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的不完美是因为没走到底

96
尊敬的王二 9fac7464 ce5a 4b50 81fc a15390361a6e
69.8 2019.01.15 18:51* 字数 7712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世间事,往往如此,越是值得拥有,就越发不易获得。因此,伟大的爱情常常显得很疯狂。而平凡的爱情都像是一场感冒,偶尔也会死人,多数都会不治自愈。

1.

八月中秋节,西安火车站,刚上大二的我赶着回家和父母团圆,却遇到火车晚点,只好在候车大厅焦急而无奈地苦等。

熙熙攘攘的候车大厅里,人们因为火车晚点而变得异常聒噪嘈杂,如同养鸡场里的鸡赶上了饭点。幸运的是,我居然在人山人海中找到一把椅子;不幸的是,手机电量已经开始告急,我等的车次却仍然没有消息。

我想去充电,却又不想丢掉椅子,只好眼巴巴地盯着几米外的手机充电处,时刻准备着一个箭步冲向某个可能出现空闲的插口,然后闪回这把给我依靠的椅子。

然而,我不是王语嫣,没有一个会凌波微步的段誉为我死心塌地;我更不是紫霞仙子,没有一个身披金甲圣衣、脚踏七色云彩的孙悟空,一个分身术就可以搞定。鱼与熊掌不可兼得的道理中学课本上早就讲过了,我不敢冒这险。

此情此景,自然就想起了网上看过的一个问题——单身狗的尴尬和无奈有哪些?有人在问题下给出的答案是“牛肉面只吃了一半起身去倒碗面汤,回来时食堂大妈已经收走了我的碗。”

那一刻,我突然希望有个爱人,为我挡住世间所有的子弹。

我一晃神,视线突然被绿色淹没,眼前出现了一道军绿色的帷幕,数不清的兵哥哥悄然出现,军备服、大红花,映衬出他们的青春阳光、精神抖擞,队伍井然有序、循序渐进。原来是新兵入伍,运兵专列优先,难怪我的车次延误了。

“我要拥军,求介绍!来个兵哥哥,给我不朽的爱情!”我发了花痴,偷拍了许多兵哥哥们“红花绿叶”的照片,发到班级群里。

本来是打发时间的戏谑之举,没想到班级群里却炸开了锅。

“我有个同学是空军。”

“海军才帅,我给你介绍一个。”

“炊事班的要不?吃货的首选!”

……

就在群里一片沸腾时,我的手机电量不足,自动关机了。

过完中秋返校,同学桃子来找我。

“看,你要的兵哥哥,帅气吧!”桃子给我看他高中同学的照片。

我接过她的手机说:“我在火车站碰上新兵入伍,突然发了花痴,你真上心了。”

“这是我高中同学,在洛阳当兵,人不错,有兴趣就加个好友,当不当真你自己决定吧。”桃子三言两语介绍了一下情况,打趣我说,“哥哥也无聊,妹妹也无聊,无聊对无聊,闲来聊一聊。”

我仔细看了看照片,又问了一下他的过往,他帅气、老实,我觉得还不错,就同意了他加好友的请求。

正如张爱玲说的: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要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迟一步。

他在洛阳当兵,是司务长,每天都有空机会和我偷偷视频。因为他每次和我视频都要躲人耳目,使得我们的每次的网聊都有了一种隐秘的快感,“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古人总结得一语中的,我逐渐迷恋上了这种在孤独中期待,期待却不易得,得到又十分短暂的约会。

两颗年轻的心,通过网络连接在了一起,而西京长安与东都洛阳却隔着一千多公里的距离。这段路在我们第一次见面之前,我用高德地图模拟行进了不知多少次。

十一长假,他一大早打电话告诉我,他今天可以外出,准备和战友出去玩玩。看这意思是今天他没时间陪我视频了,山不过来,我过去,一向雷厉风行的我决定来个千里走单骑。

兵贵神速!挂断电话,我就跑去买了西安至洛阳的高铁票,踏上了长途奔袭的幸福旅途。我不出点狠招,他就不知道我还有三两三。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路上我通过微信摸清楚了他这天的动向,我计划着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给他来个突然袭击,期待着看毫无防备的他会拿出怎样惊讶的表情应对我的出其不意。

好像是弗洛伊德说的,人的潜意识最能反映一个人的真实想法,我想知道我在他心里真正的地位,一路充满了期待又夹杂许多担忧,突然理解了古人“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的心情。

2.

