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萤光之恋(八)》

96
木九朵
2017.01.15 14:57* 字数 4093

第八章

在为顾雨乔包扎的过程中,对于杜若一来说,是漫长而又担心痛苦的,顾雨乔的伤口很深,医生缠了好几层的绷带才止住血。顾医生对杜若一说:“他伤得那么重,现在回造船厂是不可能的事了,这样的奔波他的身体根本就承受不了。”

杜若一看着顾雨乔,然后擦了擦眼角的泪转过头来对医生说:“他是因为我才会受伤的,你们就留下来吧,我今天晚上去跟我妈妈睡就好了,一会我再去拿张席子和枕头被子来这里,今天晚上就委屈一下医生了。”

医生点了点头说:“谢谢你。”

杜若一扯了扯嘴角就走了出去了。在言素心的房间里,言素心问:“雨乔怎么样了?”

杜若一说:“已经止住血了,现在也睡着了。”

言素心说:“多亏了雨乔,不然我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杜若一看着窗外点了点头,言素心说了一句早点睡吧就休息了。杜若一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是因为担心顾雨乔,然后她便下床走出房去,来到了自己的房里,医生已经睡着了,她走到顾雨乔旁边蹲下来,由于伤在背上,所以他是趴着睡的,他睡得并不安稳,双眉依旧紧蹙,头发也不像以前那么整齐,有几缕头发垂了下来遮住了眼睛,杜若一便轻轻的帮他捋了捋头发,看了他紧蹙着的眼便用手帮他抚了抚,忽然间一股莫名的悸动如电流一般地流入杜若一的心里,她立刻收回手,却碰到了顾雨乔的鼻尖,他动了动,但是依旧没有醒来。杜若一急忙离开房间,她用手捂着胸口,她能感觉到她的心跳的越来越厉害,久久不能平静,这时,她看到了扬琴,便去弹起了扬琴,不再是她以前弹的那首,而是顾雨乔拉的那首,她听过好几回,便记下了调子。此时的杜若一并没有意识到那是心的悸动。第二天早上,杜若一起床后就看到医生已经早早地起来了,刚要出门,杜若一就问:“医生,你要回去了吗?”

医生点点头说:“我回造船厂拿药过来。”

杜若一欲言又止,但是想了想还是问了:“那,那顾雨乔怎么样了?”

医生笑了笑说:“昨天晚上发了一晚上的烧,现在已经退下去了,不过体温还是有点偏高。他昨天晚上没怎么睡着,快早上了才睡着,所以我想让他在这里多休息一下,我回造船厂拿药过来。如果可以,你能帮他擦一下身吗?”

杜若一迟疑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医生走了之后,杜若一端了一盆水进房里,顾雨乔依旧是趴着睡的,睡着时眉头都是皱着的,脸上的表情也有些痛苦,也许是伤口的原因。杜若一看着他心不自觉的疼了一下,杜若一放下水,走到床边,伸手出去想帮他抚平他的眉的,但想到昨天晚上的情况就停顿了一下,就在这时顾雨乔就醒了,说:“你想干什么?”

杜若一见他醒了立刻把手收回去,说:“没干什么。”

随后,杜若一的表情也变得冷漠了起来说:“既然你醒了,你就自己擦一下吧。”

顾雨乔看了看杜若一,然后又看了一下周围没看见医生就问:“医生呢?”

杜若一说:“医生回造船厂拿药了。”

顾雨乔说:“怎么不叫醒我,这样就可以一起回去。”

杜若一说:“你伤得那么重,医生想让你多休息一会。”

杜若一的语气有些冷,顾雨乔看着杜若一的一脸冷漠,说:“你是不是很失望?”

杜若一对于顾雨乔突然间问的这句话感到很疑惑就说:“什么?”

顾雨乔口气略带委屈地说:“我没有死,你是不是很失望?”

