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棉花树下的守候(44)

96
傅青岩
2017.09.26 06:19* 字数 4562

文|傅青岩

全目录|木棉花树下的守候

上一节(43)一千零一夜



(44)㴩江灯火

五一加年休,一个星期的假期,许尹正带我去了南宁,那时我们已认识三年两个月。

上飞机后,小鹿的心就甜蜜又惆怅了,去他家乡便是见他父母喽,虽然许尹正别的什么也没说,可小鹿记得他说过会向我正式求婚的……

飞机南宁吴圩机场降落,我变得不安,下意识地想逃离,许尹正哪里会给我这机会,他也有些激动和窃喜,我们从机场直接打的去了他爸妈做生意的水果批发市场。

市场上不仅只批发水果的,也销售蔬菜和其它食品,市场内乌乌泱泱攒动的人头用我听不懂的南宁话交谈着,嚷嚷着讨价还价,大大小小的卡车在这里进进出出,白色泡沫箱或是黑色塑料筐堆得到处是,地上丢满了菜叶或是其它别的垃圾,原来这里就是许尹正长大的地方。

许尹正拉着我避让做生意的摊贩,路上不断有人大嗓门的跟我们打招呼说话,他熟稔有礼地的回应他们,和大伙一起说笑,虽然他们讲的是南宁白话,但和粤语还是比较接近的,我在广东工作了三年,粤语大都也听得明白了。

从大家说话时打量我的目光,我大抵也猜得出他们是在问许尹正我是谁。小鹿自是难为情,只会抿嘴望着这些街坊邻居陪笑,本来是阴天,但觉得自己眼里冒着无数的小星星在闪呀闪,心里甜蜜极了。

“他们刚刚说什么,你知道吗?”许尹正问我。

“不知道啊!”我故意否认,撇嘴道:“是在和你叙旧呗!”

许尹正解释,“唔好,女朋友的意思。”

“哦,这么怪!”我偷笑,又问许尹正,“那你们这儿爸妈又怎么叫……”真恨自己怎么突然问这个,其实只是好奇爸爸妈妈用白话怎么讲。

“还是叫爸妈,没区别。”许尹正说完,看着我坏笑,并补充道:“你可以跟我一样叫爸妈,他们听得懂普通话……”

当然没跟着许尹正一样叫爸妈,我叫了伯父伯母,他爸妈很亲切,知道许尹正要带我回来,特意准备了很多吃的,却又埋怨许尹正不懂事,第一次带我回来不去家里,反而来了乱哄哄的水果摊上。

“妈,你想多了,小鹿才不会介意这些呢!”许尹正一回自己家,完全像个小孩了,揽着他妈妈的撒娇。

“伯母,这里这么热闹,挺好的。”我客气地向许尹正妈妈说。其实真的很好,以前总觉得熙熙攘攘络绎不绝,是与自己绝缘的无关的世界,现在我多热爱这些,热爱将自己与这个热闹世界关联起来的男子。

常听许尹正讲他爸爸对他很严厉,好像未必也全是,从我来后,他一直乐呵呵地合不拢嘴,赶紧拣了些车厘子蓝梅山竹等高价的水果让许尹正拿给我吃,自己又热情爽朗地去接待过来提货的客人,也不时用他们自己独特的南宁白话与周围做生意的朋友插科打诨几句。

我剥了颗山竹喂嘴里吃,心里有些酸涩,坐在门市的屋里看见许尹正爸爸在摊前忙碌的身影,恍惚像是看到了程岩傅。

程岩傅,我的爸爸,一个我永远也回避不开的亲人称呼,因为怨恨,我不愿叫他爸爸,即使有时会叫,也因为不情愿而不自然。

父女间的慈与孝本是最自然的,可以日常满足的亲情表达,为何我和他之间偏偏有着那么多的障碍?

三年前,被程岩傅在表弟小亮生日宴上打过一巴掌后,我再也没回过我和他的家,每年回去祭拜妈妈,我在姑姑家吃饭过夜,姑姑也叫他过来,但我全程不看他,也不和他说过一句话。

那时我轻浅地认为,我和他都在用自己独有的方式在与对方对抵和抗衡,他对许尹正动手,我不接受白阿姨,他会成为没有血缘关系的的小凯的爸爸,如今我也将会叫另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壮年男子为爸爸,这么一来像极是在向对方报复。

许尹正的妹妹许媛媛从学校补课一回来,围着我打量一番后,摇头晃脑道:“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呦呦鹿鸣,食野之萍……”

我正窘迫时,许媛媛似审查完毕,突然手一拍蹦了句白话,“大佬,阿嫂果然系一个文艺女子!”