“十一”黄金周,洛阳十字街,天南海北的小吃,活色生香;五湖四海的游客,熙来攘往。

一件衬衫裙,姜黄色的针织外套,我站在十字街夜市的门口,无视眼前的一片人间烟火,按耐着激动,故作矜持地期待着怦然心动的爱情。

“你怎么来了?”看到我的时候,他显然被吓到了。

“坐高铁呀,很快的。”我打量着他,校正着视频和现实中的误差。

黑色的短袖配一条蓝色的牛仔长裤,清清爽爽,又不失军人的刚毅,和照片中、视频里没有什么两样,误差为零,我窃喜。

“我和战友们正要去吃火锅,一起呀?”他的邀请很不合时宜。

他这个不合时宜的邀请证明了两件事:一是情商太低。我不远千里而来,你要准时归队,还不抓紧时间和我独处一会?二是的确老实。显然他没有积累与女孩子相处的足够经验,没那么多花花肠子,可靠是我看中他的地方。

“下次吧,我第一次来洛阳,你先带我到处转转。”我只好主动引导他。

他回身去和打算吃火锅的战友们打了招呼,就陪着我开始压洛阳的马路。

走过来,走过去把十字街的犄角旮旯都走遍了。边走边聊天,有一搭没一搭的,也没说什么要紧话。

唯一让我记忆深刻的是,他居然打电话回家,对他妈说:“我有女朋友了,她今天从西安到洛阳来看我,她在西安上大学……”

我就这样被这个直男在洛阳的马路崖子上,单方面宣布了“领土主权”,我只是瞪大眼睛惊讶了一下,接着就很无语地默认了归属。

爱情中,女孩都是傻子,果不其然。

我还在傻傻分不清状况的时候,他归队的时间来临了。我们只好匆匆忙忙地作别,没有牵牵手,更没有拥抱。远远挥手时,心中有一点淡淡的忧伤,让我觉得这一切都刚刚好,乐而不淫,哀而不伤,恰是爱情的味道。

我回学校的路上,他打电话给我,说是他怕我睡着了,就躲在没人的办公室和我煲电话粥,陪着我聊了一路。

隔着电话,我们各执一端。

我问他:“你是不是害羞啊?一下午了也不见你说多少话!”

他很硬气地说:“我害羞啥?你个小姑娘都不怕我把你卖了,我还能怕啥!”

我说:“我见到你都给舍友发了定位了,我防着你呢!”

他说:“你还挺鸡贼!”

……

我回到学校后,因为有了这次见面,我们的感情也迅速升温,秋高气爽的时节,我们开始通过视频谈情说爱。

“你之前的三个女朋友哪一个最好看?”

“都没有你好看!”

“除了我,还有谁好看?”

“只有你好看,那些朋友长啥样我都不记得了。”

本来走高冷路线的他也逐渐地会甜言蜜语地哄我开心了,男人的一半是女人,只有在茫茫人海中找到另一半男人才会完整,一下子成熟起来。

“爱情来得太快,就像一场龙卷风。”那段时间我居然喜欢上了周杰伦,走路都是连蹦带跳哼着小曲,彻底魔障了。

3.

时光荏苒之间,新春佳节已至。

他休假回来,有了自由的时间,而我一放假就被父母禁足了,因为我妈不同意我和他谈恋爱:“显然没结果,别伤到你自个!”一向宠我的老爸也附和:“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孤立无援,无奈之下,我们的恋情只好转到地下。

我总是躲开父母见缝插针地联系他,而他总是在晚上发个问作业的短信先做试探,我对了暗号他才会打电话过来。没有办法和他联系时,我就看《无间道》,刘德华帅得掉渣,梁朝伟犹豫的眼神迷死人。

大年初二,机会来了,我爸妈要回老家走亲戚去,我找个借口一个人留在西安。

我爸妈前脚走,我后脚就去了客运站。客运站人山人海,我在人潮人海中劈波斩浪,终于踏上了开往他所在县城的班车。

一路上,司机在车载电视上放电影,居然又是《无间道》,看到刘德华拿枪指着梁朝伟的脑门在天台的一幕,梁朝伟说:“我是警察。”刘德华反问:“谁知道?”

那一刻,我问自己:“我们会有结果吗?”一个声音回答:“谁知道!”

看不到未来依然勇往直前,这就是义无反顾。我为了爱情也义无反顾,像义薄云天的关二爷一样,过五关斩六将,千里走单骑。

“去我家吧?”一见面他想带我回他家见一下他爸妈。

“我只是想见你,我还没做好准备见你父母。”我坚决反对,“我爹知道,会打断我的狗腿!”

关系还没到见家长的地步,他也没有坚持,假模假式地说:“丑媳妇迟早要见公婆,你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这次不去也行,我替你买点水果给我奶奶吧!”

“谁是丑媳妇?”