杜若一不解他为什么会这么说,在她没说话之前顾雨乔接着说:“也是,如果我就这样死了,就像你说的,会连累你,连累整个村子。但是你又恨苏晋人,想让我死。其实说实在话,你不是恨苏晋人,你只是恨我。”

顾雨乔的语气依旧很温柔,只是语气中带有委屈,惆怅与悲伤,让人莫名的心疼。杜若一看着他,争忙辩解说:“我没有,没有想让你死。”

顾雨乔在杜若一说话的时候已经坐起来了,顾雨乔语气有些卑微地说:“阿若,请你告诉我,我做错了什么让你如此讨厌我,恨我?”

杜若一看着他说:“我……我……”

杜若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顾雨乔接着说:“你恨我,恨得想让我死,可是你却说不出原因。但是你有时又表现得不是这样,就像昨天晚上你要划船送我们回去,我受伤时的眼泪,慌张。但是你现在表现得就是这样,你恨得我让我都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让你如此恨我,如果你是因为苏晋攻下了承南的原因,那么我只能告诉你,这是大势所趋,不论是你还是我,都是没得选择的。”

顾雨乔的语气中充满了悲哀与痛苦,杜若一听着顾雨乔的话能感受到他所承受的自己在无形中加给他的痛苦,她曾经恨过他,讨厌过他,但是她并没有恨到想让他去死的地步,她想为自己辩解,却被顾雨乔打断了:“你想恨就继续恨吧,我接受就是了。但是如果可以,我希望你能放下仇恨,因为它会让你不快乐,不幸福,会让你活得很痛苦。还有非常感谢你,昨天晚上为我所做的一切。”

杜若一说:“你是因为我才会受伤的,我只是不想谁会因为我而死,也不想欠你的。不管怎么样,我只想告诉你,谢谢你,谢谢你救了我和我的家人,害你受伤,我真得很难过。”

杜若一说后面这句话的时候有些哽咽了,她努力克制自己,不让眼泪流下来。顾雨乔看着杜若一说:“我这一生都不会忘记你这一次对我的歉意和谢谢。”

他的语气充满了悲哀和隐忍,他的话就像一颗石头落在杜若一平静的心海一样激起了涟漪,久久不能平静。

而此时的造船厂里,医生刚回到就看到一个中年男人站在士兵面前很是严肃的说:“有谁回答我,顾上校在哪儿,他为什么不出来见我?”

这就是顾雨乔的父亲顾天雄,士兵们都不知道如何回答,这时顾医生上前去先行了个军礼,然后略有些微颤地说:“报告司令,上校受了伤,现在在一户村民家休息。”

听到顾雨乔受了伤时,顾天雄的眉头皱了一下,然后说:“带我去!”

顾医生行了个军礼说:“是!”

在杜若一家,顾雨乔看着杜若一说:“昨天晚上的事相信很快就会传到军队去,我父亲也会很快就赶到造船厂,如果碰见了医生就会知道我受伤的事情,那么他一定会来这里的,如果一会儿他来了,你就跟着我的话走就可以了。你放心吧,我一定不会让你们受牵连的。”

杜若一看着顾雨乔点了点头。杜若一没想到顾雨乔的父亲来的那么快,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坐在外屋里了,顾雨乔和杜若一坐在一边,顾天雄坐在他们前面,表情很是严肃,医生站在顾天雄的后面,几个士兵守在门外,言素心和外婆坐在一旁,有些害怕,有些担忧。顾雨乔的身上披了一件医生带来的军装,唇色依旧有些苍白,医生附身在顾天雄的耳边说:“这是杜承德上将的大女儿。”

顾天雄听了脸色略微有些变化,不过很快就恢复了正常。顾天雄对顾雨乔说:“你是在哪里受伤的,以你的身手怎么会被伤得如此的重?你的枪呢?”

