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生只有冬季

96
居易以俟命
2016.11.07 13:18* 字数 685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他,一介布衣却才华横溢名动京城;她,世家望族容貌秀丽更贤淑恬静。合卺酒后妻子微红的酡颜是他眼中最美的春色。新婚第一个清晨她脱下华美的衣裳,布衣罗裙操持家务。他的心暗自发誓要给她最好的生活!

朝局的昏暗让他清廉孤傲的他明白自己因才华而见重不过是权贵间尔虞我诈的棋子。曾经踌躇满志的豪情在此刻一如夏日里被烈日曝晒的柳叶紧紧蜷缩着身体在如火的热风里飘荡摇摆。只有酒是失意人最好的安慰剂,枕在她的膝上大口喝着烈酒呢喃着连自己也听不清的愤瞞牢骚,迷离的醉眼望着妻子的秀发却再也找不到那根母亲过世前留给她的唯一纪念的金钗。:你的钗呢?她纤纤玉手抚摸在他火热的脸上,答非所问的说着:别难过,即使天下无人理解你,还有我!

望着妻子娇弱的身躯跌坐在家门前参天的槐树下,萧瑟的秋风吹落了枯枝败叶她嫩葱般的玉手在泥土间不住的收索着。每根枝条都被珍惜的搂入怀里。一贫如洗的家中连煮野菜粥的柴禾也无钱去买了~这一刻他一生所坚持的信仰崩塌了,清廉自守的节操竟然是自己最爱的女人用柔弱的身心如此艰难的支撑着……他决心用道德良知与权势富贵做个交易。他本是聪明绝顶之人一旦下了决心便义无反顾的投入其中……

被寒风裹挟的大坨雪絮不断的吹在他的脸上、身上。肥马轻裘的他早已高官显贵:茂卿,我来看你了~~一语未尽,两串泪珠滚过腮边。寒冬的夜晚他独自站立在冰冷的墓碑前低声细语任凭冬雪覆盖在身上,远远望去一人一碑形影相映。他的心一如这冰冷的墓碑再无法体验繁华的四季,永远留在了寒冷的冬天……

谢公最小偏怜女,自嫁黔娄百事乖。

顾我无衣搜尽篋,昵她沽酒拔金钗。

野蔬充膳甘长藿,落叶添薪仰古槐。

今日俸钱过十万,与君营奠复营斋。

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