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篇文章救了父亲的命

96
学心知行
2017.11.16 17:07* 字数 3085

文|心子

1

又有新的玩具了!昨天是粉粉的嘟脸熊,今天是萌萌的公主收纳盒。我在梦里捧着这些玩具,仿佛回到了童年。但是,我的童年并没有这么多玩具。

大学毕业后,我来到北京,一直和父亲住在一起,他的一个书房成了我的卧室。

空间不算大,却因两面墙的书架添了很浓的书香气息。

虽然住在父亲那里,我们却并不能常常见到。他很忙,总是我入睡了,他才回来。而我早上起床准备上班,他还在梦里。

各自在各自的世界里忙碌着,像互相不熟悉的租客,却是货真价实的父女。

2

最近,父亲又出远门,有些日子没回来了。我的生活仍是没什么变化,两点一线。不同的是,每天梦里突然开始收到新的玩具,摆在我睡觉的书房。

梦中狭小的屋子,被各种玩具堆得越来越满。我还是见不到父亲回来的身影,也没收到什么电话和信息。

我耐不住性子,一脸疑惑地给父亲的手机拨了过去,却是关机。

我推开他卧室的门,还是那天他走之前的样子。整齐的被子,床头柜上一个空杯,还有我之前给他的笔记本。

屋里安静得只能听到我的呼吸声,压抑快要填满不大的四壁。我打开客厅的电视,强制自己的躯体坐下来,听着呱噪的综艺节日,来缓和我不安的情绪。心思却全然没有放在那四方盒子的闪烁里。

3

摆放在茶几上的手机突然震动了两声,我以为是父亲的回复,急忙解锁打开,却是父亲的一个朋友王叔,最新的一条信息写着:“来人民医院,你父亲在这儿,到门口后我下去接你。”

“腾”得一下从软绵绵的沙发上坐了起来,扶了扶眼镜,我仔细地又读了一遍信息的内容,确认无误。

立刻穿起外套,重新套上不久前刚脱下的鞋子。沉重的防盗门“咣当”一声,惊醒了原本寂静漆黑的楼道。

急忙冲向只有稀稀落落人影的马路,像赶死一样拦了一辆的士。急促的呼吸,引得司机师傅频频向后窥视。师傅暗自加快了速度,连连超了几次车。

凝重的夜色包裹着各种不为人知的故事,无论如何荒诞离奇,每个人都只愿意在影院里享受刺激,不会希望现实中真实上演。


4

父亲的朋友王叔在门口接了我,将我带入医院顶层的病房区。医院是我讨厌的地方之一,因为里面充满了痛苦,折磨,冰冷还有残忍。

冷冷的楼道,灰暗诡异的灯光映照着王叔的侧脸,显得有些不够真实。

左拐了两次,右拐了一次,再穿过两道门,终于走到了最里面的一间病房,门口竟然还有两个保安看守。

保安看到王叔后恭敬地将门打开,出现一片宽敞,却有一些阴暗的空间。

向右看去,一张白色的大床上,父亲安静地躺在那里。他的头部被一个特殊的金属头罩罩了一部分,头罩上延伸出来的几条线,连接在后面的一台类似电脑的设备上。

“爸……”

我呆呆地看着那张床上虚弱的父亲,竟然不知该作何反应。我一步一步挪过去,凑到了近处。

父亲看起来似乎并不那么痛苦,面部相较平时更舒展。您累了吧?好久都没有这么深深地沉睡了。

5

一位身穿白大褂的矮个子医生从里侧屋子走了出来,向王叔微微点点头,又看了看我,算是问了好。

随后,我忍着眼泪和王叔跟着医生进了里面的办公室,简洁的设备,沙发。

“你可能还不太明白现在的情况,简单地说,你父亲现在有危险。我们正在用一种先进的技术帮助他减缓痛苦。不过目前,我们需要你的帮助。”

“我爸怎么了?我怎么帮他?”

“他得了一种罕见的病,这种病会让人意识不清,无法正常说话,行动。我们最近新研发了一种梦境治疗法,通过进入病人很在意的有血缘关系的人的梦里,达到调适和治疗的目的。”

“一个月前开始,我梦到自己的房间每天都会出现一个新的玩具,难道是因为你们正在进行治疗吗?”

“对。通过计算基因和脑电波,综合运用生物学、脑科学、以及心理学的知识,我们研发出了最先进的梦境传输系统。我们给你父亲带了特制的意念头罩,他的脑电波会传送到你的梦里。之所以选择你,也是我们了解到你父亲最在意最放不下的人就是你。”

“所以,他就给我的梦里送了各种玩具?”

