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八》

樟木南看着满心疑问又有愤怒的爸爸,樟木南静静的说:爸爸,对不起,这一切都是我策划的,让你们担心了,真的很抱歉,待樟木南说完,啪的一个巴掌狠狠的打在樟木南的脸上,樟木南咬咬嘴唇,用手擦了一下,发现嘴都被打出血了。爸爸继续说:难道人真的是你杀的,声音依然是小而严肃,但现在话里,还夹杂着愤怒和质问。樟木南深深的吸一口气抬起头看着爸爸说:人不是我杀的。爸爸说:我想知道到底是什么个情况,樟木南刚刚好与爸爸的眼光交视,发现爸爸的眼里写满了愤怒与心疼。樟木南再也无法隐瞒,他觉得自己只有全部说出,爸爸才可能会原谅他,谅解他,才会不在继续担心他。樟木南对爸爸说,要不要把妈妈一起喊来,我把全部都告诉你们。爸爸说:你妈妈承受了太多,太多,你可以先告诉我,到时候我们再决定要不要再继续告诉她。樟木南听到爸爸的话,觉得爸爸说的有理,妈妈最近确实是心力交瘁了。于是和爸爸坐在书房里,全盘拖出。

爸爸我们坐下说吧?樟木南爸爸看着樟木南诚实的脸,和樟木南坐了下来,樟木南说:爸爸,我知道,我说的这所发生的一切说给你听,你肯定不会相信,但它是真真在在发生的,我没有受刺激,我也没有胡言乱语,爸爸你相信我好吗?爸爸看着樟木南的眼睛,没有一点骗人的神情,爸爸点了点头,头顶上昏黄的白炽灯,迎着两父子的谈心。

爸爸也许你不会信,从我第一次见到琳儿的尸体时,我开始是很恐慌,我很害怕,跌跌撞撞的冲到楼下,吓到双腿瘫痪,但我见到张奶奶后,我就觉得有一个人一直在安慰我说:不要怕,不要怕,没事的,没有人会伤害你的,当时我瘫坐在张奶奶的怀里,看似是张奶奶在安慰我,可我感觉那不是她,她的表情是面无表情的,根本不可能说出那么温暖的话,直到发现死者是琳儿的时候,张奶奶的昏厥,都有声音告诉我说:她没事哦,不要担心。后来我就被警察带走了,可我感觉仿佛一直有人在跟踪我,我一直都认为是我想多了,吓傻了,可我发现自己并不害怕,包括我从警局出来,为什么要去看张奶奶,我都不知道,遇到张警官,答应帮他们破案,仿佛一切都在冥冥注定。你们让我回家,我回去了,可是脑子里都是琳儿的尸身,我就觉得自己一定要帮琳儿讨回公道,可又无处下手,直到那天,你们不放心我,我找来了表妹夏夏和我一起住,夏夏说:表哥,不会是琳儿一直在跟着你吧。我躺在床上,拿起手机给张警官发短信问:案情有进展吗?在张警官回答没有后,那晚我陷入了沉思,越想越觉得一直有人在盯着我,不由的发怵,待夏夏熟睡后,我对着空空的房间喊:琳儿是你吗?是你在跟踪我吗?无人回答,我不由摇摇头笑了,笑自己的傻,世上哪有什么鬼神,不久便昏昏睡去,梦中琳儿苍白的脸对我说:樟木南。帮帮我。我看着她说:你是琳儿,樟木南你一定要帮我,梦中我问她:我要怎样才能帮你,琳儿满脸的泪说:帮我阻止奶奶,我问:你说清楚,她对我说,一会要借住助夏夏的身体给我详谈,然后我就惊醒了,我摸摸头上的冷汗,不由长舒一口气,还好是一场梦,果然是最近想太多了,正准备起床喝点水,看到夏夏从卧室出来,樟木南刚想问夏夏是不是渴了,正在樟木南准备问的时候,夏夏先开口说:樟木南,我来了。樟木南听着这声音虚弱温弱,和平时的夏夏一点都不一样,结合刚刚的梦境,樟木南不由的又出了一身冷汗,这一刻让樟木南分不清哪里是现实哪里是梦境。樟木南就做在床上与站在卧室门口的夏夏对视僵持着,用着夏夏身体的琳儿说话了说:樟木南,你不要怕,我是琳儿。

