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醒的甜蜜的梦

《快乐的阿三》第二章《把帅帅带回家》

阿三睡着了,阿三做了一个梦。

图片来源于网络

阿三梦到她来到海边的一个小渔村中,小渔村的房子都是石头做的,白墙全部都刷成白色。清晨的时候,大海退潮,阿三在海边捡螃蟹,帅帅在用耙子使劲的挖沙子。阿三哈哈的笑着帅帅,帅帅从沙子里挖出各种贝壳,黑色的不要,白色的花蛤装在小桶中。贝壳越来越大,越来越大,阿三和帅帅就住进想房子一样大的贝壳中。他们的贝壳房子在大海中飘啊飘啊,阿三变成一只美人鱼,阿三就在海里游啊游啊,阿三混在五彩斑斓的鱼群中游啊游啊。阿三跃出水面,阿三沉入海底。突然帅帅也化成一只鱼,帅帅游在阿三身边,阿三把帅帅当做鱼群里的小伙伴。两只鱼游啊游,突然帅帅变成了大水妖,大水妖要把阿三吃掉,阿三逃阿逃,水妖追啊追,水妖就是要把阿三吃掉。眼看水妖漏出尖尖的白白的牙齿。

阿三从梦中疼醒。阿三满脸通红,阿三浑身发冷,阿三浑身酸痛。阿三知道自己发烧了。


图片来源于网络

习惯一个人生活的阿三,能把自己照顾好,阿三躺在床上,不想睁眼睛的给自己诊断,肯定是游泳着凉了,吃火锅上火了,寒火不调,感冒引起的发烧。冷,浑身疼是发烧引起的,退烧就好了。阿三感受了一下嗓子,嗓子不疼只有点干;阿三感受了一下肚子,肚子不痛,阿三不能确定是哪里发炎引起的发烧了,阿三给脑子里的小人说:消炎药还是吃上吧,能管事。感冒药也吃吧。阿三问自己:“姜汤还熬吗?”“不熬了,不想动,万一是上火呢,搞得更麻烦,不熬了”“那就不熬了吧”。

阿三又在床上躺了一会儿,最终下定决心起身,去柜子里,拿出温度计,感冒药,消炎药,退烧药,接了一杯水放在床头。阿三又一头扎进被窝。

阿三看了看表,04:02,阿三在被窝里吃了所有药,闭着眼睛,才开始量体温。阿三脑子里还在想着,自己要不要请假。刚请一天假,又请会不会让领导误会。可是早上7点前,能好吗?阿三,有点犹豫。

阿三简单梳理自己手里的活,没有着急到要死的,再休一天也没事儿,可是阿三还是犹豫,觉得不好。

脑子里的小人提醒阿三,趁现在时间还早,不用打电话,发个微信,领导也不好说什么,再看看时间点,领导肯定信的。

阿三终于下定决心,请假。

阿三,一觉睡到早上十点,阿三觉得舒服多了,出汗了,烧退了,赶忙看手机,领导回复两个字:好的。阿三一下子就放松了。阿三觉得她该吃点东西心,但是阿三不饿,阿三躺在床上想着睡觉,阿三给自己说别睡,阿三给自己说今天必须好了,阿三给自己说去门诊看看吧,阿三给自己说先点个外卖吧,别晕倒在路上了,多凄凉。

阿三就是这样,外表浪漫文艺,展现在外的是开朗开心,留给自己的时候还点多愁善感,但是真遇到事情,阿三冷静理智善于分析。阿三常常内心得意的也是自己的分析能力。阿三觉得什么事情都有因有果,又支路,有命脉,人的一生中每天都会有事情发生,要想不沦陷到这俗世的凡事中就得站在高处着眼,刨除各种感情的干扰,去抓住事情的本质,加以分析处理。阿三认为她生活的基础就是她强大的分析能力。当然有时候阿三也会有处理的不好的情况,阿三会默默记在心中总结分析,吸取经验,再接再厉。

