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成家庭忽略,孩子情商智商的“隐性杀手”,没有哭声的“情感虐待”

凯叔说

kaishushuo

我们在爱孩子的同时,往往会触犯到这样一个危险的误区:

一边在生活上事无巨细,一边又在不断地实施情感虐待。或许,你会否认,“不,我没有。” 但其实,你只是不自觉罢了。

你以为“为孩子好”的一切逼迫、威胁、贬低,甚至羞辱等,只不过是以爱的名义在要挟孩子罢了。

作者| 大学糖


关于儿童虐待,一些重要的事实:

每4个成年人,就有一个童年遭受身体虐待。

5女性中、每13男性中,

就有一个童年遭受过性虐待。

每年有4.1万名儿童被照料者被杀害

(这一数字远低于实际数字)

情感虐待是最广泛的儿童虐待形式。

在中国,67.1%的家长曾在情感上虐待孩子。

什么是情感虐待?

情感虐待,

是指对孩子持续地遭受情感虐待、情感忽视。

它有时被称为“精神虐待”,

会严重损害孩子的情绪健康、发展。

情感虐待,是最广泛的儿童虐待形式,

有专家认为,情感虐待的后果也最为严重。

遭到情感虐待的儿童,往往会表现出:

•无助感、无用感(经常出现在遭受躯体虐待的儿童身上);

•侵犯感和羞耻感(经常出现在遭到性虐待的儿童身上);

•缺乏环境刺激和对正常发展的支持(经常出现在被忽视儿童身上)。

相比于其他虐待

(比如言语攻击、威胁抛弃、目睹家暴),

“情感虐待”的形式相对特殊,

常与其他虐待同时发生。

有学者认为,

“情感虐待”可能是所有儿童虐待形式中的核心议题。

O'Hagan (1993)在一项研究中,

阅读了721封来自儿时曾遭到虐待的成年人寄来的信件,

在同时遭受“性虐待”、“躯体虐待”、

“情感虐待”的人莉,

80%声称,情感虐待造成的伤害是最深的。

Briggs (1995)的研究也有相似的结果,

调查对象是西澳一所学校中,

遭到照料者的性、躯体和情感虐待的男性。

“孩子们会从躯体的伤害和痛苦中恢复,

但是性虐待导致的恐惧、退行、耻辱和背叛,

是永远无法愈合的。”

(Briggs 1995; Briggs & Hawkins 1996)

然而,不同于躯体虐待和忽视导致的外显后果,

情感虐待所致的后果更为“隐蔽”,

所以没有引起广泛的注意(Herrenkohl 1990)。

大多数类型的虐待,都将情感虐待作为“附属”,

作为在躯体虐待、性虐待和忽视之外的虐待类型。

在定义“情感虐待”时,

主要的困难在于寻找一个符合共识的精确描述。

诸多学者曾用过许多可替换的标签:

精神残暴(Navarre 1987)、

心理虐待(Hart, Germain & Brassard 1987)、

情感忽视(Whiting 1976; Junewicz 1983)、

精神伤害(Kavanagh 1982)、

心理重创(Garbarino, Guttman & Seeley 1986)、

高压家庭过程(Patterson 1982)。

而每个标签,

似乎都反映了试图解决各自所对应的问题。

哪些行为,可以被视作“情感虐待”?

因为情感虐待的特征元素,

也会出现在其他类型的孩童虐待和忽视中,

所以将情感虐待从其他类型虐待中分辨出来较为困难。

“情感虐待”包括:

羞辱或经常批评孩子;

威胁,对孩子吼叫;

让孩子成为被取消的对象,或是使用讽刺去伤害孩子;

责怪,让孩子做替罪羊;

让孩子做有辱人格的行为;

不认可孩子自己的人格独立性,试图去控制他们的生活;

逼孩子太紧或是不承认他们的局限性;

将孩子暴露于痛苦的事件或情境如家庭暴力或是吸毒;

不去促进孩子的社会发展;

不允许孩子交朋友;

长期忽视他们;

生活中缺位;

操纵孩子;

不向孩子表达任何正向感受/不祝贺他们的成功;

跟孩子互动时不表达任何情绪,

也被称为"情感忽视"。

为什么会出现“情感虐待”?