“老话就这么一说,你和天仙似的肯定不是你!”

“大过年的,我懒得计较。”

“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这还差不多。”

他带着我在他们县城吃小吃,热热闹闹的小县城,乱七八糟的吃食,全是我喜欢的。

“我得回了,赶在我爸妈之前。”下午四点左右我恋恋不舍。

“大年初二,三点就下班啦!”到了车站后,门房大爷说,“明儿赶早吧!”

“完了,我的狗腿是保不住了!”我担心极了。

“车到山前必有路,有路就有顺风车。”他倒是出奇地淡定,“现在才四点多,我去给你拦辆去西安的车。”

顺风车把我送回家,我刚进门,父母就回来了,虎口脱险一样的惊心动魄。

春节过完,他要归队。

“爸,我和舍友一起去洛阳,看看龙门石窟。”我想送送他就对老爸撒谎,“我先回学校和舍友会和,然后一起出发去龙门。”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多出去看看也好!”我爸爸亲自开车把我送到学校,“注意安全!”

“都怪你,害我骗我爸。”我在微信上对他发了一通无名火,“我爸走后我好想哭一场!今天不想见到你!”

他被我劈头盖脸痛骂一顿,只好在我学校那边的一个快捷酒店住了一晚,第二天才见到我。

4.

新的一天,太阳照常升起,驱散了昨夜我和兵哥哥头顶的阴霾。

他一出现在我面前,我就催着他去订龙门石窟的高铁票。

龙门石窟的名气太大,游客自然很多。我们在龙门找不到有连在一起的两个房间的酒店,只好找了个地热酒店入住,两个人住了一个标间。

不能和世风与时俱进的我们住一间房有两件尴尬的事。一是热情奔放的我坚持不结婚不破身;二是生龙活虎的他必须存天理灭人欲做个柳下惠。

睡觉的事情还早,我们放下行李后,就出去撒欢,吃遍了附近的小吃,满口流油,火烧火燎。

吃完东西回来,我们俩莫名其妙地开始吵架,大抵还是因为欲望和理智之间的天人交战吧,最后一拍两散,互不理睬,各自安睡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被窸窸窣窣的声音吵醒。看到他收拾行李,我赶紧闭起眼睛装睡,如果他不告而别,我不会挽留,并庆幸自己的守身如玉。

几分钟后,听到行李箱拉锁发出呜的一声,我心头一紧。呼啦,门开了,卡塔,门重新落锁。

“这货不会被我气走了吧?”我睁开眼睛望着天花板暗自思忖,“当兵的怎么能这么不抗造!”

在遇到爱、遇到性如此容易的当下,遇到理解还真是困难。我对最后一道防线的严防死守说明我是奔着一辈子去的,他不懂我而愤而离去,于我而言是好事,我应该高兴。

可是怅然若失的情愫如同洇湿的宣纸一般在我心头湿漉漉的,叫人难受到想哭。

眼泪就要掉下来的时候,我听到门哐嘡一声被人开启。我赶紧钻进被窝,继续装睡,接着听见他往桌子上放东西的声音。

“吃货,太阳要晒到屁股了!”他买了我前一天晚上想要吃的小笼包、丸子汤、鸡锁骨之类的回来,满满当当摆了一桌子。

的确是饿了,我犯不着和肚子过不去,就起来吃东西。他把东西分给我一半,自己坐到另一边去吃了,不说话,也不抬头,吧唧吧唧地和鸡锁骨较劲,显然是昨晚的气还没消。

“老刘,老刘,食量大如牛,吃个老母猪不抬头……”想起刘姥姥的吃相我禁不住偷偷笑起来。

“笑什么?神经!”他抬头剜了我一眼,吧唧得更来劲了。

看他那一副饿死鬼投胎的样子,我心里一软就想哄哄他,嬉皮笑脸地把手里吃的分给他。

他还使性子不要,我就拿我的筷子在他碗里一顿乱。

“你怎么这么恶心!”他终于绷不住笑了。

“恶心,你别吃啊!”说着我就作势要拿回来。

他赶紧往嘴里填满了,嚼了几口囫囵吞下:“我买的,不吃,多亏!”

“噎不死你!”我赶紧给他拍拍后背。

我们就像两个孩子一样莫名其妙地吵闹了一番,又心无芥蒂地和好如初了。

小孩子的心性就是喜欢蹬鼻子上脸。出门前他看我在打扮,心血来潮地非给我画眉毛不可,结果给我弄成了蜡笔小新,可丑了!

但是,女孩子一旦心软就很容易被男孩子挟持,那天我居然顶着蜡笔小新的眉毛和他出了门,也许幼稚、天真才是快乐的源泉吧!