所以闺蜜眼中阿三的善于倾听,阿三知道自己就是一个情感垃圾桶,朋友宣泄感情的对象,自己找准位置无需多言。

同事眼中阿三的建议中肯,阿三知道自己只是旁观者清,刨除私心杂念,直击事情本质

朋友眼中阿三怎么就能把花养的这么好,阿三知道,阿三看到花的时候,首先观察叶的型、色,土的干、湿,整株花的状态。全部确认无误了,阿三才会满意的慢慢欣赏。

阿三就是这样,阿三之所以任妈妈说破嘴也没有找个人家嫁了,就是想着情感这个狗屁玩意会只能让自己的感情不受控制,影响自己的分析能力,从而影响自己的生活状态。生活中多个人,只能增加自己生活的不可控因素。想想就觉得不靠谱,坚决不能这么做。阿三还清楚自己的想法不能给别人说,别人会找更多“对症下药”的理由来说服她,给她的生活添干扰。

阿三终于下定决心起床去社区门诊。她实在没什么胃口,拿了一袋饼干,吃了几片,扔在茶几上,阿三穿上一件羽绒服觉得羽绒服好薄,阿三看看外面的阴天,阿三又加了一件短款羽绒服,带帽子,带围脖,在口罩,戴手套,把自己捂成了一个只漏两个眼睛的球型女人这才出了门。


图片来源于网络

阿三出了电梯,手机响了,穿的太厚手机在里面那件羽绒服的衣兜里,人不在状态,怎么也拿不出手机。阿三边走边低头掏手机,手机铃声还在响,阿三有点急躁,阿三一个没看脚下,阿三踩空台阶,阿三摔倒在地上。阿三啊~的一声,阿三觉得脚踝好疼,阿三觉得手肘好疼。电话铃声停止了。

阿三想起来,身体各个部位传来痛的信号,阿三没有挣扎起来。阿三勉强起身坐在地上。阿三轻轻动了动胳膊,胳膊虽然疼但是能动,阿三又试探性的动动脚,一阵剧痛,阿三的脚不能动,阿三心想惨了,怕啥来啥,要是骨折了可怎么办。阿三又试着站起来,阿三起不来。


图片来源于网络

阿三想打电话求救,阿三不知道该打给谁。阿三的电话又想起来,阿三终于掏出手机,妈妈的来电,阿三心头一酸,看到妈妈的来电,阿三心里升腾起一股子委屈,眼泪挤在眼眶中打转。阿三接听电话,还没来得及想妈妈诉说,电话那头就传来妈妈的嚎哭声。阿三心凉半截,刚才一瞬间的小女孩的柔弱心里一下子烟消云散。

阿三坐在地上,阿三顾不上自己的痛,“妈,你怎么了?妈,发生什么事情了?”

“倩啊~你姥姥前两天摔倒骨折住院了,我这两天在医院伺候你姥姥,没接送小达,你嫂子就给你哥闹啊。你哥也给我不行啊,嫌我给你姥姥看病拿钱了,倩啊,你说你姥姥生病就该你俩舅拿钱,我就不能管吗?”“一家子不是个东西啊!”妈妈还在那头继续哭诉着。

阿三发着烧,摔在地上动弹不得,阿三头脑晕乎乎的,可是心里却翻江倒海。阿三硬生生的把自己独在异乡,面临困境的事情咽在自己的肚子里。阿三听着妈妈的哭声,阿三在心里给自己默念,阿三你要冷静,阿三你要镇定,阿三,阿三你别怕,阿三宝贝,抱抱。

阿三对电话那头的妈妈说,妈,你先等一下,等一下我会给你,你要是需要钱,我回头打给你,妈,我现在有急事,我的先挂了。阿三不等妈妈的回复,阿三挂断了电话。

阿三坐在地上想着该向谁求救,阿三盼着现在能有个人路过,扶她一把,可是阿三租住的小区基本都是公司的职员,上午十点多小区里安静的没有一个人出没。阿三想着,Lisa前天刚出差。思阳的婆婆这两天要做手术,乐清在大兴那边,赶过来也得一个多小时了。阿三心里想着怎么办,怎么办!阿三心里想着实在不行我就打120。阿三翻着通讯录,阿三看来看去,阿三还是播了乐清地方电话,您好,您拨的电话正在通话中,乐清挂了电话。阿三心里已经崩溃。阿三想,给帅帅打电话,阿三想哭,阿三给自己说要坚强,要坚强。阿三瑟瑟发抖的再次努力站起来,阿三失败了,阿三索性在地上慢慢的爬,阿三想爬回到电梯里,先回家。