“他会给你送各种玩具,可能是他作为父亲,想要给你的关心和爱。根据我们调查,他童年时便离开你到北京追求梦想。也许,这是他这一生最后悔最遗憾的地方,他应该是想要弥补童年时你缺少的父爱。”


6

“原来是这样,我梦里的房间都快装不下了。可是,我爸什么时候能醒过来呢?”

我心里隐隐发疼,却强作镇定,继续平静地问。

“最近,他的情况不太理想,我们推测,他已经释放完了想要照顾你的一些意念,但是,还有一些新的想法。至于,这想法是什么,或许你会更清楚。

我们本来出于你父亲的意愿,不想告诉你他现在的情况,但是,恐怕还得由他最在意的你配合,才能更好的治疗下去。”

“好,不管怎么样,我都全力配合。”

我挺起因为之前难过一直佝偻的背部,又透过办公室的玻璃窗朝父亲望了一眼。

父亲现在最大的希望是什么呢?

说实话,我确实因为他小时候离开我而一度不满。记忆中他只给我送过一次玩具,一个穿着粉色连衣裙的洋娃娃。后来,在我和小伙伴玩闹的时候撕扯坏了。我就再也没有收到来自父亲的玩具了。

再长大一些,碰到寒暑假期,我会来父亲在北京的住处。他有时带着我去游览京城,平时在家里,他便看书和写作。他总是说我太贪玩,不爱看书,说了好多年。

我想,或许,他会希望我能继承他写作的能力,延续下去吧。

想到这,我笃定地和医生说,“我想我知道他的愿望了。”


7

医生和其他工作人员加了另外一张床在父亲的旁边。我和父亲一样,带上了他们研发的“意念头罩”,开始尝试我对父亲梦境的传送。

缓缓地,我也进入了梦乡。

我在梦里拿出笔记本,开始一个一个字敲击。一串串字符组成各种或有趣,或伤感,或离奇的故事,铺展在一个又一个页面上。

我每写好一篇文章,便发送到名为“父亲”的电子邮箱里。这是之前和医生共同商议决定的,这个邮箱作为梦境中与父亲交流的一个工具。

令人惊奇的是,我在梦里竟然还不时收到父亲的回信!

刚发给他几篇后,他开始鼓励我。30篇后,他适时地夸赞我,说我真是他的好女儿啊!

40篇后,他小心地给我指点,提一些建议,文字不够细致,框架搭建得不好,情感部分处理得不够等等。

我疯一样地继续写,写了80篇以后,父亲表达出他的满意,让我坚持,继续。

有一次,我试探地问他,您什么时候,能醒过来呢?

这封信等了好多天没有回复,于是,我又继续写,写完便发给他。


8

终于在第90篇的时候,他给我回复了,等我写到第100篇,他就会醒过来。

我激动地想哭,但是,现在没有时间来伤感。笔记本上噼里啪啦的一双手在乱舞,我努力加快了进度。

由于梦境并没有清晰的天数,梦里进行的一天相当于现实中的一个小时,我们总共耗时近一周,加上前后调整和中间休息讨论等等。

我就在这一周里写了一百篇文章……

然而第一百篇发过去以后,我却并没有收到回复。


9

我被医生唤醒,意识渐渐从梦里转回到现实。我的眼前除了医生、王叔,还有父亲。

熟悉而又慈祥的笑容,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透着来自父亲的希望和幸福。

我兴奋地坐了起来,“爸,您醒过来了!太好了!”起得太猛,顿时觉得头有些晕,毕竟经历了如此高负荷的脑力劳动。

“我还要恭喜你呢!看,我把你写的文章都打印出来了,等我们回家再修改修改!”

“啊?!梦里写的文章,还能打印出来,这太不可思议了。”

“医生通过分析脑电波,利用先进的技术将你梦里精心写的文章输出到了电脑。这文章可不简单啊,那可是在我指导下进行的,而且还救了我,你说这是不是很宝贵呢?!”

我欣喜地看着父亲,接过他手里的打印稿,满怀感激地向医生和王叔道了谢。

然而,写过这一百篇后,在现实中继续写作的时候,我却并没有梦里的状态好。

父亲依旧认真地指导我,也会时不时批评我,不过现实中我写得如何,都不重要了。

只要父亲能好好的活着,就是我最开心的事,我也希望他就这样一直指导我,越久越好。

-END-

也许你还喜欢:

文字是体内自然生长的一部分


我是心子,你心里的影子。

无戒365极限挑战日更营第22天

心幻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