樟木南一直看着不知是夏夏还是琳儿的夏夏,一边拼命让自己脑子冷静下来,这是夏夏给自己开玩笑呢,还是琳儿真的有事需要自己帮忙,樟木南拼命想让自己冷静,这一刻他倒是真希望是夏夏和他闹着玩呢?可这和夏夏简直就判若两人,樟木南狠狠了掐了自己,自己很疼,这不是梦。不知过了多久,樟木南问:你想干什么,为什么要用夏夏的身体。琳儿说:梦中说的不方便,我怕自己吓着你,所以才选用夏夏姑娘的身体,我没有恶意,你不要太紧张好吗?樟木南看着这个有礼貌的姑娘,放下戒心说:你坐吧。你怕光吗?怕我们就关灯吧。琳儿笑了,只是用着夏夏的身体,笑的看起来有点不舒服的感觉,说:鬼不怕灯光。樟木南说:那就好,有什么你就说吧,说着拿自己的外套给琳儿说:穿着吧,你肯定没事,晚上天凉,夏夏要是感冒了就不好了,她明天还要上课,琳儿拿起樟木南的衣服穿好说:有哥哥真好,这是我第一次穿男生的衣服,你对她真好,她肯定很爱你这个哥哥,琳儿的话让樟木南有一点难过,樟木南对琳儿说:如果可以,你也可以喊我哥哥。琳儿没有说话,但琳儿仰起头对樟木南嘿嘿一笑。

琳儿对樟木南说:是奶奶分解了她,但不是奶奶杀了她,她死于心脏病,奶奶舍不得她的离开,她死前告诉奶奶,不想离开这个地方,这是她和奶奶的家,如果不得不离开,就让奶奶在她的墓前把新家的地址告诉她,这样她就可以去看望奶奶。奶奶怕她找不到新家的位置,也不知道新家在哪里,也不知道多久才会有新家,所以才出此下策,制造恐怖杀人事件,让拆迁人不敢再拆迁。让这里变成人人发怵的地方,这样就是开发了,也不会有人敢买,这样奶奶就不用搬家了,这样琳儿就不怕找不到新家的位置了,樟木南说:没人会相信我的。琳儿继续说:你可以去找你爷爷奶奶,他们都知道这件事的,他们可以和你一起去警察局作证的。樟木南说:我爷爷奶奶也参与了。琳儿说:没有,他们只是知道而已。樟木南问:为什么要找我,不去找警察。琳儿:需要证据的,可是证据是要自己查的。你要阻止我奶奶,我真的好怕,怕她又伤害他人,她现在简直就只疯了。樟木南说:我要怎样才能找到证据,琳儿说:老小区,回到老小区就可以。天很晚了,你休息吧樟木南,说完夏夏的身体像樟木南床上倒去,樟木南知道是琳儿离开了,樟木南抱着昏昏睡去的夏夏,想着琳儿的话,想着自己的爷爷奶奶和这件事有什么关系,为何如此狠心要隐瞒张奶奶分解琳儿的事实,为何爷爷奶奶要这样,这样自己家的房子不也拆迁不了了吗?他们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樟木南百思不得其解。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樟木南的爸爸知道了这一切,抱住樟木南在樟木南耳边说:你知不知我们都以为你要死了,樟木南回复爸爸说:很多次我也认为...
    马樱佳阅读 137评论 0 0
  • 樟木南那个休息和夏夏一起回了爷爷奶奶家,爷爷看到他们不太开心,知道真相的樟木南很想帮助爷爷解脱这种枷锁,可爷爷不是...
    马樱佳阅读 155评论 0 0
  •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在敲樟木南家的门,樟木南的妈妈在做早餐不耐烦的开了门,两个警察站在樟木南家门口,对樟木南妈妈说:樟...
    马樱佳阅读 244评论 0 0
  • 樟木南在奶奶家睡的挺好,但大清早被一阵骚动吵醒,樟木南本不想理会,这一周已经快被折磨死了,好不容易熬到了周末,可以...
    马樱佳阅读 113评论 0 0
  • 走向衰老是一种特权,也是一份馈赠。我相信,真正的美丽会随着我们走向衰老而增值,而非贬值。它会走向兴盛,而非趋于凋谢...
    微笑的秧秧阅读 2,775评论 10 88
  • 在这个污浊,动态,世俗而且两面三刀的社会里,我们每个人都是一个个体。 或许心情的变化,就在一瞬间的改变,没有原因,...
    蒙球球阅读 85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