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情|小小说

96
机息心远
7.8 2019.04.09 09:57* 字数 1375

比南方更南,在天边地角,这里的空气比别的地方更清新,这里的星星比别的地方更稠密。

一轮弯月高高地挂在天上,小渔村淹没在沉沉的夜色里。

皎洁的月光透过薄薄的窗纱将房间笼上一层梦幻般的光影。

一床宽大的夏凉被此起彼伏,男人从喉咙深处发出一声声低吼。

大床有节律地晃动。

男人重重压在女人身上,抓住她的肩膀,要把她掰开揉碎,一点一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

他在侵略,在享用,在挥霍。

欲望在这个夜晚泛滥成灾,如潮水般涌动。

他努力想把每一秒都当成永久。

女人紧闭着嘴,宁可咬破了嘴唇也不肯叫出来,似乎叫出来才算是背叛。

男人好像跟女人较上了劲,他一定要让她叫出来,只有她叫出来,才是对他的某种承认。

两个人对峙着。

在男人的波涛起伏中,女人看着天花板,天花板上多了个旋涡,中间软下去,周围转起来。通过旋涡看出去,天空里有云和鸟儿飞过。

女人咬破了男人的肩膀,留下鲜红的血印,男人一痛,给了,也输了!

男人袒露着身子,放着空,发着呆。女人带点享受,像一汪水软在男人的臂弯里。

两个人无话。

空气中,有汗味儿,有海的湿味儿,有背叛的腥味儿。月光忽明忽暗,时钟的滴答声格外清晰。

男人和女人谁都没有睡着,但都在努力假装进入梦乡。

清晨,天边出现了如血的朝霞,映红了原本荒芜晦暗的天空,一朵朵绚烂颓废的云在空中游弋。

女人醒过来,男人已经不见了。

女人看着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溜进来,尘埃在光影中舞动。昨夜偷情的欢愉渐渐退去,对丈夫的愧疚汹涌而至。

女人结婚三年,一直没有孩子,丈夫出海捕鱼去了,家里只剩她一个人,到处冷冷清清。

她没心思吃饭,草草洗了一把脸,又来到教堂。

“主啊,请宽恕我吧!昨夜我的鞋子又坏了……”女人虔诚地祷告。

鞋子坏了,这是一个秘密,是渔村已婚女人与教堂牧师之间的秘密。

小渔村不大,是个在地图上都找不到的村落。这里偏僻,与世隔绝。村民世代以打鱼为生。

男人出海捕鱼,短则三五日,多则数月,家中老婆孤枕难眠,很多女人都偷情。

偷情这事往往是这样:没偷之前觉得神秘刺激,得到之时欲仙欲死、不顾一切,可一旦事过之后,却是对家庭的满满愧疚。

教堂成为女人们唯一心灵救赎之地,偷情之后她们来这里怅悔。

可是在教堂里谈论“偷情”,谁都觉得不妥。最后,牧师想出一个办法,用“鞋子坏了”代替“偷情”。牧师家乡管偷情女人就叫“破鞋”。

之后再祷告时,只要女人们一说“鞋子坏了”牧师就明白什么意思了。

日复一日,女人和牧师保守着这个秘密,保住这个秘密也就保住了每个家庭的安定,也就维护了渔村的宁静。

很多时候,男人傻一点,日子才更容易过下去。

多少年过去了,牧师老了,他要走了。

临走之前,他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他和女人之间的这个秘密。思来想去,最后他把这个秘密告诉了村长,希望村长转告新来的牧师。

新牧师来了,可村长早把老牧师的嘱托忘在脑后。

于是,听祷告时,很多话让新牧师百思不得其解,怎么有那么多女人说鞋子坏了?这是一个大问题。

这一天,新牧师去找村长。

村长一见到新牧师,突然想起了老牧师的托付,一拍脑门:“看我这脑子,有件事忘了告诉你……”

牧师心急,打断了村长:“村长,我有紧急之事要告诉你,村子里的女人每天都发生坏鞋子事件,太不正常了,一定是鞋子质量太差,建议村长去消费者协会反映一下情况。”

村长听着,禁不住笑出了声。

牧师一看村长这副淡然的表情,生气了:“村长,发生这么严重的情况,你还笑?就说你老婆吧,这个礼拜都坏了五双鞋了。”

小说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