顾雨乔看了一下杜若一,然后再转过头来看着顾天雄正色道:“在回造船厂的路上遇到了来村子里抢劫的土匪,没有带枪,所以就受伤了。然后就来这里止血和休息。”

顾天雄看了看顾雨乔,然后又看了看杜若一,心里好像明白了些什么,说:“谢谢你,谢谢你救了雨乔。”

杜若一说:“不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

顾天雄说:“那我们就先告辞了。”

顾天雄说得很轻松,但是杜若一总觉得没有那么简单,总觉得他在盘算些什么。杜府,一个士兵向杜承德行了个军礼说:“杜上将,顾司令请您到司令部一趟。”

杜承德和他的司机对视了一下,然后才点了点头。

司令部,杜承德向顾天雄行了个军礼,顾天雄也回礼,然后说:“杜上将,请坐。”

杜承德坐下后,顾天雄大声吩咐道:“上茶。”

来人倒完茶之后就退下来,顾天雄略带笑容地说:“请喝茶。”

杜承德喝了一口,顾天雄问:“味道如何?”

杜承德说:“味道很不错,顾司令请我来应该不是为了喝茶吧?”

顾天雄笑着说:“别那么紧张,今天请你来是为了谢谢你的女儿救了我的儿子。”

杜承德疑惑不解,顾天雄说:“我的儿子顾雨乔被土匪所伤,幸好得到你的女儿杜若一的帮助才保住了性命,所以特地来谢谢你。你的女儿所做的事真得有助于我们的友好合作啊。哈哈哈。”

杜承德心中不知在怀疑些什么,但是还是笑了出来。

言素心从外面回来,心情略有些沉重,杜若一问:“妈妈,怎么了?”

言素心叹了一口气说:“我听说顾司令找了你父亲谈话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雨乔在我们这里受伤的事连累到他了。也是,雨乔的职位也不低,又是顾司令的儿子,他在我们这里受了伤,追究起来我们还是脱不了责任的。”

杜若一也面露担忧,但是没有说什么。晚上,杜若一又弹起了扬琴,是她经常弹的那首,而造船厂这边,顾雨乔披着衣服坐在房子前认真的听着,面带微笑。

第二天,杜若一来到杜府,司机看到她很开心地上前去说:“大小姐,你来了,是来找上将的吗?”

杜若一点了点头说:“那爸爸在吗?”

司机笑着说:“在,在里面,大小姐请进。”

杜承德看到杜若一时是有些震惊的,因为杜若一已经很多年没有进过这个家了。他们坐下,佣人上来倒茶,杜承德问:“若一来找爸爸是发生了什么事了吗?”

杜若一语气有些担忧的说:“顾司令找你有什么事吗?”

杜承德说:“哦,他跟我说你救了他的儿子,所以就叫我去谢谢我。”

杜若一说:“那他有为难你吗?”

杜承德说:“没有,怎么了?”

杜若一说:“没什么,那我就先回去了。”

这时杜夫人从外面回来看到了杜若一,脸上的笑容立刻就消失了说:“喂,你来这里干什么?”

杜若一看了一眼她说:“这是我爸爸家,我来这里不行吗?”

杜夫人还想说些什么就被杜承德打断了说:“我女儿来看我不行吗?如果你不喜欢你可以出去,没有人强迫你留在这里。”

杜夫人觉得既委屈又愤怒说:“你,杜承德你……”

杜若一不想再呆下去了就说:“我先回去了,妈妈还在家等我,先告辞了。”

杜若一说完就走了,杜承德见这种情况就没有阻拦她。

那天之后,杜若一就没再见过顾雨乔,也不知道他的伤好了没有,然后杜若一就煲了汤拿去给顾雨乔。杜若一来到造船厂,又看到了上次那个小兵,小兵也记得她就说:“你是来找我们上校,是吗?”

杜若一点点头,笑着说:“嗯,那他在哪?”

小兵说:“上校在办公室,我带你去吧。”

杜若一阻止说:“我自己去吧,我记得怎么去。谢谢你。”

小兵说:“好吧。”

杜若一按照记忆的路线来到顾雨乔的办公室门外,门是半开着的,杜若一把头往前探了探没见有人,她试着叫了两声:“顾雨乔?顾雨乔?”

没有人回应她,她上前推开门,门也突然间从里面打开,一抬头,杜若一就看到了顾雨乔满是笑容的脸,他的眼波氤氲,纯净明亮,笑容纯净得像天边的云。他如光风霁月的视线正轻柔柔的落在杜若一的脸上,那般的温柔而深情的眉眼正触动着她内心最为柔软的地方。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