龙门石窟的四个景点我们一个不落地挨个浪了一圈。一路上他不停地要我摆pose,给我拍照。

“在这么多佛爷跟前,让我搔首弄姿太不虔诚了吧!”我拒绝。

“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佛爷肯定会保佑我们的啦!”

他难得地咬文嚼字一次,我怎么好意思继续拒绝?

我无奈地摆出各种各样他制定的poss,一直转到太阳落山才回去。

回到宾馆,我们都累得要死。

“啊!……啊!……”看了他拍的照片我更加痛不欲生,直男的拍照水平就是车祸现场。

在我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时,他居然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电视里是一个很风骚的女子,画面一转又出现了一个女扮男装的,我很好奇地问他:“什么电影?看得你都流口水了!”

“《新龙门客栈》,很经典的武侠片。”

“我也看看,”我凑到他身边,“呀!张曼玉!林青霞!她们一起演过电影?”

那晚我又放了他一马,没有计较他拍照对我的摸黑,一是看在林青霞和张曼玉的面子上,二是因为他很识相地给我洗脚了。

5.

“去吃螺狮粉!”我刚出火车站,他就拉着我往火车站旁边的一条巷子深处赶。

“你不是最受不了那味道吗?”

“战友介绍的,说火车站附近就这家地道。”

三拐两拐,终于到了地方,“老板,一份螺狮粉!”他一进门就喊道。

“你不吃?”

“我望梅止渴就行了,谁让你这么秀色可餐呢!”说着他看了一眼手表。

我迟到了,因为我没赶上高铁,等改签之后赶过来,离他归队的时间只有半小时了。他没有表现出任何不满,而是在争分夺秒地让我开心。

“唉呀,总算是没把我的吃货媳妇饿着。”我刚吃了第一口,他如释重负地说,“我得归队了。”

我亮出一个灿烂的笑容,点点头故作轻松地说:“快滚,马不停蹄地滚!”

每次他归队我都很难受,但是每次都我都努力地让自己从容面对,我不想凄凄惨惨戚戚,更不想执手相看泪眼,无语凝噎。这次也不例外。

龙门之旅后的一年时间里,他能够休假时就会提前一天告诉我,我就乘坐高铁从西安赶赴洛阳,每次可以和他腻歪两个小时,每次都是让他陪我吃一次螺狮粉,因为他是处女座,特别受不了螺狮粉的味,但我乐此不疲。

恋爱就是如此吧!女孩子总得作一下,有点撕心裂肺、刻骨铭心的味才好。

他真的是飞奔而去的,不然会赶不上归队的车。即便如此,在他快要消失在我的视野外时,他还是回头望了我一眼。那一刻螺狮粉店里的音响里传出的是一首老歌《开往春天的地铁》,羽泉唱的。

“流血流汗不流泪,掉膘掉肉不掉队。”我一个人时总是想起军训时的各种口号,“苦不苦,想想红军两万五;累不累,想想英雄董存瑞。”

异地、军恋,你不勇敢,谁替你坚强!一年中我一个人从西京长安到东都洛阳,一路憧憬,一路幻想;然后一个人从洛阳回到西安,一路孤独,一路凄凉,中间是两个小时的鹊桥相会,短暂、美好、幸福无比。还有一抽屉的高铁票,是我军恋的票据,是我爱情的军功章。

没有他的日子里我就在APP上写情书,打算写够九十九封。在情书里我记录着相聚时的欢乐、分别后的孤独,他的好、他的坏,点点滴滴、事无巨细,痛并快乐着。

“你怎么复原了?傻逼呀,你!”

熬了一年后,他拉着行李出现在我们学校的门口,站在门卫大爷的身边,一身绿色的军装,没有肩章,没有领徽,光秃秃的像是掉光了叶子的箭杆杨。

我心里很高兴,他本来有机会留在部队的,之前他问我的意见,我嘴硬说:“都行。看你。”

我拉着他去吃饭,感觉整个世界都要是我的了,可是却又觉得怪怪的,以前总觉得有说不完的话,总觉得相聚匆匆,那一顿饭却略显尴尬,没有了时间的束缚,我们却多次冷场,只好用傻笑填补,好像是一直绷紧的弦,突然松弛下来,失去了弹性。

“啥打算,以后?”送他回家时,我问他。

“还没想好,”他犹豫了一下,“可能去趟云南。”

“那么远,去干吗?”

“挣点钱,接触一下社会,四月份去北京,我报了个学校,学点技术。”

“也好,男儿志在四方。”

“我得多挣点钱,至少养你两年,让你迟一点接触社会,多当两年金丝雀。”他看起来胸有成竹,又有点装腔作势。

6.