图片来源于网络

阿三就这样在阴沉的北京的天空下,发着高烧,穿的跟个圆球一样,爬着挪着又回到家中。阿三倚靠在沙发里,阿三继续想着该像谁求救。阿三特别想睡觉。阿三给自己说,阿三你要坚强。阿三心里有个声音,阿三清楚听到那个声音让她给帅帅联系,但是阿三假装听不到。阿三心烦意乱,阿三的浑身疼,脚更疼。阿三发了一条朋友圈。阿三像朋友圈道出目前自己的悲催。

阿三电话响起,帅帅。阿三心里很是欣慰。

“姐,你在哪呢?姐,你现在咋样?”

“阿三,用最大的努力表现的轻松的口气对帅帅说:“还好,就是发烧,出门摔得不能动了,正在等待救援”

“姐,你别担心,我现在没课,我去请假,我这就过去。”

阿三,放心电话,常舒了一口气,阿三觉得自己是活了32年来最最被惨的时刻。可是阿三没有力气去顾影自怜,阿三知道自己烧的更严重了。阿三心里还想着,阿三应该往卡里多转一点钱,免得医保卡里钱不够。

十几分钟,帅帅就来到阿三家里,看着迷迷瞪瞪的阿三,穿的像个球一样圆滚滚的滚落在沙发上的阿三,帅帅竟然心里有着一股怜爱。帅帅对阿三说:“姐,你还好吧,我带你去医院”

阿三强打起精神“谢谢你了帅帅”

帅帅看了看,阿三已经肿起来的脚踝,轻轻一动,阿三,啊的叫了起来。帅帅吓了一跳,不过帅帅很有经验的对阿三说,刚才应该冷敷一下,已经肿了,估计是扭伤,不是骨折。姐,能走吗?我背你吧。

阿三,很不好意思,阿三想着你扶我就行,阿三乖乖的爬在帅帅的背上,帅帅背着阿三,阿三迷迷瞪瞪的很感激也很想睡觉。

到了医院,阿三等着检查,帅帅去交钱。阿三对帅帅说,拿着我的卡,帅帅说,回头给吧。帅帅跑着去交费。阿三心头有事一阵暖暖的。一会帅帅回来了,帅帅很不好意思很尴尬的表情对阿三说:“姐,我卡上的钱不够,要不。。。”“阿三,赶忙把卡给了帅帅,密码是851030。帅帅有跑着去交费了,阿三的心头有点复杂,阿三想自己的这个卡有短信提醒。

帅帅跑前跑后的拿药,带着阿三去做检查,输液。阿三心里的这个小男人,变得越来越高大

阿三在病房被乐清的电话吵醒,醒来的时候,乐清明媚的声音,:“你打电话的时候,我正在给我们老板汇报方案呢,怎么了有事吗?”

“没事了,现在没什么事了。嗯~乐清,其实,你方便最近几天来我家里住吗?”阿三,支支吾吾的说。

“怎么了,三姑娘”

“我的脚扭到了,现在在医院。”

“哦,这样啊,很严重吗?在哪家医院,我下班去看你来得及吗?”

“好,到时候再打电话,输完液我可能就回家了。”

“你一个人吗?”

“不,不是,还有个小朋友”阿三张望着找帅帅,帅帅没有在病房,阿三心里有点发虚。

“哦?~那就好,我下班就给你打电话,去找你。可怜的宝贝,你要坚强哦。”

“嗯嗯,放心吧,我没事的亲爱的。”阿三内心苦涩的故作镇定的对自己的大学同学好闺蜜说着。

还在输液的阿三,感觉额头上有汗,整个人好多了,阿三看看手机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阿三有点饿了。可是帅帅去哪里了?他是不是有事,已经走了。阿三心里有些失落。阿三觉得自己好可怜,阿三想她只有等到晚上乐清下班了,才能把她带回家。阿三忽然有点惊慌,那我上厕所怎么办?阿三此时此刻想到妈妈总给她说的,你的找个人,有个啥事好照应。哎,此时此刻身边有个人是挺重要的。