噢,想起三年前许尹正初见我时在朋友圈推送的动态——曹操的《短歌行》,许尹正回复他妹妹许媛媛的“大佬今日遇到一文艺女子……”,小姑娘竟然还记得,当然我也听出了她叫我“阿嫂”。

本就不好意思的我脸更红了,耳根都在发烫,望向许尹正希望他帮我解围,叼毛没帮我就罢了,还顺着他妹一个腔调:“唔通,你哥眼光好差咩,来睇睇你嫂送俾你过礼物,几有文艺!”

我送媛媛的礼物是支羽毛蘸水钢笔,欧式复古风格,她果然一见倾心,给许尹正爸妈的礼物是一盒铁观音茶叶以及一条真丝素绉缎方巾,如许尹正所说,他们对我精心挑选的礼物很满意,也对我——我这个未来儿媳妇也挺满意,呵呵。

以前常吃许尹正做的菜,今天才发现许尹正妈妈做的正宗南宁菜比如柠檬鸭猪肚鸡比他做的不只好吃一点点,看来许尹正不过学了点皮毛,我真心实意的赞美换来许尹正爸妈欣慰爽朗大笑,却惹的许尹正不满,向他妈妈抱怨,“妈,你炒菜只罗七成功力都好犀利,把她养叨,以后你个子会俾嫌弃咖——”

“嘴巴甘死鬼欠,比小鹿嫌弃系应该咖!”说话的是许尹正爸爸,我听得不怎么明白,不过听口气以及看许尹正突然噤声的表情,可以猜到许尹正是被他爸教训了,于是我便偷着笑了。

可能一下子冒出这么多白话,他们怕我不适应,又开始讲普通话,“小鹿多吃点。”许尹正妈妈一会儿往我碗里夹菜,一会儿又帮我盛汤,“这个汤营养好,慢点喝,小心烫……”

就是这种有仪式感的家庭进餐气氛,从许尹正对我讲过后,我就心生羡慕和向往的温馨的家,谢过许尹正妈妈帮我盛鸡汤后,小鹿竟恬不知羞地说:“阿正很好,我哪里会嫌弃……”

“哟嗬!”许媛媛用筷子瞧着自己面前的餐具起哄,“大哥,原来嫂子听得懂,瞧她被你迷的……”

“没大没小!”媛媛被她爸爸瞪一眼后也立马闭嘴了,却偷偷向我和许尹正调皮地吐了吐舌头。

餐桌上,许尹正爸妈与我和蔼说话,不时帮我盛汤布菜,让我感到受宠若惊,后来终于开始问我家里的情况,我正不知该怎么样回他们时,许尹正往他爸妈碗里一人夹了一筷子菜,不耐烦地说:“妈,你们干嘛呢,问个没完没了,还让她吃饭不……”

“好好,咱不问了,让小鹿吃饭!”

“对,多吃点。”

许尹爸妈不再对我提问,开始讲许尹正小时候调皮捣蛋的糗事,夹杂着南宁白话,听起来特别的搞笑,即使自己的孩子再怎么顽劣,做父母的讲起时脸上总是带着笑,所以他们每次还未讲完,便于我这个听笑话的人先一步发笑了,且比我笑得更响亮,后来又听他们谈论生意和家里亲戚间的琐事,南宁白话,碎碎念叨。

吃完饭后,我帮着收拾碗筷,许尹正妈妈忙拦下了,这份光荣的任务落到了许媛媛身上,却被她以要复习高考资料拒绝开溜了。

晚上我们窝在房间里,许尹正给我看他以前的照片,是以前用胶卷冲洗的老照片,有些已经模糊发黄,但仍可以看到许尹正站在秧泥地或是果园树下,各种姿势、各种表情以及老土服装的童年时代的模样,还有他在校园里青葱岁月的照片,原来叼毛以前就是小正太一枚。

小正太也还保留着小时候玩过的玻璃球弹弓玩具枪等,我翻到他以前读的科幻小说、笔记本,女孩手写给他的情书也留着,被我拿手里大声念出来,叼毛竟然害羞地跟我抢,我被他追着,读得断断续续,却越发乐得开心,后来被许尹正摁倒在床上,情书才终于让他拿回去。

然后我看到床上的薄薄的没有夹棉絮的被单,红底蓝格纹,哎呀,原来叼毛从小就是嵌在格子里的人。

我拎起床单往许尹正身上裹,揶揄他:“哈哈,原来你还有袈裟呀!”

叼毛很配合没有挣扎,并在袈裟里双手合十一本正经道:“贫僧从东土大唐而来,去往西天取经,路过宝地,还望女施主……”

小鹿的指尖魅惑地划过“唐僧”的俊脸,蛮横道:“我可是女妖精……”

“唐僧”唯诺道:“女——妖精口下留情!”

小鹿角色反转,柔声道:“哥哥,御弟哥哥!”

