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花开缓缓归(壹)

【锁一院旧时光】

    早春三月,这座江南小镇通常是连续几日浸润在绵绵的烟雨里。妈妈喜欢花,所以院子里的花木总是渐次开放的,碧桃、蔷薇、凌霄花、凤尾兰……似乎总也开不败。

 楚以陌站在院子里,头发和身上的衣衫早已被雨丝润湿了,她讷讷地看着细雨中冷寂的屋舍,去年燕子在廊檐下筑了巢,现在几只雏燕在巢里啾啾地叫着,等着它们的妈妈带食物回来。这个世界真残忍,连小燕子都是有妈妈的,而楚以陌往后都没有妈妈了。

     “楚小姐,我们该走了。”

    楚以陌转身看了下这个叫秦刚的男人,他是凌凯的秘书,妈妈的葬礼多亏有这个处事周全的男人张罗。否则,除了哭,楚以陌真不知道该怎么办。那时,楚以陌才明白,原来自己一个人,并不是什么都行。

楚以陌走出来,将大门关好,冰凉的锁链“咔哒”一声,就将她与妈妈在一起的全部时光,都锁进了这座空荡荡的院落,什么都带不走,并且再也回不去了。

    车子缓缓启动,楚以陌又回头望了一眼,院子里的一枝早樱探出院墙,粉白的花朵密密匝匝在雨中绽开,视线模糊了,楚以陌才发现自己又哭了。

  秦刚很细心,将车里的暖风打开了,楚以陌的衣裙跟头发,渐渐被烘干。

    楚以陌看着车窗外的风景不断地变换着,从青砖黛瓦的小镇,渐渐变成高楼大厦拔地而起的陌生城市。车子最后停在一栋漂亮的别墅前面,透过黑色的铁艺大门,可以看到庭院里修剪得当的草坪和那座奶油色的三层洋房。宽大的落地窗里流泻出暖色的灯光。

     楚以陌素白的衣裙先前淋过雨,后来又被暖风烘干,现在有些皱巴巴的。不过她的头发却生得极好,像是一匹上好的墨色锦缎,在夜色中笼着柔光。

  秦刚将她带进亮堂堂的宅子,客厅很大,简洁的欧式装修,细节处都彰显了主人近乎苛刻的品味。水晶吊灯下的灯光带着七彩的光晕,让楚以陌觉得有一点点晕眩。

 “凌总,事情都处理好了,楚小姐的学校也安排了,周一就可以去青藤中学上课。”秦刚对坐在沙发上看报纸的凌凯说。

  “好,你也辛苦了,回去休息吧。”凌凯抬头看看面前亭亭玉立的女孩。楚以陌那双眼睛,像是月光下的清泉,柔和、灵动,像极了她的母亲。

   “陌陌,坐吧。”凌凯尽可能温柔地说,“这是你姚阿姨。”

   楚以陌有些拘谨地坐在沙发上:“姚阿姨,您好。”

  “嗯,陌陌不用拘束,就跟平时在家里一样就好。”姚淑的语气既没有冷淡也没有讨好,让人听着很舒服。”

     “薇薇呢?”凌凯问姚淑。

  “今天修睿过来给她补习功课,在房间里学习呢。”姚淑拎起放在脚边的行李箱,“陌陌,我帮你把行李放到房间里去吧。”

      “我自己来就好。”楚以陌轻声说。

     “那我带你到你的房间看看。”姚淑笑笑。

     “去吧。”凌凯冲楚以陌点点头。

    “以后这间就是你的房间,对面是薇薇的房间。”楚以陌跟着姚淑上了楼,打开房门,“你先休息一下,一会儿开饭我叫你。”

        “好。”楚以陌点点头。

     姚淑帮楚以陌带上房门,楚以陌仔细地打量这个陌生的房间,不难看出房间是用心整理过的,书桌上还插了一瓶鲜花。

    这里……就是以后自己要生活的地方,至少要住一年半吧,到自己上大学为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