去云南前,他给我打电话:“你看你宿舍窗户下面。”

快期末考试了,我在宿舍复习,接到电话我往窗外看,见到他站在冬日的阳光里面,手里提着一个大袋子。

“我以为你已经在去云南的火车上,”我又惊又喜,趿拉着拖鞋就跑下了楼,“刚才还给你发短信,祝你一路顺风呢。”

“全是你爱吃的,我妈昨天刚炸的。”他打开手里的袋子,鼓鼓囊囊装满了核桃仁和柿子馍,都是我前几天念叨的吃食。

“你不是已经走了吗?”其实我挺感动的。

他没有说话,一直就是傻笑,像一个做了好事等待老师表扬的孩子。

“你给我等着!”我娇嗔一声,反身上楼。

我换了衣服,画了一个淡妆,叫了几个闺密一起下来,把他介绍给大家,给了他一个通报表扬,然后就请他去吃饭,算是精神文明和物质文明两手抓。

他从云南回来时,我正在考期末试,他说又要去北京,走前来找我。

“别来了,你直接走。”机场在咸阳,我在西安,我怕他来来回回耽误时间。

下午我考完试,他打电话给我:“我在西安。”

“跑来跑去瞎耽误功夫干吗?平安夜打不到车怎么办?到了小寨那边堵车误了飞机咋办?”期末考的焦虑裹挟在平安夜特殊的氛围里,我一见到他就嚷嚷,莫名其妙地发火。

他被我兜头泼了一盆凉水,一言不发,蹲在街边抽烟,一口接着一口猛抽,似乎想把那半截烟头烫伤的忧伤变成一口恶气,一股脑吸进肺里,然后痛痛快快地吐出来。

我想和他大闹一场,他却不吭声,一个人骂着骂着就没意思了,站在街上骂人又觉得自己是个令人不齿的怨妇,更加恼羞成怒,我就赌气走了。

每次我耍性子走开,他都会在我后面屁颠屁颠地追过来,死皮赖脸地哄我,直到我心花怒放,再和他冰释前嫌、和好如初。

这一次我走了很远,他都没有追过来,我只好自己折回来,在离他不远的地方坐着,他只要一回头就能看到我,只要他蹭过来,我就立刻发过他,不再无理取闹,还要给他一个温暖的拥抱。

过了一会,他站起来朝我的方向张望,寻寻觅觅许久应该是发现我了。我心想先要狠狠锤他一拳,然后再奉上一个拥抱,也不能太便宜了他。

出乎我意料的是他没有过来,我也没有过去。

其时,夕阳在山,整个世界都开始暗下来,他抬起手臂看了一眼手表,转身而去,随手将一个烟头弹了出去,烟头在空中划了一个优美的弧线掉在马路上,闪耀了一下就被路过的车子碾灭了。

我心里咯噔一下,他居然这般胆大妄为!明明看到我,不过来哄哄我,抱抱我,居然甩手而去,把我一个人晾在街角,夜幕降临,寒风袭来。

“分手吧!”他从千里之外的北京打电话给我,主动、平静、简洁地和我决裂。

我忍着不让自己哭,可是眼泪还是止不住地流出来,我突然想到他眼睛近视,那天肯定是没看到我,我却以为他看见了,故意离开的。

原来我在大学,是处在象牙塔;他在军营,是守在战斗堡。我们都像笼中鸟,偶然机会发现了彼此的存在,因为处境相似,所以惺惺相惜,我们以为是爱情,任其自然发生,笨拙地煽风点火,希望爱情的火焰光芒万丈,照亮天际;我们稚嫩地添油加醋,盼望爱情生活有滋有味,活色生香。

开始,我们迫于时间、距离的束缚总是争分夺秒地幸福,他退伍后,我们相会不再有时间距离的限制,尤其是他有机会飞去更多、更远的地方后,我们才发现一个残酷的事实,我们虽然都是鸟,却是完全不同的种类,只是我们都假装没发现,谁也不说出来,想掩耳盗铃地演绎爱情。

可是,鸡同鸭讲,只能变成无休无止的莫名争吵,吵完了激情,吵光了耐心,吵到最后,真的伤了心。

这场军恋,最终没成为开往春天的地铁,变成了无间道。鱼跃龙门后的海阔天空里,我们选择相忘于江湖。

给兵哥哥的情书写到第四十封时,这场军恋突然发生,戛然而止。我说过要写九十九封,可是没有收信对象,只好半途而废,40:59约等于黄金分割点,我用自己的专业给自己找了一个理由。

“分手。”我冷冷地回应。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