长期的高压紧张生活状态,例如经济或失业,

会将父母注意力从给孩子提供情感支持和爱方面转移出去。

他们可能会:

•情感缺位,因为他们可能不在孩子身边或是太累了;

•忘记提供奖赏或是鼓励;

•期待孩子承担相比他们年龄更多的责任,例如去照顾其他家庭成员;

•过度保护孩子,限制他们探索,学习以及交朋友的机会;

•期待孩子可以满足父母的情感需要;

•将自己的愤怒和挫败感发泄到孩子身上。

如果父母在年幼时有过糟糕的类似体验,

又或是身边有一些类似这样的人,

这会对他们长大后照顾自己孩子的方式产生影响。

某些父母可能会发现,

理解孩子为什么会有某些行为非常困难,

因而他们就会用糟糕的方式回应孩子。

例如,他们可能会觉得宝宝故意哭的很大声来惹怒他们。

情感虐待也可能是因为父母或主要照料者

同孩子之间的情感纽带或关系不好造成的。

“情感虐待”对孩子的影响伴随一生

比起其他类型虐待,

“情感虐待”通常因为没有直接的身体伤害而被忽视。

但情感虐待会对孩子的社交、情绪和身体健康,

产生严重的长期影响。

1.增加冒险行为

长期遭受情感虐待的孩子,

可能会发展出冒险行为,

比如偷窃,欺凌或是逃跑行为。

2.导致精神问题增加

孩子婴幼童期的遭遇,会影响终身。

情感虐待,会导致孩子出现心理问题,

如进食障碍、自我伤害。

有研究表明,孩子早期经历情感虐待,

会影响他们之后的发展。

当孩子长大,或虐待持续,

这些影响会变得更严重。

遭遇长时间情感虐待的青少年,

更可能出现自我伤害、抑郁。

3.限制正常的情感发展

情感虐待,会限制孩子的情感发展,

包括他们如何适当表达感受、表达和控制情绪的能力。

如果在长期受到指责、贬低的家庭长大,

孩子可能会产生低自尊、易愤怒的问题。

今后发展和维持亲密关系的能力,也会受到影响。

跟其他虐待相比,遭遇过情感虐待的人,

可能会对生活满意度更低,抑郁水平更高。

情感虐待会引起孩子改变自己的行为方式:

他们可能变得冷漠,或试图让别人讨厌自己,

也被称为“自我孤立”行为。

还有研究显示,“情感虐待”和“多动症”也存在一定联系。

保护:请让孩子远离情感虐待

虽然有证据表明,

情感虐待对于孩子的发展和社会功能,

有长期、严重的影响,

但这方面,公共干预却非常有限。

对如何更好的帮助孩子从“情感虐待”中康复,很少有人关注。

1.寻求父母合作,争取家庭支持

Wolfe认为,情感虐待的背后,

反映的是混乱的亲子关系。

他主张,

对虐待型家庭采用一种“优势视角”的治疗思路。

治疗的核心在于,通过寻求父母合作,

建立更有效的教养策略,

在“满足孩子需要”和“父母的能力间”寻求最优的平衡。

这跟传统的治疗方法中,

只关注父母的不当行为的思路完全不同。

他认为正确的干预,

应该关注孩子发展性功能的损伤。

Wolfe主张应该教会孩子重构经验的方法,

加强他们的社会交往能力,

为之后建立良好亲密关系打下基础。

这可以在儿童早期,

通过“亲子互动或其他人际关系互动中,

不断强化他们的自我认同和自体分化”来实现。

2.开展社区宣传活动

在美国,

大量预防情感虐待的宣传活动在社区开展。

他们有一则宣传语这样写道:

“孩子会相信父母告诉他们的一切。

请留意你说过的话。

不要再说可能会对你孩子,造成伤害的话。”

维多利亚教委会开展了一个“健康家庭项目”,

它背后传达的理念是,

“行为模式的代际传递,是可以改变”。

项目的核心,是通过积极主动的教养方法,

从内到外均强化了孩子的自然弹性。

它教会孩子,一个人是有力量去改变自己的生活的,

他们完全可以发展出更多有建设性的教养方式,

而不只是沿袭自己从小经历的那个模式。

这个项目已经进入小学教养主流课程体系。

3.为孩子建立支持系统

社会支持,对改善情感虐待的影响意义重大。

遭遇情感虐待的孩子,

往往错失了发展共情能力的机会,

很可能导致今后的同伴关系、亲密关系出现困难。

严重的情感虐待,

可能导致孩子出现反社会、暴力行为。

在幸存者案例

(孩子有幸脱离了长久的情感虐待伤害)中,

一个普遍的共性是,孩子拥有一位亲密的支持者。

——这样的人可以帮助孩子发展出决策能力

和对是非判断基于现实基础的意义。

让孩子在情感层面逐渐脱离来自父母的虐待,

转投其他关系中。

4.为父母建立支持网络

另外一个会增加情感虐待发生的因素,

就是社会隔离。

父母需要接触到关于自己、孩子不同的观点和看法。

这些观点的缺失就可能会造成父母的困扰,

或让孩子的行为问题升级为“情感虐待”。

经过特别设计的社交支持网络,可以扮演各式功能,

例如父母教育,照顾孩子,

家长增益课程、互助支持小组,

旨在增进参与者的社会联系。

面对情感虐待,我们可以做些什么?

