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先生,好久不见

96
大派勋
1.2 2018.10.28 18:57 字数 4501


2018/10/28

仔细算算,认识张易已经有十三年了。

十岁那年,我转校到当地的一个小学,那个学校的后面是一整座青山,漫山的竹林和松柏,让人觉得像是置身于世外桃源。

那个时候我内敛、胆小、怯弱,没有人知道我在另一个学校遭受到霸凌,包括我的家人。我只是吵着闹着不要读书了,闹过很长一段时间后,他们最终还是给我转学了。

新的环境让我很不适应,同时我也担心会再次遇到会欺负我的人,所以我总是孤零零的一个人呆着。缩在角落,不和任何人接触。

那个时候我的成绩很烂,根本无法集中注意力听课,每次老师安排的作业都不会写,所以每次都被留下来,到天黑了才能走。

那个时候就总想着读书真苦啊,日子那么难,那么漫长,我要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

有次老师布置作业,我依旧没有完成,和我同样的还有几个学生,老师在讲台上生气的说,什么时候完成就什么时候回家,不然天黑了也不能走,到时候我就把你们锁起来。说完转身就离开了。

对于那个年纪的我来说,只能感到无比的恐惧,老师的话就像圣旨,我不敢反抗,于是趴在座位上边哭边写,期盼着自己千万不要被老师锁起来,心里难受得要命。

我抹着眼泪看着作业本,手里握着的铅笔还是迟迟的动不了,觉得像是世界末日要来了般,这个教室会不会有鬼?我没回家到时候他们找不到我怎么办?同学们会不会嘲笑我?会不会又有人欺负我?想着想着就大哭了起来,也不管丢不丢脸。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认识的张易,他趴在我旁边问我怎么了,我一边嚎啕着一边说,这个作业我不会啊,我回不了家了,我害怕啊。

他拿过我的本子和笔,自己弯腰写起来,说别哭啦别哭啦,我帮你写完你就可以回家了。

我还是哭,怕被老师发现受到更严重的惩罚,恐惧害怕早就占据了理智,根本听不进别人在说什么

张易没多久就帮我写完了作业,全程我一直在他旁边哭,由刚开始的嚎啕大哭,变成了小声的啜泣,他说没见过像你这么爱哭的人。

我壮着胆子去交了作业,那是我第一次觉得无比轻松的一次放学。

从那以后,他就总是帮我很多,有人说我时他会帮我解围,写不来作业的时候还是会帮我完成,在他的帮助下,我对外界的防备才终于放下了那么一些。

后来他变成了我的同桌,他上课根本不怎么听,但是那些题还是都会,我也不怎听,因为听了我也不会,于是我们就老躲在下面讲话,被老师抓到过好多次,我们就总被叫起来站着听课。

我一直觉得遇见张易是很幸运的,在那个敏感害怕的年纪,如果没有他的帮助和关照,没有他的愿意主动来和我交际,我不知道我后来会变成什么样子。

到了五年级的时候,我长得比张易高了些,那个时候我的成绩不知道为什么开始慢慢好起来,当了语文课代表,有时还会帮着语文老师批改试卷。

语文是张易最头疼的科目,每次到了收作业时,他就苦苦的哀求着让我不要在本子上记下他的名字,每次我都故作严肃的说不行,最后还是偷偷的划掉了他的名字。

有次上课帮老师管理班级纪律的时候,班上几个混混一直闹个不停,我警告过他们好几次,他们说有本事记我的名字啊。于是我就当着他们的面,一笔一划的在本子上写下他们的名字。

那几个混混很恶狠狠的对我说,有本事放学别走。然后那一群人一整天都一直盯着我,我心里害怕得不行。

毕竟在当时那是一群没有人敢惹的混混。

虽然我表面故作镇定,但其实心里已经一团乱麻,害怕得要死,张易拉了拉我的手说,别怕,有我在。我盯着他的眼睛,心里满是感动。

庆幸的是最后那群混混并没有找我麻烦,或许他们忘记了这件事情,只是我始终记得那天下午张易给我的那个坚毅的眼神。

后来因为升学,开始分班,我就没有和张易一个班了。

我的教室在他斜对面,那个时候的他开始变得吊儿郎当,整日嘻嘻哈哈的玩。

每次见到我就笑,后来他有了一个小跟班兄弟,整日和他一起吊儿郎当。

学校的操场上种了几颗很大的洋槐树,到了夏天白色的花瓣绽放得无比灿烂,风一吹就洋洋洒洒的落下来,张易右手捏着自己的外套旋转,打乱着那些花瓣掉落的方向,我用手支着脑袋望着这个场景,觉得像是一个小孩在玩雪。

