,同时测试了机子,一举两得,你看如何?”

高翔还是回我招牌式的笑容。

于是,我给沈玲的同事,也是我的好基友阿布打了个电话,跟他介绍了一下产品,并且说:“阿布,我给你一万块钱,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你把沈玲带过来,让她做个记忆手术,怎么样?”

阿布在电话里的腔调有点犹豫:“嗯…钱倒是好说,不过…你到底想干嘛?”

我不耐烦地说:“我给你一万块,就是不希望你问太多的问题,明白吗?”

阿布想了想,说:“好!包在我身上。”

一个星期后,阿布和沈玲果然来到了我们的办公室,来做记忆手术,我当然要回避一下,不能让沈玲知道我在这儿啊,所以我在门后偷听。

沈玲眨巴着大眼睛,说道:“你这个仪器,真的能把不开心的记忆都删掉啊~”

高翔嘴角扬起招牌式的笑容,说:“那当然,这可是来自外星的黑科技,领先地球一千年!”

沈玲抿了抿嘴唇,说:“你还别说,我的生活过得糟透了,我真想忘了那些不开心的过往!那么我试试吧!”

高翔说:“好的,那么请你跟我去一下小黑屋。”

10分钟后,沈玲和高翔从小黑屋出来,高翔一边走一边跟她说:“不好意思,我们不小心把你开心的记忆删除了,你现在所有的记忆都是不开心的,我们再想想办法,可能下星期帮你重新做一次吧。”

沈玲脸色阴沉,一边想着伤心的往事,一边开始垂泪,慢慢地踱步走出了办公室。

我从内间走出来,给高翔来了个“give me five”,说了一声“耶!”我感到整个房间充满阳光,成功复仇,让我感觉太兴奋了!

第二天,我们就迎来了第二个客人,那就是我的好基友阿布,他觉得我们的黑科技很神奇,也想试一下。

阿布:“你你你…你千万别整我哦,我其实一直过着悲惨的生活,看你这个机器挺好的,我想…能不能把我不好的记忆全部删光光,我可以重新开始生活!”

我点点头,拿出计算器,一边敲一边说:“你放心吧,沈玲跟我有仇,我才那样做的,我和你又没有仇,作为朋友应该帮你一把,给你打个九折,你只需要付我…8800元!”

阿布犹豫了一下,他还是点头,跟着高翔走进了小黑屋。

十分钟后,他们俩挽着手,迈着轻松的步子走了出来,看阿布的脸色,他正沉浸在欢欣的回忆中呢。

我一看手术很成功,拍拍手,说:“这样吧,下午四点了,我们一起出去吃个小笼吧!”

于是,我们三人一起去吃小笼。走出办公楼,阿布不小心踩在一块香蕉皮上滑了一跤。

“哇~~~”阿布在地上翻滚着不肯起来,哭声越来越响,引得周围的行人都纷纷侧目。

我和高翔对望了一眼,忽然明白了什么!

阿布现在的记忆都是开心的,所以他发生任何不愉快的事情,对他来说都是新的印象,就连摔跤也一样,第一次摔跤肯定不开心!

“哇~~~”阿布像个孩子一样在地上痛哭流涕,蜷缩成一团,翻滚着,打闹着。

我们两个照顾着心碎的阿布,有点手忙脚乱,一起送他回家,小笼也没有吃成,我们后来在高翔家门口的一家夜排档直接吃起了夜宵,高翔吮完螺丝、喝啤酒的时候,接到了电话。

“喂?”

“高老师嘛?”

“你是?”

“我是沈玲~”

“额…沈玲啊,不好意思,我在…我在吃饭,晚点回你行吗?”

“高老师,我打电话给你就想说声感谢,我不用再过来重新做手术了,我对现在的状态很满意,我在家里吃着粗茶淡饭,看着电视,我对一切都充满了感激,我感觉已经不能更好了,感谢上苍,我们生活在世界上,能喝着水,呼吸着空气,这一切都是那么神奇,太好了!呜呜呜呜呜…”

我在一旁听的脸色都变了,什么?沈玲现在很满意?不!那不是我要的效果!

高翔放下电话,对我耸耸肩,表示没能帮到我,他也很无奈。

我心里好像堵了块石头一样,吃着最喜欢的螺丝都味同嚼蜡,我的投资看来泡汤了,我想让沈玲不开心,结果她很开心,我想让阿布快乐,结果他很悲伤,尼玛,我的投资!怎么办????!!

我和高翔大眼瞪小眼,他的眼神告诉我,他也觉得,我们的生意,这下凉了!

第二天早上洗澡的时候,我忽然想到了什么,顾不得擦干身体,光溜溜地就冲出洗手间,马上打电话给高翔。

“翔子,我有办法了!”

“老黄,我们咋办啊?”

“我们还是按照原计划进行,产品还是记忆剪辑器,给人们提供记忆的剪辑!”

“不是没用吗,老黄?”

“我们可以忽悠人们说,我们已经对您的记忆进行了编辑,反正他们也搞不清楚!”

“老黄,以我的理解,这就是一种心理作用对吗?”

“对!就是心理作用!”

"老黄啊,你这脑子,真的好使,不亏是广告人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俩心有灵犀地在电话里笑了起来。

可不是嘛,我们这几个月生意做得有声有色的,不但已经把我投资的三百万回了本,而且还赚了三百万,最近我们还租了一栋小楼,招聘了两百名员工,正在找投资人谈上市的事情呢!

这个小说嘛…我就先写到这里,我要去忙了,客户在排队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