情感、言语虐待的心理损伤,可能影响终身。

我们关注儿童身体虐待,呼吁来自国家的保护。

然而,当身体虐待被精神虐待取代,

那些对儿童自尊的侵蚀和情感忽视,

保护机构通常无能为力。

这些或长期遭受父母言语诋毁、情感虐待的孩子,

我们可以为他们做些什么?

如果你认识遭受父母言语虐待的孩子,

你会走上去为他说两句话吗?

1. 主动去接触一个经受言语虐待的孩子,与他进行友善互动。

有时候一点点的善意,就可能带来很大的改变。

有一项研究提到,经受父母虐待的孩子,

能够拥有哪怕一个正常的积极成人关系,

这唯一的依恋关系,

就可以带来可以抗衡所有虐待的深远影响。

无论是叔伯阿姨,邻居,或是老师,

哪怕只是间歇性的接触,都可能带来救赎。

2. 向孩子解释言语虐待背后的真相。

要试着向孩子解释,

父母生气时爆发说伤害性语言,是不准确的描述。

要跟他们解释,当人们情绪失控发狂时,

他们总是会说一些词不达意、不真实的话。

还需要跟孩子解释,言语虐待绝对不是孩子的错。

这是父母大脑暂时性出现的问题,

它在瞬间产生了太多愤怒。

孩子会依赖于父母的“镜面反射”来认识自己,

也就是说,通过来自他人的反馈,

发展出自己的一套关于“我是谁”的自我认知图示。

实施言语虐待的父母所承载的观念就是,

我的孩子是不好的,愚蠢的,非常糟糕的。

我们需要直视孩子的眼睛,向他们解释,

在你的眼中,他们其实是很好的孩子,非常聪明,

这会给孩子的自我图示带来非常巨大的改变和影响。

经受言语虐待的孩子

倾向于相信他们之所以会受到指责,

是因为自己做错了什么。

我们需要“矫正”他们这种观念,让他们理解到,

父母的勃然大怒是由于自己的情绪控制上的问题,

而不是因为孩子不好或是主动挑衅的结果。

父母的怒火并不是孩子的错。

虐待型父母甚至对于孩子正常的行为反应也会勃然大怒。

当他们的愤怒即将喷薄而出时,

孩子哪怕只是站在那儿什么也没做,

也会成为他们攻击和发泄的对象。

3. 寻求权威机构的干预。

呼叫社会服务机构、信任的学校老师,

寻求来自他们的有效干预。

如果你试图向这些人求助,

要记得强调言语虐待可能会对孩子带来的巨大伤害。

让他们了解到自己的干预可能会带来巨大的影响。

4. 鼓励受到困扰的父母寻求专业帮助。

尝试去理解并共情父母们所承受的痛苦,

可能会为他们打开一扇门,

让他们了解到寻求专业心理咨询或许会对他们有益。

虐待孩子的父母洞察力往往较低,

任何可以启发他们洞察力的治疗都将会是有益的。

因此,一种比较好的帮助方式就是非言语治疗,

尝试去舒缓父母时常过度反应的情绪功能。

“身体对话”会是其中一种比较好的治疗方法。

有时针灸也会起到类似的镇静效果,

另外药物治疗有时也会有类似的疗效。

5. 鼓励父母让孩子去接受治疗,这样孩子就会有更好的行为表现,也会更少出现让父母失望的行为。

讽刺的是,比起批判父母,

认同他们觉得“孩子是自己愤怒的源头”的想法,

对改善这个境遇更加有效。

让孩子有机会接触心理治疗师,

可能会对于他从虐待的创伤中恢复,

从而避免长期的情绪创伤带来很大的帮助。

最后,希望父母能管理好自己的情绪,

与孩子平和地沟通、交谈,

避免进一步“虐待”事情的发生。

凯叔问

你是否也经常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做过逼迫、威胁、操纵孩子的事情呢?欢迎给凯叔留言。

作者:大学糖。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大学糖”,ID:txldaxuetang,转载已获授权。

--------End---------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