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陌的世界

有多久没听风,等过花开了。

阿陌坐在餐馆外的木椅上深吸口烟,神情晦暗。

“喵。”细细微微的声音,紧接着一团黑影跳上他的膝盖,留下两只黑色猫爪印。

阿陌也不介意,掐灭烟将它抱在怀里,揉了揉它的头。

那猫咕噜咕噜着仰起脖子,灯光下半张猫脸结着疤,看起来怪异又丑陋,那毛色中的黑更像是被火烧过后的焦黑。

“吃过饭了没,老朋友。”阿陌摸了摸它的背脊,勾起嘴角“要不尝尝这个?”

身旁备好的铁饭盒,掀开,一色的清水煮鱼。

“嘿,今天我可没放多少盐。”阿陌揉揉鼻头。

那猫瞄了眼他,慢慢移到鱼前嗅味道,似乎是没什么问题。

瞧着它戒备的动作,阿陌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我只是看不见颜色,并不是不会做菜呀。”

“喵。”有舔食的声音传来。

阿陌来了精神,弯下身子,将脸凑到饭盒前,眼睛眨巴着:“味道怎么样?”

“喵。”

“还行?”

“喵。”

“不好吃?”

“喵。”

“好吧好吧老规矩。”

两只鱼骨被叼出来放在长椅上。

阿陌脸上笑容越来越大,那黯淡眸子瞬间亮堂堂的。

“那菜色呢,今天的菜色?”

他神情紧张,又透着期待。

“喵。”那猫叫了一声,将盒子里的另一块鱼骨一块儿叼出了。

现在是三条。

也就是不好看的意思。

唉,阿陌叹了口气,瘫在长椅上,灭掉的烟又重新点上。

四周变得安静下来。

“喵。”不知哪儿飘来点点浅浅花香。

小指被轻柔的舔舐着,阿陌缩回手偏头看它,却见一枝花被放在了他的手掌旁。

“老朋友你哪儿弄的。”他拿起来,放在鼻尖嗅了嗅,神情变得温柔“是桃花啊。”

他见过,在画本上,只是从来不知道它的颜色,只知道它叫桃花,它是粉色。

可是粉色到底是什么样的颜色呢?阿陌想不出来,因为他的世界只有黑白两种颜色。

“喵。”那猫仰头叫了一声,阿陌将花还给它。

粉色的桃花被放在吃剩的奶色鱼汤旁。

“你是说,在鱼汤里加入一点粉色吗?”

“喵。”

“那会是什么样的颜色呢?”阿陌蹙眉。

手心里忽的钻进一团绵软,是猫咪的脑袋。

“怎么了?”

“喵。”猫眯蹭着他的掌心,一下又一下。

阿陌的眼睛变得惊喜起来“是柔软吗?白色和粉色在一起,是柔软,温暖的颜色吗?”

“喵。”

“那蓝色和粉色在一起呢?”阿陌喃喃,眼神璀璨,像极一尾游鱼跃进了海。

“喵。”

“我想想啊,蓝色大海上种着无边的桃花树,风吹,浪花涌动,桃林轻晃,粉色花瓣呢就会晃悠悠的滑入大海,最终被蓝色包容,沉淀。”

“那么粉色加蓝色就应该是浪漫,美好,点点忧愁的颜色。”阿陌惊喜的叫出来。

“喵。”

“我爱你老伙计。”

“喵。”

“这世界可真美好。”

“喵。”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苍井空终于结婚了,我发誓我真的没看过一部片子,但是我挺爱她的颜,看起来很干净,写的微博字里行间...
    kiki爱荔枝皮阅读 20评论 0 0
  • 万魏钢老师告诉我 孩子在出生的时候的端粒(一个表征寿命长短的指标)的长短就决定了,不过这个端粒的长短可以随着环境而...
    忠良162阅读 60评论 0 0
  • 过去的年画上,常画有猫嗅花儿,旁边飞舞着一只蝴蝶——取“耄耋”之意。现实中,这样的场景并不鲜见。可是,有谁亲眼...
    月照长空阅读 146评论 0 2
  • 文渊阁的亭子,也能拍出虚实相应的感觉了,为自己欣慰。 孤山的梅花,开的有些晚,或是我来的早了,到林和靖的墓前,感觉...
    涵雨潇潇阅读 30评论 0 1
  • 最近一直在研究要不要二胎的事情! 儿子活泼可爱,体贴懂事,更让人有再添一娃的冲动,一个是给他的人生多一份血脉相连的...
    寻找内心的孩子阅读 423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