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行——最绝望的念想,最悲恸的守望。

合上那本《白夜行》,舒口气,忽然有种悲凉的感觉,人性的丑陋与冰冷,倒好似这并不是一部悬疑推理小说,更像讲述一个对人性鞭挞的故事。

如果要问,亮司与雪穗之间,是爱情吗?

我想说有。

一种扭曲而变态又很简单的爱。

关于这种爱,书中有一些地方隐晦的也有提到。比如雪穗给亮司做的绣着RK的袋子,雪穗给她的店起名叫R&Y,亮司做的男孩女孩牵手的剪纸等等。

我也很同意老警察的描述,枪虾与虾尾鱼的共生关系,他们之间,不止是爱情,更像是互相深入骨髓的守侯,不可能离开,带着对这个世界的冷眼旁观,和对这个世界的绝望。如果没有死,他们会这样阴暗的相守到老吧!

这是已经丢掉了灵魂和人性的两个人,会不折手段的去铲除他们面前所有的障碍。他们的人生是孤独而又绝望的,一如黑洞般没有光亮。

看到雪穗去陷害江利子的时候,也有一丝疑惑,随着后来江利子退出社交舞会,才明白,是因为嫉妒吧,即便是自己最好的朋友,当发出可能会超越自己的光芒时,就必须铲除。

在后来今枝侦探去江利子家进行询问后,江利子谈及两人后期关系的疏远,以及脑海中想去的对当年事件的隐藏想法时的惊慌失措。

就像书中所说,人害怕的,就是本来一直存在的太阳落下不再升起,也就是非常害怕原本照在身上的光芒消失。

由始至终就不是朋友吧!结交缘于江利子的主动,人前温柔的雪穗不会拒绝,不会打理自己的江利子对自己无害,只是当她可能危及自己时,就极端的表现出了她人性中恶的一面。

所以她让亮司去加害江利子,以及之前加害都子,都是为了一个目的,铲除在她“夺取”道路上的绊脚石。

雪穗的一生,表面看来都在追求名、利,也很成功,设计与前夫的结婚、离婚,到与康晴结婚,让人看不出一丝破绽。这是一个对人心看得很通透的女人,一点不差的计算到了每一个人心思。

唯一 一次对自己遭遇的描述,是在美佳遭受强暴后她的安慰:

那时的我比你更小,真的还是小孩子。便是恶魔不会因为你是小孩子就放过你。而且,恶魔还不止一个。现在你的,就是那时的我,真可怜。

如我所想,这场强暴,想必也是雪穗安排,为收服美佳的心,而那句“真可怜”,更多的,是说给自己听的吧。

以及到最后她对夏美讲的那段话:

我的天空里没有太阳,总是黑夜,但并不暗,因为有东西代替了太阳。虽然没有太阳那么明亮,但对我来说已经足够。凭借着这份光,我便能把黑夜当成白天。我从来就没有太阳,所以不怕失去。

不止一个的恶魔,早已扭曲了一颗灵魂,看不到光亮的命运,只会用自己的方式去征服自己所想要的,一如每一个悲惨的过去,都会有一个丑陋而绝望的开始。

那亮司呢?

书中有一段描写侦探今枝跟踪调查化名秋吉的亮司的情节。“这个人活着到底有什么乐趣?简直孤独得要命。”这是今枝对亮司的感叹。

是的,彼时的亮司早已什么都不再需要,因为他同样几乎没有了灵魂,没有了人性。那些一般人的感情对他来说毫无意义,他也不懂得去享受这些东西了,他只有赎罪,他的弑父之罪,终其一生的赎罪。

在小说的最后,那把剪刀刺进了他的心脏。

亮司用死亡来完成了他一生的赎罪。

而雪穗,她俯看倒在眼前的他,人偶般面无表情,说出那句“我不知道”,沿着扶梯上楼,背影犹如白色的影子一样,一次都没有回过头。

她懂得他的一颗心,所以她不会去承认两个人曾经的相识,更不会承认弑父、杀母以及之后的种种罪行过去,在所有人面前,她一直都是美丽、温柔、有教养的闺阁女子。

拥有着黑暗过去的他们,即便一直活下去,也是不会在一起的吧!

也曾同样疑惑过,为何多年以后的两人没有在一起。

书中曾提到,亮司与雪穗都喜欢《飘》这本书,在《飘》的结尾白瑞德有一段很著名的话:“思嘉,我从来不是那样的人,不能耐心地拾起一片碎片,把它们凑合在一起,然后对自己说这个修补好了的东西跟新的完全一样。一样东西破碎了就是破碎了----我宁愿记住它最好时的模样,而不想把它修补好。然后终生看着那些碎了的地方。”

而这两颗苟活于世,坚强而孤独的灵魂,即便早已过了讼诉期,知晓追踪最初那件案子的人早已寥寥,但熟知彼此内心的黑暗,早已破碎不堪,注定不能一起。

世界上有两样东西不可直视,一是太阳,二是人心。

很喜欢豆瓣上面的一句评论,看白夜行,就感觉在一边层层剥开洋葱,接近本质,一边被其辣得睁不开眼。最后才发现,这个洋葱没有心,或者说,比没有心更可怕!整个人不寒而栗!

是的,就是这个感觉,犹如一颗没有心的洋葱,一层层去剖析着人性的本质,到最后才发现,所以的罪恶始于清白,假如当年亮司没有发现父亲的兽行,一切又都会不一样了吧?

亮司说他的梦想是“想要在白天走路”,他说的白天,指的是没有那些罪恶的负累,可以像普通的孩子一样长大,干净简单纯粹吧?然而,这再也不可能实现了。

整篇故事来看,雪穗与亮司从未有过正面的接触,像是平行的两条线,但发生的每一个事件,又都在表明这平行的两条线早已被命运纠缠在一起,十九年的时光,如亮司所说,他的梦想就是可以在白天行走,应该是说可以不再躲闪的光明正大的走在阳光下吧。

这一生无望的守候,终于还是以死亡谢幕,或许是为了掩埋那些秘密,或许死亡亦是一种解脱和救赎。当那把改变了亮司一生命运的剪刀插入自己的胸膛的时候,于他,于她,那些过去,会随着他的死去而永埋地底了吧。

文章名为《白夜行》,而所谓的白夜,是指已被剥夺的夜晚,还是被赐予的白昼?那将夜晚伪装成白昼的太阳,是出于善意,还是出于恶意呢?于亮司而言,想来他也一直在思考这些,更或者他已经厌倦了这种继续游走在这分不清白昼和夜晚的世界,他渴望走在白昼的街上。他的人生,就像是活在白夜中影子。

也曾努力的想要回归平凡,电脑店、女装店等等,只是命运一次又一次转动,这条悠长的路,早已停不下来,推动着他们走向深渊。

或许看客对于他们此生遭遇的唏嘘与同情,才是他们最后的一丝温暖吧。

这个带着绝望色彩的故事,终于落幕。


原创不易,转载请简信联系。么么哒~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