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情未了》第五十一章 辛酸离别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上一章 又添新愁

全章目录


空气沉闷得让人窒息。高安浑身燥热,火一样燃烧的激情又一次被依依泼了冷水。依依近在咫尺,可是高安却不敢越雷池半步。因为她在躲他,她已经不想再和他亲近了。依依的表现,让高安感到非常痛苦。

高安的心像刀割般难受。那些为生活、为身体、为事业做出的种种努力,仿佛突然间都失去了意义。他不想在依依面前表现出难过和懦弱,可是泪水却不争气的溢满了眼眶。

现在不是因为陈嘉豪,而是依依自己在刻意疏远他。这种疏远比以前那种迫不得已的保持距离更让高安感到悲哀。他那英气俊朗的脸,难过的像阴天待下的雨。

高安从烟盒里抽出一根烟正要递到唇边,他望了一眼依依,又将那根烟放在台面上。他端起茶杯喝了囗茶,长长地叹了口气,望着依依,深情而迷恋。不管依依心里怎么想,嘴上怎么说,高安还是很喜欢依依。

依依起身给高安杯里加茶。看着高安那难受的样子,依依痛苦又愧疚,却又不知该怎样来安慰他,任泪水逆流成河。

“不请我去你家里坐坐吗?”高安望着依依那悲伤的眼神,心疼得想要抱住她。

“算了吧,还是别去了,我怕我妈误会了。”依依泪目,和高安对视了一眼,她的心又痛了起来。

依依那温热的呼吸和那淡谈的体香,瞬间又激起了高安强抑在心底的熊熊烈火。他感到全身的热血都在往头上涌。

“我是真的很爱你,不忍心看着你受苦,不舍得看你难过。你也不必太为难,如果你能安好,我还是要祝福你。”高安吸了吸鼻子,向上望了望天花板,让泪水尽量不要流出来。

“你想吃什么,随便点吧。这么久了,都没好好请你吃过一顿饭。”依依用手揉着羽绒服的衣角,手心里全是汗。

“我什么都不想吃。”高安捧着茶杯,用手将杯子攥的紧紧的。

高安出神地望着杯里茶水。仿佛杯子里盛的是依依那颗爱他的心。他想一饮而尽,却又舍不得将它喝进肚里。

依依点了店里最好的招牌菜。菜上来了,两人却都食欲全无。仼凭美味佳肴在桌子上由热变温,由温变凉。他们沉默在伤感中。

“我送你回去吧。”高安叫服务员过来结帐,却被依依抢先付了款。

“还是不用了吧,你什么时候走,我送你去车站。”依依站起身来。

“你就这么希望我快点走?那好吧,现在就走吧。”高安起身,望着依依艰难地站起身来,又想扶她。依依却扭过身去,高安只好将手收了回去。

他们沉默着向街道对面的汽车总站走去。两人始终保持着一尺宽的距离。就要上车了,高安突然转过身来,泪流满面。

“让我抱抱你好吗?”高安恳求的目光,泪光闪烁。

“嗯。”依依紧紧地搂住高安,泪水像决堤的海,喷涌而出。

“想我就打电话给我,我会等你,一直等你。我的电话号码这一辈子都为你保留。”高安紧紧抱住依依。

他们紧紧地拥抱在一起。如果时间能停留在这一刻该多好啊!久久,高安都不愿放手。还是依依先松开了手,她感到胸口好闷,有点喘不过气的感觉。冷风呼呼地吹着,吹得人透心的凉。

高安终于登上了离别的客车,他用一只手向依依不停地挥手告别,另一只做了个提示依依给他打电话的动作。

大巴车已将高安载向远方,泪水又一次模糊了依依的双眼。今日一别,不知何日才能再相见。

人和人就是这样,依依明明知道高安很好,但她却必须将他送走,送得离她越远越好。这是怎样一种情结,她自己也弄不明白。

今天是陈嘉豪的七七。依依在自己家里给陈嘉豪烧了香火和纸钱。她不知道相隔这么远,陈嘉豪能否领到她的这份心意,但她就是想尽尽自己这份情意。除了用这种办法寄托相思之情,依依已经想不出更好的办法。

下午陈昆打电话过来给依依,问她现在身体状况可好,生活过得可好。依依告诉他一切都很好,昨天去医院做过彩超,孩子发育得也很正常。陈昆还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来。依依只好在电话里祝福他们二老身体健康。

日子一天天在相思中度过。依依每天晚上都会对着手机,和陈嘉豪的照片诉说心里话。现在她已怀孕七个月了,小家伙特别活跃。他那软软的小手和小脚时常会在依依的腹部拱起一个小包。一会儿在这儿拱起,一会儿又在那儿拱起。他踢腿,伸手,一点儿也不安分。

