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疫苗

盼星星盼月亮,身在捷克的我们总算盼来了新冠疫苗。

疫苗有了,但很多人又开始犹豫要不要打了,怀疑疫苗的有效性,害怕疫苗的副作用,还有疫苗选择恐惧症。我也犹豫了几天,最后还是选择去打辉瑞,捷克没有中国疫苗。

早上一大早,我和老公,嫂子还有好朋友一起去打疫苗。

在一个大型的体育场内,长长的过道上拉着横条线,许多身材高大,身穿绿色迷彩服,头戴红帽子,黑口罩,短靴子的军人排排站在维护秩序。打疫苗的人按着军人的指示,行色匆匆,心事重重,在诺大的体育场内除了军人的声音:请往这边走,请往那边走,就剩下大家的脚步声了,我脑海里突然闪过犹太人进集中营的场面。

一路走进去就像游戏闯关塞,每闯过一关就要走一段很长的路才能到下一关,也无非是看证件,看二维码,扫二维码,给空白证书,询问病情,最后一关坐在凳子上,撸起袖子,迎接医生的注射。

打完疫苗,医生轻轻地在我耳边说:“你打的是辉瑞疫苗,请在外面大厅停留15分钟后再离开。”

我们四个人出来后,坐在大厅的凳子上,高度关注自己身体的反应。5分钟后,好朋友说手臂疼了,老公说手臂有点麻了,我是觉得有点恶心了,嫂子说没什么反应。我想这是心理作用吧,高度关注也高度敏感,这时候有点什么,都是疫苗的事了。

回来的路上,我想如果早点有疫苗,或者他们能等到疫苗的到来,他们也就不会因感染新冠而早早地离开了我们……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