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梦过半(二十四)是唯一

字数 3312阅读 115

大梦过半(二十三)梦不止

在家中煎熬了几天,感觉人都要虚脱。终于可以回学校了。

余震越来越弱。北枫一中学生说地震时本来看到办公楼要垮了,结果现在还好好的,真可惜。

校长断喝:“咱么的新校区都是精钢水泥,绝对防震!”还煞有介事请专家来检测,说是可以抗击八级地震的。其实大家只是关心办公楼为什么不垮。

全班到齐,完好无损,除了亮哥。亮哥头上包了纱布。

同学们在走廊里玩耍的时候,发生了一次很小的余震,全校只损失了一块玻璃,刚好砸到他头上——轻微脑震荡。不得不说,亮哥确实很倒霉。

林晓锋说这几天都在郊外,睡在车里。城里的房子太密集,只有广场可以去。晚上也没人跳广场舞,怕来不及洗澡就震了。这个时候,每个人都恨不得自己变成蜗牛或者乌龟,可以背着家产到处跑。

中午放学铃刚刚打响,整栋高二教学楼开始震颤,学生们倾巢而出,教室里只剩下老师在收拾讲义,从五楼开始,每一层的走廊都是水泄不通,从顶楼往下看,只看得到黑压压的人脑袋。

人流在缓缓地移动着,楼上的进度更是缓慢,每天中午上演着同样的情节,午饭时是最向往的时刻,疲惫只有在这个时候才会暂时散去,饥肠辘辘的学生们用最后的力气冲出教室,

冲出教学楼,冲向食堂。

有两个人影却身手敏捷地穿过重重障碍,一路横冲直撞,不时招来周围愤恨的眼神,在这样的“抢饭”时刻,时间是如此的宝贵。

两个女孩子却只顾着专注地跑,嬉笑地看着彼此,生怕被对方有丝毫的超越,直至跑出了教学楼,跑出了人群,依然不停止奔跑,两个人都有领先的时候,跑在前面的会得意地吼着后面那个,后面那个不甘心,深呼吸两次再接着跑,从教学楼,到食堂的路有些远,到了食堂门口,两人都没了力气,只有粗粗的喘气声。

班长:(边喘气边说)怎么样?嘿嘿……这次是我赢了吧?!

梅凉还没有缓过气来,没有答声,双手撑着膝盖,俯着身子大口喘气。

心里却踏实下来,看来,她还好。

班长是一个爱憎分明的人,但是太强硬,她说不爱就恨,从现在起绝对不和方子皓有任何来往。分手还能做朋友?不可能的事儿。要么爱,要么恨,没有中间选项。

北枫一中作为国家重点中学,校风严谨,每个学生都必须穿戴整洁,和其他中学一样,有一个戴眼镜的教导处主任,虽然四十几岁,却总是一脸凶相,像个六十岁的老太婆。

她喜欢在课间操时间宣布处分决定,喜欢在教学楼大门口逮披肩发和着装前卫的女生进行严格的教育。

梅凉是团委副书记,在北枫一中,她的职位比学生会主席高。所以,教导处主任尤其厚爱她,经常下达重要命令。

“梅凉,这次校庆非常重要,校长和各位领导都非常重视,在此期间,你要安排团委和学生会的各位干事随时待命。”

“梅凉,下次升旗仪式,要安排一个演讲环节,针对上次参观福利院的各位同学的心得体会做一次报告。”

“梅凉……”真是没完没了。

总之,这位教导处主任是一位极品,每天课间操时间都在教学楼下逮人,看到女生留披肩发,教导之,看到男生剃光头,斥责之,被她逮到的人就要写检查,不过被逮的几率不大,因为其语速较慢,道理较多,一时半会儿教育不完。

所以更多打耳洞,穿高跟鞋的以及着奇装异服的人士就从她身后悄悄溜走了。

课间操结束偶尔会插播“广告”,教导处主任,清清嗓子,站在主席台上,上午的阳光还不刺眼,台下的人只看得到她一只镜片在反光。

一般都是宣布处分决定,她和政治处主任,一人一则地念。

上次放假前,梅凉和班长约定:谁打了耳洞另一个必须跟着一起。

于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班长穿了一双人字拖杀进教室,头发别过脑后,露出两颗水钻的耳钉。

于是,在第二天同样明媚的下午,梅凉没有去上课,她请了假出校门。

北枫一中的请假制度是很变态的。先要找班主任,苦口婆心,装可怜,偶尔还要声泪俱下才能签到假条,调皮的学生还要被嘱咐其家长给班主任打电话后才能请到假。比如林筱锋他们哥几个。

在班主任那里签过假条之后再找年级主任,又是一番表演,如果遇到校庆或者重要人物考察期间,还需要校长过目。

班主任问:“梅凉,你出校门做什么?”

“有事。”

“什么事?”

“没什么事。”

“没什么事是怎么一回事?”