“嘉豪,你能看见我吗,我还是一如继往地想你。噢!我们的孩子又踢我了。他和你一样,很有音乐天分,每次听到激动人心的音乐,他就会特别活跃。他像你一样爱折腾人,晚上也不给我好觉睡。嘉豪,我准备报考英语六级,等到以后有能力了,我要带着孩子完成你的遗愿,周游世界,过自由自在的生活。虽然不能像你说的那样,去大海上飘游,但我已经读了五十八本书了,我已在文字的海洋里漂游了很远。我还要继续读好多好多的书,飘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你知道吗?现在我觉得浑身都是力量,我觉得生活很有意义。现在,我一想起你,就会觉得很热闹。你听到我说话了没有。我知道你从来都没有走远,你一直都在我身边。”依依温柔而又平和,眼神里充满了爱意。

她一字一句和陈嘉豪聊着天。在许多个日子里,她都会和陈嘉豪这样随心所欲地诉说着心里话。

自从依依离开陈家以后,陈嘉豪的妈妈更是陷入了无尽的孤独和悲哀中,知道依依怀着身孕离开了,她也万分后悔和难过。

依依怀的是陈嘉豪的骨肉,那终归是自己的孙子。她开始想念依依,自责地睡不着觉,她日日和刘阿姨念叨此事。刘阿姨给她出谋划策,说她既然这么想念依依,为什么不把依依接回来。听了刘阿姨的话,她郁郁寡欢的脸上突然有了光彩,一双无精打采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好像突然又看到儿子就站在自己的眼前,但转瞬又悲哀难过起来。

她不知道依依现在还愿不愿意再回来。自己对依依一直抱有成见,对她恶意辱骂。现在陈嘉豪已不在了,依依哪里还肯再回这个家呀。

她又开始自怨自艾,埋怨自己,埋怨陈嘉豪的爸爸送依依走之前不跟她商量。如果提前一天和她商量一下,她也许会考虑留住依依。可是现在依依哪里还肯再回来呀?她唉声叹气,望着陈嘉豪的遗像,以泪洗面,怨恨自己没有帮儿子留住依依。

最后刘阿姨想了个法子。她给依依打了个电话,说陈嘉豪死的时候怨气很重,总是托梦回来,说他很想见依依。家人想在陈嘉豪百日祭的时候,请人回来给陈嘉豪做个法事,念念经给他超度超度,需要依依能回来一趟。

依依听了刘阿姨的话,心里非常难过。其实她又何尝不想念陈嘉豪,可是一想到婆婆的恶意辱骂,她又左右为难了。这一晚上依依都没有睡着,他翻来覆去地侧着身子。她努力想使自己进入睡眠状态,但陈嘉豪的身影和面孔总是浮现在她的脑海里。

陈嘉豪那挥之不去的笑容,那皱着眉头生气的面孔,那些搞怪滑稽的动作……那一幕幕难忘的情景,又开始撕扯着依依那好不容易才平静下来的心。她急促地喘息着,好像又回到了陈嘉豪刚刚去世的那个晚上,心痛如针扎。

孩子似乎知道了妈妈的悲哀,也不再安然入睡,拱起手和脚来安慰妈妈。依依用手轻轻的抚摸他,按平他乖乖入睡。终于,那软软的可爱的小生命活动了几下,又安静了下来。

依依止住了泪水。每次孩子一活动,她都会有一种说不出的欣喜和幸福。这种奇怪的感觉会让她错觉陈嘉豪还没有死,他只是幻化成了一个小生命,在她的身体里等着重生。

只要能让陈嘉豪的在天之灵得到安息,依依还是决定再回去一趟。她想再去看看他,给他还个愿,但愿他去到另一个世界能够得到幸福。

得知依依肯回来,陈昆和老婆都非常高兴。仿佛马上就能见到孙子一样,欣喜地说不出话来。长久的悲痛终于得到一丝安慰。他们商量着亲自去依依家里接她回来。陈嘉豪的妈妈自从生病以后,已经好久没有出去散过心了,刚好趁这个机会出去看看,游玩游玩。

老两口怀着激动的心情坐上了飞机,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陈嘉豪的妈妈已经好久没有这么心情舒畅过。能和老公一起出门旅行,还能迎回一个小生命,这对她来说是多么幸福啊!她又一次泪水长流,但这次流出的泪水不同于以往任何一次,这是悲喜交加的泪。

依依接到陈昆的电话,知道两位长辈亲自来接她回去,心里特别激动。他在心里原谅了婆婆的所有过错。其实为了深爱的男人,依依从来都没有恨过这个可怜的女人。只是没有办法跟她相处,为此依依也很懊恼。现在,她竟然能放低姿态来接她回去,依依还是从心里非常感激婆婆。

依依的妈妈见了陈嘉豪的妈妈,虽然心里很不舒服,但还是热情款待了陈昆夫妇。吃完晚饭他们一直聊天聊到深夜。以前,依依想都没想过陈嘉豪的妈妈会和自己的妈妈这么心平气和地促漆而谈。

她是一个多么骄傲的女人呀!那么盛气凌人,竟然为了孙子也能这么屈尊降贵。唉!不知道应该可怜她,还是应该高看她。总之,依依觉得她现在成了一个值得尊敬的长辈。就让过去的都过去吧,人非圣贤,孰能无过。


连载风云录

第五十二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