张易转过来,发现我在盯着他看,给了我一个灿烂的微笑。

我们升上了同一所初中,只是仍旧不同的班级。

我总是看见他在课间时趴在阳台上看风景,偶尔眼神交汇,他就朝我挥挥手。

那个时候他开始慢慢长高,他开始给我说他喜欢的姑娘,开始让我帮他抄情书,因为他觉得自己的字很烂。

在那个星期五的下午,他给我说他告白失败了。我哈哈哈的笑,说,你看你,多浪费我的墨水,我写的那么认真。

我当然猜到张易追不到他喜欢的姑娘,因为那个姑娘是那一级的校花,追她的男生多得要命。张易那么普通,那么吊儿郎当,那么不着调,甚至那个姑娘都不认识他。

我以为张易会灰心气馁一段时间,他坐在我的座位上也不说话,十分钟后,他突然开口说,算了,反正这个世界上姑娘那么多,我何必在一棵树上吊死,不就是表白失败嘛。说完就转身走了,留我一人在那里目瞪口呆。

张易仍旧每天嘻嘻哈哈吊儿郎当的过,偶尔我也听见他又在追哪个姑娘,因为升高中的事,我和他的联系渐渐变少,遇见的时候就打个招呼,时间一下就晃悠到了放假。

那个时候他总来找我,说请我去吃饭,我说不去,他就扯着我的帽子,也不管大街上的我是不是丢人,就提溜着去了。

初中结束的那个暑假,大家聚在一起吃散伙饭,他告诉我说他要去读职高了。他给我说,你不要忘记我了啊。我会经常来找你玩的。

我说不会的。

他趴在桌子上睡着,脸红红的,桌上的啤酒空了好几瓶。

同学们都在相互的拥抱、道别,有的人哭泣、有的人沉默、有的人就像张易这样喝醉睡着。

初三就以这样的方式结束了,结束在一个热辣的艳阳天里,结束在一顿有酒有肉的饭菜里,结束在一场喧嚣、沉默、哭泣里、结束在张易握着我的手说不要忘记他的话里。

在我步入新的环境里以后,渐渐地把张易淡忘掉了许多。

很多时候我都接不到他的电话,课程紧凑,我的空余时间非常的有限。

我的生活就围绕着教室、食堂、寝室这三点。在教室抓紧时间学习、在食堂抓紧时间吃饭、在寝室抓紧时间洗衣服、写作业依旧整理和休息。

时间紧张到没有一点缝隙。

偶尔也会想起张易,想起他帮我做作业,想起他让我帮他抄情书,想起他站在洋槐花下面朝我笑,想起他站在阳台上朝我挥挥手,想起他盯着我的眼睛说别怕,有我在,想起毕业晚会上他说,你不要忘了我啊......

在一个自习的夜里,那天晚上我有点感冒,就比以往早一点回了寝室,张易给我打电话说明天来找我玩,我摸着滚烫的额头说好啊。那时我们已经两年没有见面了。

第二天周末,我去校门口接他的时候差点没认出他来。他已经长到一米八了,比我高了许多许多。

他看到我时,一把就拍了拍我的脑袋,说,诶,好久不见,你怎么还是这么矮,你是个小矮人吗?

气的我想和他马上打一架,这么久不见,你怎么还是那么嘴欠。

然后他一直盯着我的脸看,看得我浑身都不自在。

“诶,你一直盯着我看干嘛!”

他皱了皱眉说,皮肤没有以前那么好了,没有好好休息吧;脸上还长了痘痘,饮食也要注意哦;高中是不是很累啊,不照顾好自己,难怪你长不高。

我心里真是又气又暖。

然后他扯着我的帽子就朝前走,大街上完全不顾忌我的形象。

“你快放开我的帽子!”我生气的说

“走啦,带我去好玩的地方。”他就这样拖着我朝前走。无奈来自身高的压制,我根本没法儿反抗。

每年寒暑假的时候他仍旧会来找我玩,我本来就是个很宅的人,于是很多时候我都以不想出门,天气太冷或者太热为由来拒绝。

后来他就直接到我家里来了,还没见看到人的时候,就先听见了他的声音:

“小矮人,你能不能不要那么懒,请客你都不出来。”

我就很尴尬的打着哈哈,嗨呀,天气那么冷。张易鄙夷的看着我说,就懒死你吧。

2015年过年的那天,他突然给我表白,说了一大堆不着调的话,他说天上的星星很好看,说风吹起来的时候很柔软,说路途遥远想念一个人很痛苦。

我说,诶,你又看上那个姑娘了?