“就是有事。”

于是梅凉拿到了假条,班长捶胸顿足,大叫不公平。在高中,成绩就是一切,请假都可以没有理由。

梅凉一个人走在街上,没有吃午饭,没有喝水,漫无目的地走,重复走了几条街,下午上课前回了学校。回来的时候,左耳多了两个耳钉。

两个女子,在寝室捣鼓了半天,班长给梅凉烫了烟花卷,先把头发扎满细细的辫子,用夹板烫,拆开后便成型。

梅凉说,头发这样就像生锈的小弹簧,睡得乱七八糟。

班长觉得其实挺好看的。梅凉的短发被阳光染成淡金色,她皮肤很白,白衬衣配上牛仔裤,就像小说里的少年,个子高高,瘦瘦的,浸在日光里,透着一分叛逆。

梅凉的右眼下有一个小痣,不过不是班长那样长在眼皮里的泪痣,梅凉的痣就长在眼角的下方,很小的一颗,但很显眼,就像一张白纸上唯一的一点墨。

班长第一次穿了超短裙,还是人字拖,耳朵上的水钻闪闪的总是迷了梅凉的眼睛。

两个人,出门的时候放荡不羁,回来的时候狼狈至极。原因是在出门五十米就被教导处主任秒杀了,一个团委副书记兼国旗班班长,一个生活部部长,在教导处主任的眼皮下变成了小太妹,怎不让人痛心疾首。

仓皇逃走的途中,遇到方子皓和林楠。班长和梅凉一愣,对方两人也是一愣。

停滞两秒,两个女生飞也似地逃窜。

“是在躲你吗?”“是在躲你吗?”两人异口同声。

班长当然是躲方子皓,梅凉是两个人都躲。现在还是五月,人们对地震心有余悸。梅凉站在五楼阳台,吹风。头发乱七八糟,之前烫的小卷卷还在。

林筱锋走过来。“太后,你在干嘛?为什么总看着天上。”林筱锋这个没心没肺的家伙,语气总是轻轻松松。反而让人卸下防备。

“在吹风。”“吹风?你以为你是MV女主角吗?”一巴掌PIA飞。

“本来就笨,越打越笨了。”林筱锋摸摸脑袋,很郁闷道。

梅凉忍不住笑。“哈哈,你这IQ本来就低,再笨就是无民事行为能力人了。”

“你终于笑了。”林筱锋憨憨地说道。

梅凉沉默,又恢复平静。

“林筱锋。”

“嗯?”

“你看我精神正常吗?”

“……”

“我老觉得我会疯。”

“……现在也疯来着。”一巴掌PIA飞。

这木头,也不知道安慰人,谁找了你才是最大的不幸。

“在我疯之前,我要整理一下名单。”

“什么名单。”

“出席我葬礼的人。”

“……”

“怎么,吓着了?”

“太后,您老人家别想不开啊!”林筱锋摆出痛不欲生的样子。

“噗……”这家伙真逗。

“我不是要寻死。我只是在总结,我这一辈子会遇到多少人,在我死的时候还记得我。”

既然生不能选择,那么死呢?不过不是现在。

“太后。”

“嗯?”

“你喜欢樱花吗?”

“樱花?喜欢。动漫里总是有樱花。能出国的话,第一个就是日本。”

“这有什么难,我也要去日本的,动漫帝国,我这未来动画师肯定要去的!”

“你想做动画师?”

“嗯!”

“为什么?”

“想创造自己的世界。”

“你真好,知道自己想做什么?”梅凉微笑。

“你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你的成绩这么好。”

“嗯,不算好,只是在普通班。这么多年,我只会读书,其他的什么都不会。”

“不会没关系啊!学啊,我还想学小提琴,学画画。”

“现在学小提琴会不会太晚,手指头都硬了。”

“不怕,我一直打游戏,灵活着呢,我只是想拉小提琴,又不是要以此为生,我喜欢《卡农》,一辈子能拉一手《卡农》就非常非常满足了。”

这个人,是多么乐观,好像没有烦恼一样。

“林筱锋,我真羡慕你。”

“羡慕我?为什么?”这可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了。

“羡慕你知道自己的目标。”

“目标?我这辈子就想当个动画师,这文化课学得我想吐。以前是老师家长一起逼我,现在没人能逼我,我自己能做主。”

“你能做主?”

“嗯,只要我一定要做,我就可以做主。”

梅凉突然觉得异样,是啊,一直逃离家人,尽管现在家人并不在身边,可还是觉得压抑,觉得不知道做什么。

感觉读书都是为了他们。你们希望我读书,我便读,你们希望我考大学,那我便去考了。这么些年,没有一天为自己活过。

“林筱锋,谢谢你。”

“谢我?”林筱锋觉得自己越来越不明白梅凉了。

“我一直觉得自己跟别人不一样。”孤僻,偏执,冲动,阴暗。

“跟别人不一样?”

“嗯。”

“你为什么要跟别人一样?!”林筱锋很认真地问道。

梅凉整个人被这句话震住,久久不能动弹。

“我为什么跟别人不一样?”

“你为什么要和别人一样?!”

大梦过半 目录

大梦过半(二十五)小浪漫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大梦过半(三十三)没如果 方子皓走的时候,很多人为他送行,连小学同学都给他买了花圈。这样的方子皓,会有什么烦恼? ...
  • 大梦过半(六十九)不公平 所有人都在问林筱锋究竟是怎么表白的,梅凉支吾半天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事实上是,林筱锋根本...
  • 还记得没毕业我们在一次聚会上相识,我们都是同学的同学,坐在角落里像在看一场戏。宿舍静的男朋友拉你过来,“你们可是...
  • 希望自己忘记过去,从心出发。‿。 解语花 凝眸梦醒 凝眸梦醒,心意添寒,帘卷风盈入, 一片淡然...
  • 窗外霾正浓,隔壁装修的电钻似要把我的头钻开,我无处可逃,只有坐下来强行对抗噪音。看看今天的写作主题,居然是“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