“唐僧”又恍然大悟,仍一本正经道:“贫僧从东土大唐而来,去往西天取经,路过女儿国,还望女儿国主——”

小鹿坐“唐僧”腿上解“袈裟”,“御弟哥哥!”声音越发柔情似水。

“嗯”,“唐僧”不自然地清清嗓子,继续装,“女施主请自重——”

小鹿继续作乱,“唐僧”终于把持不住自己扯掉碍事的“袈裟”,听他咕哝句,“唉,唐僧以前是怎么过来的……”

“大佬——”

“唐僧”还没将女儿国主一亲芳泽,许媛媛已推门而入,女儿国主秒出戏,旋即从“唐僧”腿上爬起来,许尹正忙又把“袈裟”重新裹身上。

许媛媛进房间后丝毫没觉察出刚刚的暧昧气息,只是奇怪地盯着她哥身上的“袈裟”瞧了会儿,便坐在床边央求她哥,去跟他爸说明天去乡下收菠萝把她也带上,许尹正想都没想便拒绝了,许媛媛还被教训一顿,因为再过一个月她便要高考了。

在我和许尹正在他爸面前汗流涔涔的一通请示下,许尹正爸爸答应媛媛跟他们去收菠萝,当然是看在女儿已保送南宁大学的份上,才批准她出去放放风的。

一垅垅整齐划分的菠萝地似绵延至天边的青色画布,成熟的菠萝像是黄色的小星星密密麻麻散落其中,画布上还点缀了白色的风车,红瓦房和远处波光鳞鳞的池塘,天空蓝的深彻纯净,几丝浮云游走,像羽毛样淡了又散了,过会儿又飘来几朵厚重的棉花团,在蓝天上,绿菠萝地和远处的小山峦间嬉戏追赶。

如此岭南风光,美不胜收,许媛媛早有准备,我们系了两个网状吊床在田边的小树间,躺在树荫下看人家收菠萝,正是菠萝成熟季,前来收购的商贩络绎不绝,菠萝地边的小路上停靠着大大小小的货车,矮矮的菠萝植株一层层的叶子像是有锐齿的剑,收割菠萝的农民穿戴厚实的长袖长裤帽子橡胶手套在田间忙碌。

许尹正跟着秒变农民,此时也全副武装了在烈日下挥汗如雨,一身灰绿色民工服,身影仍然酷帅挺拔,他肩上扛着筐沉甸甸的菠萝麻利地往货车上一扔,回头取下帽子擦汗时,碰到我正看他的目光,叼毛抛个媚眼过来坏坏一笑,转身又潇洒地往菠萝地里走去。

许媛媛笑我刚刚对她大哥犯花痴,但她比我更像个迷妹,无不崇拜地讲起她大哥从小就爱护她照顾她,长大后经常出来和爸爸一起收购搬运水果,对待学习工作优秀上进自是不说,工作三年后首先买了辆厢式水果冷藏货车,换掉他爸那辆破旧的小货车,总之在她心里她大哥好的不要不要滴,其实小鹿心里何尝又不是这样认为的!

那次收菠萝回去后,媛媛回学校上课,许尹正跟他爸又去收购别的种类的水果,我陪着许尹正妈妈在门市上帮忙。

闲暇时看见做生意的邻居家小孩玩累后趴在台边睡着了,被大人抱进来放在躺椅上,点盘蚊香放旁边驱蚊蝇,熟睡中的孩子流着口水,脸上有些脏,梦里却有着惬意的笑。

小鹿不知道自己小时候的梦里可曾有这样惬意的笑过,正看着小孩出神时,却听许尹正的妈妈说:“阿正和他妹妹小时候也是这样过来的……”

在广东许尹正同我讲过,他爸妈一边带他一边起早贪黑的做生意,其中心酸自不必说,如今相互间已转化为浓浓的亲情,这些我都明白。

许尹正妈妈却突然转了话锋,看了我一眼说:“小鹿,阿正同我讲过一些你父母的事……”

意料之中的事,我仍觉不安,整理的一挂荔枝又散开来。

“小鹿,每个家庭都会有不一样的难处,你应学会试着去宽容和谅解你的爸爸,你不爱他,又如何从他那里得到更多的爱?就算是你妈妈也不希望看到你这样倔强……”

我抿着唇不说话,许尹正妈妈语重心长的劝慰话语一字一句印在了我心里,我还可以不做一只倔强的刺猬吗?

许尹正带我去逛南宁夜市,走过熙熙攘攘与别的城市大同小异的中山路美食一条街,宽阔的㴩江河水从南宁市内流过,江里游泳的人很多。

夜晚大桥华灯初上,飞驰而过的车辆让人有种流光溢彩的错觉,有着近五十年历史的老桥与㴩江两岸的灯火交相辉映,我和许尹正倚栏并肩而立,微风拂过我的长发,回眸对方眼里是江岸的万家灯火,而我们彼此在对方眼里都被那点点的温馨光亮照耀着,幸福离得这样近,是触手可及的踏实。


未完待续……

作品目录

下一节(45)十六年的谎言

木棉集
木棉集
17.6万字 · 1.7万阅读 · 28人关注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