阿三想起妈妈,她还没想好现在这个情况,她是不是应该坐上火车回老家,她需要人的照顾。可是,家里一向乱糟糟说的,姥姥也摔伤病了,妈妈的负担够大了,自己现在再回去,还不知要多看多少白眼,听多少冷嘲热讽呢。阿三想想心里就烦。

阿三想大不了,我请个钟点工,卡上还有三万多块钱,足够应付眼前的情况了。可是眼下,去哪里立马找到钟点工呢?阿三又犯了难。

阿三想,她应该给家里打个电话。阿三心里又不想打,电话接通的永远是鸡飞狗跳,算计猜忌。一个永远不清净不亲近的家。

姐,你睡醒了?帅帅,提着吃的,走进病房。

阿三心头一热,阿三刚才的惊慌,瞬间安定了。

“我刚才看你睡着了,就去吃了点饭,也给你买了份面条,这个时间点没有找到卖粥的。”

“太好了,谢谢你帅帅。阿三充满感激的看着帅帅”两个人一对视,竟然都不好意思了。

“姐,是不是因为游泳你才发烧的,都怪我”

“不是,不是,都怪我,抵抗力太弱了,呵呵,以后的多加强锻炼了,真是谢谢你啊,要不是你,我今天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应该的姐,那天你还收留了我呢,又是因为帮我,被我拉去御用你才生病的,我的负责。”

听到帅帅的一句“负责”,阿三心头一击,从来都是自己对自己负责,还没有人主动为自己负过责呢,阿三心里软软的。

阿三吃着帅帅买来的面条,阿三心里热热的,阿三想哭,一直坚强独立的阿三,被这个萍水相逢的大男生击中心中柔软的地方。

吃过饭,输完液,阿三觉得好多,阿三的脚还肿着,但是已将可以一个脚蹦着移动了。帅帅,搀扶着阿三出来医院,回到阿三的家里。

“姐,接下来怎么办呢?你的家人或者朋友,会来照顾你吗?”

“我想我自己应该能应付吧,实在不行我就请个阿姨,好在我自己能动,我应该还能做简单的饭,可以自己上厕所什么的。应该可以的”阿三乐观的说。

“不过,还没有找到合适的钟点工”阿三继续说到。“没事儿的,帅帅。你要是有事,你就去忙,我能照顾好自己的,今天已经很麻烦你了。”

“姐,我不是这个意思姐,我是想说,要不这样,我要是没有泳课的时候,也就没啥事,在你没有请到能合适照顾你的人之前,我可以照顾你。”

阿三有点意外,但是很感激,阿三很需要,但是阿三面对一个不熟悉不了解突然要照顾自己的人有点不放心。“那可以吗?那样会不会太麻烦你了”

“没事的。我现在的空闲时间还是挺多的,游泳馆离你家也挺近的,所以也方便。”

“要是那样,那真是太好了,帅帅,我可以付给你钱”阿三提到钱,阿三有点尴尬,但是这是阿三的原则。

“不用的姐,真不用,你帮了我,我就是想帮你,不是为了钱。”帅帅连忙解释到。

阿三没有在争论什么,阿三心里很感激很感动,阿三心里暖暖的。

《快乐的阿三》第四章 众人皆醉我独醒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快乐的阿三》第六章 好友思阳的聊天 上午十点多,阿三不住的翻看手机,可是帅帅既没有打电话也没有发微信,阿三想帅帅...
    汝乔阅读 79评论 0 0
  • 作者:银灯鸳帏 生活中,我们总有碰到各种形形色色的人,而且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个性和特点。人的个性如果不太鲜明,不会给...
    银灯鸳帏阅读 392评论 1 1
  • 《快乐的阿三》第一章 遇见 天冷了,阿三不在去游泳了。 圣诞节的时候,阿三和朋友第一次去了酒吧。隆冬时节的北京飘着...
    汝乔阅读 187评论 0 5
  • 破解了冰封的使命 从一张平铺在桌面上的纸张开始 悲痛的眼泪,唤醒灵魂的躯干 张开平衡的双翅 向往寂静声中的自由 那...
    彩锦阅读 158评论 0 5
  • 趁着在家,静下心来,看了一遍杨绛先生写的《我们仨》。一本杨老在晚年时追忆丈夫钱钟书、女儿钱瑗的回忆录。——...
    绛红雪白的花瓣阅读 231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