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遗弃的独孤求败

我第一次遇到“独孤求败”,是在阁楼的洗手间里。那时我从青旅搬到这个阁楼才三四天,洗澡时,看到它在门后,伸长脖子,一动不动地瞅着我。

把我吓了一大跳。

洗手间的空间就那么大,它不可能一直在,但它是什么时候进来的,我却是一点察觉也没有。

我想这五楼不可能是它自个爬上来的,或许是隔壁养的,越狱跑到我这里来了。我不敢用手拿它,它行动虽缓慢又笨拙,但眼神很犀利。

于是我将它赶到一个买面膜套装送的铁盒子里面,鼓起勇气,敲了隔壁两家的门。

无果。我下楼问管理员,女管理员瞥了一眼,摇头,回头继续看电视剧。我捧着铁盒子正准备上楼。她突然说道:“我想起来了,这是你房间上一个租客的,一个月前他还问我有没有见过,没想到一个月后自个冒出来了。”

“有上个租客的联系方式吗?”

“没有。”她立马回答。我心想她可能是懒得去找,电话等信息,入住时都登记过。

“就算有,”她补充道:“那男孩回老家了,总不会为了这么个玩意回来取。”

我点点头。

我将铁盒子放在阁楼窗前的桌子上,和它大眼瞪小眼,犯了难。要我把它扔出去,于心不忍,要我继续养这么个冷血动物,又不像小猫小狗,毛绒绒的还会卖萌。养它,跟养个会进食要花钱的砖头有啥区别?

但一想到它和前主人就这么莫名地在世间诀别了,也许它就出去历险了一次,一不小心迷了路,再加上行动缓慢,好不容易找回家,早已物是人非。

想想,不由觉得一丝苍凉。

同时天涯孤独客,就留你一次吧。我对它说。

决定收留他的那一刻开始,我思考给他取个什么名字。它外表看上去虽有些呆,但总给人一种大智若愚的感觉,通过它的眼神,可以看出它并不憨厚老实,而且总是昂着头从来不低头。

我最开始思考过要不要去给它买个伴,但网上查资料说,它并不能意识到同伴的存在,也没有群体意识,它不会像猫狗一样孤独了会抑郁,因为脑子里压根儿就没这概念,所以除非想繁殖,否则凑对成双不让它孤独寂寞纯属主人的一厢情愿。

看完资料,再想想它的特点,我对它说,就给你取名“独孤”好了,“独孤求败”的“独孤”。

“独孤求败”是金庸小说里一个没有正式出场却声名远扬的人。他在武学上的造诣,秒杀其他角色。令狐冲和杨过学得他武学的皮毛,已然是傲视江湖的大侠。他的武学,并不拘泥于招式或内力,而是“无胜有”的一种更形而上的东西。

无论什么,拼到最后,都是比得思想境界的高低了。

金庸曾经自己承认,“独孤求败”是他小说里最武功最高的。但我一直觉得,扫地僧是要高于独孤求败的。因为“独孤求败”的“求”字,就已经在境界上输掉了。

扫地僧在藏经阁里习得天下武学,自得其乐,心中已然没有胜负。独孤求败在领会到了武学上最精妙的哲学,堪比“老子”,却在心境上无法突破这一层,于是孤独成就独孤,独孤止于孤独。

很多人误认为修行到最高境界会让人无聊。无聊是对欲望的欲望,比孤独都要低好几个等级。修行到最高,无欲无求。

“独孤”却是对很多事情都有着渴求的。

比如食物,它不喜欢吃火腿,喜欢吃新鲜的肉,也喜欢吃虾,但我懒得剥虾给它。

比如住所,它喜欢向阳的居所。之前我把那个铁盒子装点水,放洗手间,便算得上他的简易住所。但铁盒子矮,白天它总是爬到我书桌下面有阳光的地方,伸着脖子,眯着眼睛晒太阳。

晚上,它也很少回它的“水中卧室”,而是趴在我床头的地上,早晨还会撞我的床,一清早就听到“哐哐哐”的声响。

后来我给它搬了家,把它的家放在书桌旁,它开始了真正的自由又阳光的生活,有时会爬出门上天台去玩,但是喂食时间它会自己回来。

我不知道这是因为食物对它的召唤力,还是上次被遗弃造成的阴影。我有时候真怀疑,它是不是真的如资料中所说,是智商比不上鱼,感受不到孤独存在的一只乌龟而已。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