他踢着脚下的石子,现在距离春节联欢晚会还有半个小时。大家都呆在温暖的房间里等着看节目,只有我在这冷得要死的夜晚陪他出来散步。

“你。”

“我什么。”

“我喜欢你啊”说实话,我觉得他是在开玩笑。

我愣了愣,说,你逗着我好玩是不是。

我望向他的时候,感觉不到一点他平时嬉皮笑脸的模样。

“是不是我平时吊儿郎当嘻嘻哈哈,所以你觉得我特别不正经。”

“对啊!”

“我靠,这次喜欢你是真的!”

我哈哈哈的大笑着,其实我心里真的是很想答应啊,但是我只是笑,叫你别开玩笑。天上挂着的星星点点,地下人的心情忐忑不安。

过年以后我去了外省上大学,依旧和他保持着联系,大学的新鲜和自由让我暂时忘却了高中分别所带来的痛苦。

张易没有离开老家那座城市来看我,他只是经常打电话给我说要按时吃饭,好好睡觉。

有次失眠,我在凌晨三点发了一条朋友圈,他的电话立马过来,然后我们聊了一个小时,就像他还在我身旁一样。

他不知道阳台有多冷,我一直一直缩着身子,站在这冰冷的阳台,望着这漆黑的校园,回想起从前好多好多的事情。

电话里一阵寂静之后,他问我还可不可以在一起,我叹了口气说,是谁说的要做一辈子的朋友的。

好吧好吧,那等你三十岁都还没人娶的时候我再来问你吧。

我哈哈哈得笑出了眼泪。此刻只有风,可我多想拥抱你。

我这怯懦的性格,始终不敢开口答应你。

18年过年的时候,我回到家,听说你已经快要结婚了。

嘿,你没有告诉我。

今年我们没有见面,我只待了几天就得回去工作了。你在微信上埋怨我说,怎么回来了也没提前说一声。

我只好找了个蹩脚的理由,说公司有事,时间来不及,下次再聚啊。

我在屏幕上敲出了新婚快乐四个字,最后还是删除了,等你愿意告诉我的时候,我再祝福你吧。

车子一路向前的时候,窗外风景开始不停的变换,越来越模糊。

车站旁边那两棵树已经长得好高了,卖卤鹅的老板一直都是那个胖胖的阿姨,还是有个小女孩捧着一盘糖油果子四处售卖,旁边的水果店价格依旧那么贵,煮玉米、炸土豆、葱油饼、凉粉凉面、烧烤摊.....这些都还在,所有的一切都还没有变。

好像周围的景物都幻化成了张易的样子,世界越来越不清晰,眼泪啪踏啪踏的开始留下来。我就想起许许多多的事情:

嘿,张易

六年级的时候你比我矮,那个时候你还留着鼻涕,求我不要把你的名字写在没交作业的名单上。那个时候我觉得你就是一个耍赖的小屁孩儿。

初中分班以后你就在我的隔壁,整天吊儿郎当嘻嘻哈哈追各种各样的女生,反正就是不想学习,那个时候我们关系有段时间一度恶化。

高中的时候你来看我,那个时候你比我高了好多,开始叫我小矮人,扯我的帽子和头发,我走错方向时,你就一把把我给提溜回来,像在提溜一只猫,一点儿都不给我留面子。

你站在校门口叫我带你去好玩的地方,问我怎么老是长不高。

后来你给我说了好多话,乱七八糟的,反正特别不像平时的你,你问我说是不是我平时吊儿郎当的,所以你觉得我特别不正经,。

我说对啊。你皱了皱眉头说,我靠,这次喜欢你是真的。

大学的时候,你总是嘲笑我怎么还没有找到男朋友,你开玩笑的说不会是在等我吧,啊呸!我每次都故作镇静的说我得找一个和我灵魂合拍的人,每次你都嗤之以鼻。

你说你除了嘲笑我矮,嘲笑我找不到男朋友,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然后你盯着我说,其实你挺可爱的。啊哈哈哈哈,差点没把我笑死。

嘿,张易,你就快要结婚了,我还没见过你的新娘,时间过得真快,突然就觉得很感慨,你要快乐,我也会快乐。

在某一天,红色的喜帖上会写印上张易先生,而我也会来参加你的婚礼。

一只咸鱼的故事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